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岁岁长相见

小鱼儿| 2023-8-18 02:29 阅读 2713 评论 0

宋清晏好像疯了,他喝醉了酒就闯进我的殿里,伸手就要去解我的衣带。

我反手甩了他一巴掌,手掌隐隐作痛,他却先红了眼,他跪到我脚边,声音已经有了颤抖。

“殿下,萧峋回来了。”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来是他。

我慢慢蹲下,挑起宋清晏的下巴,即使他不愿,也要强迫他看向我。

真像啊,和萧峋长得简直一模一样,除了宋清晏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情动。

我看着他,差点儿以为萧峋回心转意了。

《岁岁长相见》

1

我的母后深得圣上宠爱,我自然也是宫里最尊贵的公主,一呼百应,金枝玉叶,不知道多少的世家公子挤破了脑袋相当我的驸马。

偏偏萧峋,敬酒不吃吃罚酒,一点儿也没犹豫地拒绝了我。

他说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只顾儿女情长,于是自请出征,大概去了一年,如今有消息传了回来,说是打了胜仗。

少年将军,剑眉星目,丰神俊朗,长身如玉,一下子又成为了京中少女的梦中情郎。

可我却明白,什么家国大事热血男儿,不过是他拒绝我的说辞罢了。

他大概也不会想到,我丧心病狂地找了个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面首,还是个人人都看不起的伶人。

说起来,我倒有些迫不及待地看他气的几乎吐血的样子。

我想了想那个场景,摇头失笑,应当是十分有趣的。

我也没想到,我们会那么快地见面。

2

令我意外的是他从边关带回来了一个女人,她的性格与我完全相反,我爱穿鲜艳的红色,她喜欢白色,我嚣张跋扈,她却楚楚可怜,温柔解意。

大概是个男人都爱这样的女人吧。

我躺在美人塌上吃着宋清晏喂来的葡萄,跟他讲萧峋铁青的脸色有多好笑,还有那个他带回来的郑瑶有多么惹人怜惜。

讲到这里,我突然好奇宋清晏对这类女人的感觉,于是便开口问他。

“你是不是也喜欢郑瑶这样的?”

我心里以为是的,没想到我刚问完他就坚定地告诉我不是。

“殿下,在奴家心里,殿下比什么都重要。”

我认真地看着他眼睛,企图找出什么撒谎的痕迹,但是没有。我的嚣张跋扈也好,任性妄为也好,在他这里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吃完最后一颗葡萄,就忍不住抱住他亲他眼睛一口,他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然后我又坏笑着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他的唇。

一阵翻天覆地我就被压在了身下,他满眼情动,还藏着很多我看不懂的感情,声音低哑。

“殿下,可以吗?”

我环住他的脖子,热烈地迎合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答案。

香汗淋漓,共赴巫山。

3

春日宴。

母妃邀请了许多世家的公子小姐来赏花。

萧峋自然也在受邀之列,毕竟他正在风头上,有不少人都上赶着巴结他,特别是那些希望可以和萧家联姻的。

我出场的时候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我只淡淡地扫看了一眼那些世家小姐们,她们的心思便都藏不住。

从穿着打扮到礼仪姿态都花足了心思。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不,郑瑶还眼巴巴地跟着萧峋呢。

有几位将军府的夫人一看郑瑶那个故作可怜的样子就忍不住低声耳语。

“一个无名无分的小姐跟在小萧将军后面也不怕被人耻笑。”

“真能装呢。”

别人看的再清楚又有什么用呢?总有人愿意相信,也永远都是当局者迷。

事实证明,郑瑶的确没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这不,又把宋家小姐的裙子弄脏了。

她一脸的无辜茫然,只会笨拙地道歉。

可宋家小姐不是个好脾气的,当即就骂了她两句,她的眼泪马上就摇摇欲坠,受尽委屈,谁都看的出来怎么回事,但谁都不想帮她圆场,最后还是得萧峋出面。

“宋小姐,我替她向你道歉,裙子我再赔你件新的。”

不知道谁发出了一声嗤笑,萧峋只充耳不闻。

我将热闹看了个够,这时候才不紧不慢地着过去,自始至终不曾分给萧峋一个眼神。

“宋妹妹算了吧,谁人不知这郑小姐是小萧将军的挚爱,谁敢追究她的过错呢?”

说罢,我捏着帕子笑起来。宋家的小姐也是个上道的,听见我说的话立马和我站成一队。

“郑小姐?我竟不知京城里还有郑姓的世家,也不知道是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野丫头,也配参加宫里娘娘的宴会。”

几句话说得郑瑶脸一阵红一阵白,我偷偷地给宋家小姐一个赞赏的眼神,萧峋那张俊俏的脸终于生气了。

他知道我们有意刁难让郑瑶下不来台,却以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设计,把所有的过错归结于我,他冲我拜了个礼。

“殿下,借一步说话。”

我刚想骂他没皮没脸,宋清晏就出现了,他还给我带了件早春的披风,我默许他帮我系上。

“殿下,当心着凉。您想听的曲子奴家已经练好了,现在可得空?”

“当然。”

我挽着宋清晏的手离开了,把一脸震惊又愤怒的萧峋抛在身后。

这个公主的面首,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4

我刚遇到宋清晏的时候,他正在城里湖中央的香船上弹曲儿,琴声低哀婉转,悠远绵长,在一群寻欢作乐的人中他显得格外孤独。

我一眼便看中了他,先是因为他的琴声实在吸引人,后来发现他长得和萧峋一模一样,于是决定把他收入宫里。

他刚到宫里的时候几乎人人可欺,背地里下人们总爱拿他取乐,说他身份低贱,说他不知天高地厚敢顶着萧峋的名头勾搭公主。

他把这一切委屈吞入腹中,从不在我面前袒露半分,总是笑着陪我做我喜欢的事。

其实只要在我耳边吹吹枕边风我就可以为他讨回公道,他却选择了忍气吞声。

那天我问他。

“宋清晏,你后悔吗?”

如果你不跟我进宫,你也是千金难求一曲的翩翩公子,不用受这些非议屈辱,不用活在别人的影子下当个替身。

他将我垂下来的碎发别在耳后,又替我描眉上妆,他离我离得那么近,密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投射一片阴影,唇红齿白,声音清淡。

“殿下,奴家不悔。”

我高兴地扑进他的怀里,轻轻去嗅他身上的檀香,不仔细注意的话,就发现不了我眼角的泪。

后来我杖罚了那几个爱惹是生非,诋毁宋清晏的宫女太监,以儆效尤,并下令不准任何人得罪宋清晏,否则就会被乱棍打死。

她们哭着跪成了一片,个个叩头求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我大发雷霆的时候宋清晏总会在我身后搂着我,蹭蹭我的头发,又亲亲我的耳后,一副安抚小动物的样子。

我知道他在用他的方式告诉我,脾气不可以这么火爆,但我看不了他受委屈,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怎么能被他们随意践踏。

“宋清晏,你可以依赖我,我会永远无条件地站在你这边。”

他亲了亲我的发顶,拥抱了我很久,我清楚地听见自己和他的心跳。

渐渐地,我确信,我爱的是宋清晏,而不是萧峋。

本来想找个机会和宋清晏说清楚,他不是谁的替身,而是我心底里的爱人,还有,我想和他过一辈子。

可是没想到,萧峋反了。

5

我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爱我的人被锋利的剑划过喉咙捅穿腹部,摔倒在地垂死挣扎,痛苦的呜咽不止,我也看懂了他们努力做出的口型。

他们说:公主,快逃。

那一刻前所未有的恐惧紧紧包裹着我,我像是快要溺水的雀,只能无力地扑腾慢慢等待窒息,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真的能逃吗?

最后,萧峋用剑对准了我,剑还在滴血,血腥味儿直冲我的鼻间。众人厮杀之间,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萧峋,你杀了我吧,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收起了剑,却步步紧逼,我站在原地心里直犯恶心。

“求我,我就饶你一条命。”

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得眼泪直掉,怎么会有人坏事做尽了还反过来让你对他心怀感恩呢?

“萧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罢,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朝殿中最大的柱子撞上去,唯一的庆幸是宋清晏不在宫里,唯一的遗憾也是不能见他最后一面。

可我还是被拦了下来。

萧峋紧紧地抱住我,在我费力挣脱的时候点了我的睡穴。我的世界一片黑暗,陷入昏迷。

天启三年,发生宫变,王室宗亲无一人生还,唯高阳公主下落不明,萧峋登基,改年号为圣元。

我陷入了无边的梦境,梦里我在不停地哭泣,我还梦见了父皇和母后,她们一见我哭就过来抱着我拍拍我的后背,轻声细语地哄我,扮鬼脸逗我开心,就像小时候一样。

接着,漫天都变成了血红色,我的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哭喊声,父皇和母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都是血的萧峋。

我吓得大声尖叫,直往后退,然后碰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还有熟悉的檀香味。

我猛然醒来,衣服被背后的冷汗打湿,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周围也没有一丝光亮,我被囚禁在了这个暗室里,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

我捂住胸口,试图缓解钝痛的感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宋清晏,我想见你。

6

没等来宋清晏,萧峋倒是推门而入。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我眼睛痛,我皱着眉头闭上眼。萧峋慢慢朝我走过来,在他坐上我的床榻的那一刻,我被迫睁开眼,嫌恶地看着他,眼神冰冷。

他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没收到我的回应,他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地苦笑。他的手微微抬起,想抚摸我脸的轮廓,只是刚触碰到就被我拍开,我终于忍无可忍,许多天积压的情绪在此刻找到突破口,几乎是吼出声。

“萧峋,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你的一条狗?就算你杀了我全家我也得对你摇尾乞怜啊?”

自从他把我囚禁在这里就仿佛消失了一般,他在躲避什么,所以我只有采取一些办法才能提醒他,因为他不想让我死。现在,我也把他那块遮羞布扯开,他不想撕碎,那我来。

萧峋其实很聪明,所以他立马明白我的心思,我对上他幽暗的眼神,内心还有些忐忑,总觉得他是个疯子,之前没有称帝的时候装的人模狗样,此刻才原形毕露。

“高阳,你不是喜欢我么,为什么要变,为什么要和那个男人纠缠不清。”

很多毫无头绪的疑团在此刻骤然清晰,好像有一双手把我从沼泽地里扯出来了。我看向他的眼神又恨又悲悯。瞧吧,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我不一样,我有很多很多的爱,我还有宋清晏。

想起他,我沉重的心情终于缓和片刻,他突然发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语气阴冷。

“他不过就是个替身,也值得你日思夜想?不过没关系,等我找到他,我会亲手杀了他。在这之前,你要听话,我不是每天都有时间陪你玩。”

缺氧带来的窒息让我头昏目眩,我以为我快死了,他又松了手,我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憋出不少眼泪,但内心却无比的安定。

还好,他没抓到宋清晏。

真好,他还活着。

他转身走的那一刻,我叫住他,虽然声音不大,却足够让他停住脚步。

“萧峋,他不是替身,他是比你好千倍万倍的宋清晏,我也只爱宋清晏。”

突然有些遗憾,好多人都听到我说爱他 ,可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过。

萧峋脚步一顿,身影被昏暗的光线拉长,显得他有些寂寞。

“如果他跑了呢,他永远都不会来找你,你也愿意这样一直等?”

不知怎么的,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还有些焦虑和急切,可他心里想的还是落空了,黑暗之中,我终于温柔地笑了。假如我的心里荒芜一片寸草不生,他则是那个解我枯涸的水。

“他会来的。”

是肯定句,没有一丝的犹豫。

7

郑瑶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一副要把我吞了的样子,看她的服饰,应该只是被封了个美人,真够可笑的,当然,她见到我时震惊的表情更让我痛快。

“你果然还没死。”

“滚出去。”

我懒得搭理她,她还越来劲。

“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一国公主吧?摆那么大的架子给谁看。”

其实我与她本没多少恩怨,只是如今她兴师动众地来找我麻烦,即使我不把她怎么样,萧峋也会让她得到惩罚。

何必呢?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变成不辨是非的妒妇。

我不作理会,只静待事态愈演愈烈,把郑瑶的辱骂尽数收入耳中,萧峋赶来的时候她还在骂,萧峋的脸色更加阴沉,到底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浑身一股杀戮之气。

郑瑶一转头发现萧峋就在身后,看样子还来了有一会儿了,吓得腿软直接跪了下去,又变得楚楚可怜起来,只是这回连萧峋也不想陪她演。

“来人,将郑美人打入冷宫。”

她这回是真的花容失色,哭喊着让萧峋留下她。可是我们都知道,萧峋不会。

狭窄的密室里传出笑声,我笑得越大声心里就越冰冷,我直直地对上他疑惑的目光。

“萧峋,别告诉我你已经爱我爱到了可以舍弃郑瑶的地步。”

他表情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不爱郑瑶。”

“那你爱我?别说笑了萧峋,你对我究竟是爱,还是因为宋清晏成为我的面首有损你声誉让你不满,我比你清楚。”

他怎么配提爱这样的字眼呢?他这样的人适合下地狱。

8

我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只能一天天数着日子挨过去,也许是我太过于思念宋清晏,无数次的梦里,我看见了他,他告诉我,让我等等他,他马上就回来救我。我笑着说好,泪已经不知不觉中流了满脸。

还是他的怀抱最让我留恋。

突然有一天,密室外人的哭喊声隔着厚厚的外墙传入我的耳中,我知道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有预感,一定是宋清晏来了。

这时候萧峋突然闯进来,白色的锦袍被刀剑划得破破烂烂,还沾了不少血污,我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他二话不说的扯过我就想跑,我怎能让他得逞呢,我要等宋清晏来救我。

可我们的力量实在相差悬殊,还好,宋清晏出现了。

一身玄衣,冷肃的表情在看到我的瞬间化作柔情的水,带着无数的爱意将我裹挟其中,我再也逃不出他的眼睛里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拿剑,比起他拿琴时的温文尔雅,此时他更像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原来他是会武功的,而且还那样厉害。我隐约觉得好像有很多关于他的事情我都不甚了解,不过,没关系,我们会有很多的未来。

萧峋自知穷途末路,他拿出一把短匕首抵住我的脖子,试图威胁宋清晏。

“放我走,我就保证她安然无恙。”

宋清晏轻笑一声,恣意又不屑,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还未看清宋清晏的动作,萧峋就被一剑封喉,钉死在木质的地板上。

“麻烦。”

我惊喜得说不出话,紧紧地抱住他,许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想要开口问问他这一路怎么过来的,却早已泣不成声,他的眼眶微红,替我擦了擦眼泪,声音比平时低哑。

“奴家竟不知殿下原是个小哭包。”

我抽抽搭搭地很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每说一个字心里便痛上一分。

“清晏......我..我父皇还有母后都死了,她们流了好多的血,我好害怕,我好难过呜呜呜呜。”

他轻拍我的后背,眼里满是心疼。反复告诉我他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到后来我哭晕了过去,他抱着我穿过长长的宫道,一步一步地走过我当日经历痛苦的地方,然后又把我送到寝宫,如果我这时醒着,也会被他悲痛的表情吓到。

我所有忍耐的隐藏的情绪见到宋清晏的那一刻都倾泻而出,我才明白,我原来不是没有悲哀,而是只有在宋清晏面前我才能放心痛快的大哭。

我只有宋清晏了。

我又昏睡了很久,但这次不再是恐怖的梦魇,是我出事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天晚上。

不知道的是,宋清晏在我睡着了以后在我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小心翼翼,百般珍重。

“抱歉,我还是来晚了。”

9

一醒来宋清晏就端了甜甜的粥坐在床边看着我,我的肚子也应景地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照亮了我千疮百孔的内心,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宋清晏就是我的解药。

他把药送到我的嘴边,还不忘替我吹凉。

“这是殿下最爱喝的,早就学会了煮,只是中间太多变故,今日才有机会给殿下尝尝。”

他刚说完,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掉,这个粥,我母妃也给我煮过,滚烫的泪水滴进白色的粥里融为一体。

他帮我擦眼泪,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莫非是奴家煮的太难喝了,给殿下难喝的都哭了?”

说罢,苦恼的摇摇头,他总是这样,体贴着我的情绪又不忘维护我的自尊。我顿时破涕而笑,顺着他的话。

“对呀,你真是笨死了连粥都煮不好。”

他笑着应是,然后喂我吃了大半碗。吃饱之后,我把身体往里缩了缩,给他腾出一些地方,让他和我躺在一起,我钻进他的怀里,贪恋他身上的气味。

“清晏,我要跟你说件事。”

他将我碍事的头发放到身后,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怎么了殿下?”

我按住自己乱跳的心脏,生怕它会从嗓子眼里跑出来。我盯着他雪亮的眼睛,目光扫过他的眉眼,仔细又认真,想把他的样子牢牢记在脑海里,又将半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我爱你,清晏,因为怕你不清楚,所以一定要告诉你。”

宋清晏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这回他笑得胸腔都在微微颤抖,随即又真挚地吻我,把我往他身上按了按。

“殿下,这种话应该由奴家来说。”

10

郑瑶被带到我面前,衣裳破旧,头发凌乱,双眼以不复往日神采,像霜打的茄子。我坐在高位之上,没有什么表情,唇红脸润,宋清晏将我养的很好,我抿了口茶,忽然来了阵风,吹进来几片叶子。

她大概是知道了萧峋的死讯,所以才会这么伤心。她不说话,我也不开口,大约过了半刻钟,她才满脸悲痛的看着我说。

“是你杀的么。”

我没回答,在我眼里,宋清晏杀的还是我杀的没什么区别,他本就该死,我的沉默在她眼里算是认同。我没让她坐,她就一直站着,只是身形有些摇晃。

有时候我时常在想,我当初到底喜欢萧峋什么呢,从郑瑶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迷恋他的的影子,但我又无比庆幸,还好我遇到了宋清晏,总算没有执迷不悟。

她终于忍不住,跌倒在地失声痛哭。她这个状态我太清楚了,说不定下一秒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死。

昔日的皇宫已经被宋清晏的人里里外外控制住,到处都是我和他的人。我看着她哭了许久,眼泪好像不知流尽,最后缓缓开口。

“如果你愿意好好活下去,我送你出宫。”

她终于抬头看我,眼里写满震惊,我被她的表情逗笑。

“活下去吧,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过了很久她才从悲痛里回过神,她起身走的那一刻,又突然回头看我,眼里充满遗憾。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你,他在喝醉的时候,喊的是你的名字。”

11

宋清晏把我带回了他的家。

我才知道,原来他是云国的皇子,只不过他太不受待见,从小便隐姓埋名去军队历练,暗中培养了这些军队。他也上过战场,那次战况惨烈,他的一个兄弟替他死,他才有机会逃出来,所以他不敢再碰剑,便来了我国。

在香船上遇见他的那天,他正在思念他的亡兄。

我觉得他好低落,所以像他安慰我时那样抱住他,用自己的身体给他温暖。我傻愣愣地说出一句话。

“原来.....你不是伶人啊。”

他失笑,把我从他身上扯下来,惩罚性地咬了一口我的耳朵痒痒的,一点也不疼。

“奴家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伶人了?分明是殿下先入为主。”

我委屈地撇撇嘴,嘴上却不饶人。

“明明是你长得太好看,太会骗人了!”

不等他回答,我情难自禁地吻上去,他有些意外我的亲近,也许是怕我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事,于是也不敢回应我,而是扶住我的腰,他的眼里有些迷茫。

“殿下?”

“不要叫我殿下,叫我苓儿,还有,不要自称奴家。”

我恶狠狠地在他唇上咬一口,有些警告的意味。

“听清楚没有?”

他笑着说听清楚了,还说我像只炸了毛的猫。

12

云国的皇后办了场宴席,说是为宋清晏接风洗尘,实则是试探他的实力。

他母妃已经不在了,如今的皇后心狠手辣,他让我不要去见她,我却让他安心,不想让他为难。

好歹我也曾是一国的公主,言行举止都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她多看了我一眼就让我们落座。席间少不了冷嘲热讽,只是宋清晏都不动声色地替我挡回去,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闹破脸。

她一挥手,一位婀娜多姿的姑娘就从帷幔之后走出来,面容清丽,有几分清冷傲骨。她朝我们盈盈一拜,奈何宋清晏根本没抬头看她。

她不悦地朝皇后看过去,皇后的表情闪过一丝狠厉,然后消散,换上笑脸。

“晏儿,这是小时候最爱与你玩闹的表妹,这不一听说你回来了,就立马来看你,还不快熟悉熟悉。”

到底是深宫里的女人,我一下就猜透了她的心思。

宋清晏不仅回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军队,原本只把他当做野草,对他不管不问,现在有了能力了便愈发忌惮,生怕他抢了自己儿子的储君。

宋清晏哦了一声,还是没抬头。

“儿时的事记不大清了,恐怕要辜负了表妹。”

我在心里偷偷地笑,还从来没有见过宋清晏这样一本正经又高冷的故意气人的模样,皇后果然拉下脸来。云国的太子倒有几分眼色,笑着夹了一块菜放进皇后的碟子上。

“三弟一路实在不易,还是先吃饭吧。”

他这么说了,便没人再追究刚才的闹剧,宋清晏笑了一下。

“多谢皇兄。”

宴会散后,皇后让宋清晏陪她走走,我示意宋清晏放心,然后云国的太子也带着我往另一个方向去逛。世界上不是任何事都要逃避,能尽早说清楚没什么不好,我知道,她们需要单独的空间。

皇后和宋清晏走的越来越偏僻,最后停在一个湖中亭上,仔细看的话,这位地位尊贵的女人眼角已经爬上了细纹,还能偶尔看见几根白发,大概是操劳了一生吧。

宋清晏单刀直入地切话题,没有多余的寒暄,他不想让我久等,更怕我会出什么意外。

“今日过后,我会带着苓儿离开这个地方,你不用着急对我们动手,我也不会去跟皇兄抢皇位。”

他都有苓儿了,还要皇位干什么呢。

皇后没想到他毫不遮掩的把那些肮脏的想法公之于众,她怔住了,眼神不自觉的飘向远处,似是在回忆,在很久以前,也有个满眼是她的男子承诺要带她远走高飞啊,可最终她还是被锁在了红墙绿瓦的宫墙里一辈子。

皇帝时常摸她的发顶,碰到华丽的头饰后又收手,然后是一阵叹息。很久之后,皇后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无奈中带着一些释然。

“再陪我待会吧。”

不得不说,云国的太子和他母亲的脾气还是有点大的,他更多的时候很温和,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威严,眼睛长得有些像宋清晏,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一路上他给我介绍他们当地的一些风俗,我知道他其实是有话要跟我说的,所以也不急。

果然,他在竹园停下了脚步,簌簌的风吹得地下的竹影乱晃。

“从前我便在想,晏儿喜欢的会是什么样的女子。他从小认真刻苦,即使不被看好,也从不埋怨,反而更加努力,说来惭愧,我尚且觉得我需要像他学习的地方有很多。他坚韧,聪颖,骨子里是永不服输的,我知道他从小就没了母妃,心里总缺了一块,他虽不袒露,但我总觉得他是难过的,所以总希望有个人能走进他的内心,还好,你来了。”

我听着他的话,好像顺着时光看到了小时候的宋清晏,也想起了他在宫里陪我的日日夜夜,自称奴家是什么感受呢,他生来就耀眼,总是命运坎坷也不阻挡他的光芒,可他竟然会愿意在我的宫里当我的面首,会为了我一遍遍地下跪。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再来一百遍,我也会有私心地把他带回宫里。

13

出宫以后,我们坐在马车里,小桌上是他替我准备的瓜果糕点,还有供我无聊打发时间的话本。我靠在他怀里,发丝纠缠在一起,我掀开一页话本看了一会儿后觉得情节有些好笑,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事,就放下话本紧紧盯着他。

他被我看的莫名心慌,一向好看的脸这时候显得有些呆呆的。

“清晏啊,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的脸由疑惑到听清楚我的话以后慢慢变红,最后把脸埋进我的颈窝,无论怎么哄都不肯出来,还小声嘀咕,语气有些委屈。
“你又欺负我.....”

救命,他好像一只小狗啊!

我摸摸他的头,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头发,太子的话一直在我耳边,鼻子忽然有些酸,心里也涩巴巴的。

“清晏,无论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你现在有我了,我是全身全心都属于你的。”

他一句话没说,我以为他没听见,可是肩头处的衣服凉凉的,我明白了什么,然后哼了一首我儿时经常听的童谣给他。

宋清晏,我超级超级爱你。

几日后,我们在远离京城的小镇上办了场喜事,几乎全镇的人都来给我们祝贺。

那天艳阳高照,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穿上了大红色的喜服,内心幸福又满足,一切都在好的方向发展,我们也是。

完结。

番外:男主视角

我叫宋清晏。

从我出生起,我便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的母妃只是低贱的宫女,我没有厉害的家族在背后庇佑我,也得不到父亲的疼爱,只能在羡慕其它哥哥的同时自己悄悄努力。

我心疼我的母妃,她温柔善良,说话轻声细语,总是尽她所能的给我最好的。我知道她对我的严厉要求是希望我将来能够自保,也曾看到过夜深人静的晚上她偷偷为我心疼落泪。

每次这种时候,我都告诉自己,要快速长大,要认真学习有用的本领,要尽快出人头地,这样纵使父亲不宠爱她,我也有能力保护她。

可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也总有人容不下我们。

其实藏在糕点里的毒本来是给我下的,可不知为何,最终送进了母妃的嘴里。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抱着她慢慢变冷的尸体哭泣。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人血,没想到竟然是我母妃的。

于是,十岁那年,我的母妃永远离开了我。

我差点也随她去了,但大皇兄拦住了我,他跟我说,晏儿,你要好好活下去,这样才能对得起你母妃,否则她会失望的。

2

我去参军了,但是没有跟他们说我的身份,宫里也没人发现我不见了,只当我是随着我那个倒霉的母亲一起去了。

我在军队里待了五年,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兄弟,他们看我年纪小,总是让着我逗我玩,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叫亲情的东西。

其中有个叫小四的和我年龄相仿,也与我最投缘。

我们时常偷偷去军营附近的河里抓鱼来烤,他负责烤鱼,我负责跟他讲一些游记故事,当然,这些故事都是我从书里看来的,自己也没亲身经历过,所以同他约定以后一起出去云游。

有一次我们一起喝酒,忽然发现他脖子上多了一条红绳,趁他不注意时我扯了下来,他脸一时红彤彤的笑起来,还有些害羞,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他喜欢的姑娘给他的信物。

我问他他们是不是快了,他点点头,一脸幸福,他说等打完这场仗他们就成亲。

3

我们终于上了战场,云国边境的这些小国近年来实力大增,屡次发难,制造动乱。这回竟然联合到一起攻打云国。

本来就要胜利了,我们的军队里突然出现了内奸,城门大开,敌军发了疯地攻进来,城中的百姓,我亲如手足的兄弟一个个地倒在我面前,满身是血,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的母亲,莫大的痛楚蔓延上心脏,一时之间没注意就有个敌人举着刀要落在我身上。

我以为我会死,可是小四帮我挡了下来,我回过神把敌人杀死的时候他却已经不行了。他满是血的手从怀里拿出了那个用红绳串了平安符的信物,他的眼里含满泪光,我伤心到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他让我把这个信物还给那个等着他回家的姑娘,让我告诉她,不必等他了。他还让我带一句话给她,我僵硬地凑过去听,眼眶早已湿润。

“愿妾消愁结新欢,莫恨我这负心郎。”

我可耻地逃了,连他的尸体都没带的出去。

4

我找到了那个姑娘,我说我是小四的朋友,她说她知道,小四经常和她提起我,还说我是他最好的兄弟。她还问我,为什么小四不一起回来。

话就到嘴边了,我还是不敢开口。

可她看我的表情好像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告诉她小四的愿望是希望她可以继续活下去,还有小四让我带的那句话。她听后砸碎了茶盏,把我赶了出去。

那一刻我突然不明白了我的意义,难道我的存在就是不断的给别人带来灾难吗?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灾星,任何人靠近我都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我隐藏一身的武功,离开了云国,我想带着记忆里的小四,一起去看看曾经没有到过的世界。

5

我来到了楚国,在游记里这里的民风十分开放热情,去到之后果然是这样,有时候我走在街上也会有姑娘丢手绢给我。我浑浑噩噩地走下去,没有接。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在湖中央的船上弹琴,那一刻我的世界才能清净。

只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楚国的公主。

她是一眼望去就很让人惊艳的长相,总爱穿火红的宫装,眼尾上挑,妩媚又多情,只是性格太过跋扈骄纵,所以大家对她的评价不是很好。

她喝了酒,醉醺醺地落进我怀里,我莫名其妙地没有躲开,反而任由她在我怀里哼哼唧唧。

“萧峋——你怎么在这?”

旁人发出了叹息的声音,我心下了然,她大概是把我当成了旁人。

“殿下,我叫宋清晏。”

她好像清醒了,又好像没清醒,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你要和我回宫吗?”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跟她回去了,成为她的面首。也许是她那天的样子太过脆弱,所以我忍不住的动心了吧。

再后来,宫里我的难听的流言传出来了,并且有人明着暗着为难我,我倒是没什么所谓,毕竟小时候就感受过了,可公主很生气,她替我出头。我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觉着她实在可爱,对她的喜欢又多了一点。

我想再对她好一点,虽然已经有很多人爱她了。

萧峋回来的那天,我破天荒的开始害怕,我早听说公主喜欢他,我不过是个替代品,所以我喝了些酒壮着胆子去试探她对我的心意。原来平时杀伐果断的我,也会成为因为爱情而畏手畏脚的胆小鬼。

那天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公主也没有怪我荒诞的行为,我们的关系也也来越好。我喜欢她笑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也偷偷喜欢着她只对我绽放的笑容。

她那天问我对郑瑶的看法,我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她好傻,除了她,还有谁会被我放在心里呢。不过,想来是我还没有给够她安全感,一定是我做的还不够格。

我去给她到城外买礼物的那天发生了宫变,我没想到萧峋会那么沉不住气,也没想到他连我不在她身边的时间都算的那么准。

我不能自己去救她,我需要更多的力量。所以我向云国那边传了信。

万幸,她还健康的等我来救她。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我好怕,怕她和之前我爱的那些人一样离我而去,直到她被我抱在怀里,我才肯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6

我好心疼她

只能每天哄她,逗她开心。

她那么坚强,我相信她一定可以的。

她问我郑瑶的下落时,我就知道她想开了。

真棒,我的小公主很厉害。

7

我带她回了云国,我们成亲了。

我一辈子也不要和她分开。

她说她永远不会离开我会永远爱我,虽然一直很清楚,但听到她亲口说出来,心脏还是会忍不住悸动。

8

她给我生了两个宝宝,但我更舍不得她受罪。

我问她能不能把宝宝塞回去,她气得一晚上都背对着我睡。

我哄了一晚上才把她哄好,可是一醒来,她又去看宝宝了。

算了,还是塞回去吧,省的跟我争宠。

9

孩子长大了,终于不那么丑了。

女的像她,软软糯糯,十分可爱。

男的像我,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虽然他们只有五岁......

10

新年那一天下雪了,我抱着她看窗外的烟火。

她的眼睛雪亮雪亮的,她在看烟花,我在看她。

我很认真地和她说。

苓儿,我想和你岁岁长相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