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我们那一代 第四十章

2024-1-23 09:37| 发布者: 流浪的松鼠| 查看: 1613| 评论: 0|原作者: 流浪的松鼠

摘要: 回想起第一次和宋青书见面的场景,丽娃仍有感于宋青书的开朗热情和风趣幽默。 那是到万合后的第二天的上午,人事给丽娃出具了一张报到通知单,让丽娃即刻到贴标车间报到。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丽娃的脚步轻盈如燕。第 ...

回想起第一次和宋青书见面的场景,丽娃仍有感于宋青书的开朗热情和风趣幽默。 那是到万合后的第二天的上午,人事给丽娃出具了一张报到通知单,让丽娃即刻到贴标车间报到。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丽娃的脚步轻盈如燕。第一次离开穷乡僻壤的张岗村,来到一个陌生的大都市里,像每一个追梦者一样,丽娃的眼里全是新奇和希怡。 在贴标车间窗前,丽娃停下脚步,驻足观望。明亮的车间里约有十几个女工,都低着头,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靠近窗户的一个短发女工似乎觉察到了窗外的丽娃,抬起头,瞟了丽娃一眼。丽娃忙问:“你好,请问宋线长在吗?”

短发女工向丽娃可见的一个墙角望过去,喊了声:“宋线长,有人找。”

丽娃也向那墙角望过去。只见一个红头发、花衬衫、国字脸的男青年正俯身站在一个身着纯白色掐腰衬衣的女工一侧,一手支在桌子上,另一手指着女工面前的一块线路板指指点点。那女工背对着丽娃,身子微微前倾,一头乌黑的秀发瀑布般倾流而下,浮在女工玲珑的后背上。

听见喊声,那男青年转了个身,隔着玻璃窗只看了丽娃一眼便快步走出车间,走到丽娃跟前。丽娃还来不及自我介绍,那男青年已伸出双手握住丽娃的手,一边摇晃一边连珠炮似地笑着说:“欢迎你,张丽娃。我叫宋青书,大宋朝的宋,青天大老爷的青,读书识字的书,标准的九零后。昨天下午我已经听人事介绍过你,你也是襄樊人,可巧了,咱们老板和老板娘也是襄樊人,你认识吗?”

面对宋青书突如其来的热情和幽默,丽娃一时不知所措,红了脸慌乱地说:“宋线长好,我不认识老板和老板娘。”

宋青书还是拉着丽娃的手不放:“别线长长线长短的,我也只是比你大几岁而已,以后叫我宋哥,你放心,只要有我宋青书在,没人敢欺负你。”

初到陌生之地,举目无亲的丽娃顿觉一股暖流涌上心间,但丽娃还是下意识地慌忙抽出被宋青书紧握着的手。 宋青书微微一笑,侧个身,让过一条道,示意丽娃走在前面,又极富绅士风度似的说:“走,我带你到车间里看看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车间门口,丽娃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直接迈进去。宋青书弯腰成四十五度,像酒店门口的迎宾一样做了个请的动作,调侃着说:“张丽娃同志,请进。”

车间里的女工们还是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似乎没有人注意刚刚走进车间里的丽娃。 宋青书清了清嗓子,对车间里正干活的女工们说:“大家都停一停,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

女工们这才停下手里的活,一起将目光移到丽娃身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的丽娃一时不知所措,双手捏着衣角,手心冒汗,脸色通红,一双眼睛不停的在地面上移过来移过去,似乎每一块地板上都立着无数根直刺眼睛的针。

宋青书拉着丽娃走到车间中央,提高嗓门说:“她叫张丽娃,性格比较内向,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帮助她。来,让我们一起欢迎张丽娃加入到我们贴标车间的大家庭里来。”

宋青书带头鼓起掌,嘴里还极有节奏的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女工们也都跟着宋青书一样鼓起掌,高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掌声平息之后,宋青书指着流水线上的第一个女工说:“王亚玲,你过来,从你开始,我们也向张丽娃做个自我介绍,也让张丽娃认识认识我们。”

女工们依次走到丽娃面前做了自我介绍,并和丽娃轻轻地握了握手。不知不觉中,丽娃那紧张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了。怀着一种无法名状的心情,丽娃偷偷地瞄了一眼身边的宋青书。 贴标车间向来人员流动性大,宋青书对新入职的每一个员工都会举行类似的欢迎仪式。

靠着这一手,贴标车间新入职的每一个员工都会特别感激宋青书。但老员工们都知道,宋青书其实是一个大色鬼,宋青书的这些伎俩完全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当看到丽娃第一眼时,宋青书的眼里曾闪过一道不易觉察的亮光。

直觉告诉宋青书,这个看起来土里土气,见人说话脸就红的乡下女孩一定思想单纯,绝对和那些在社会大染缸里浸染过的女娃不同,但这一切,涉世未深的丽娃毫无觉察。 当天下了班,黑娃似乎很累,垂头丧气,丽娃却兴致很高,跌跌不休地向黑娃介绍着贴标车间里的人和事。

丽娃说:“我听宋线长说,咱们老板和老板娘也是襄樊人。”

黑娃没好气地说:“管他是哪里的人,你认识老板老板也不认识你,还能给你多发一分钱工资?”

丽娃的好心情瞬间化为乌有了。 丽娃打回电话说及此事,黑娃妈的口吻和黑娃如出一辙。黑娃妈说:“你想挣老板的钱,老板想要你的命,啥老乡不老乡的,谁当老板都一样。”

万合是一家开业尚不足十年的小电子厂,是老板万秋粮和老板娘刘红旺婚后的第一次创业。 万秋粮年长刘红旺三岁,两人相识于一家中外合资电子厂。万合开业的时候,万秋粮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 万秋粮十八岁那年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高考。

考完后,万秋粮根据估分审慎地报了武汉一所农林专科学校。 成绩下来以后,万秋粮的分数刚好压在录取线上。万秋粮倒吸了一口冷气,既庆幸于自己估分的准确也忐忑于自己最终能否被录取。 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不仅是一种煎熬更是一种成长,万秋粮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么漫长的一个夏天。

在失眠中迎来日出,扛起锄头和爸妈一起走进满是露水的苞谷地时,万秋粮看那太阳是那样的激情四射;太阳晒黑了万秋粮的脊背,但万秋粮又不能停下手里的锄头时,万秋粮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是那样的灰暗阴沉;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在习习的晚风里喝上一碗包谷碜子,吃上一块白面蒸馍,万秋粮对梦想中的录取通知又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冷漠的态度了。

直到阳历十月初,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同学们都陆续地走进大学校园,万秋粮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扛着锄头出没于田间地头。夜深人静之时,万秋粮开始嘲笑于自己的夜郎自大了,为什么不把目标学校定低一点呢? 万秋粮有个要好的高中同学名叫刘冰,和万秋粮成绩不相上下。刘冰的三叔是襄阳县委即将退休的办公室主任。高考结束后,刘冰的三叔没有让刘冰填报志愿,而是直接把刘冰安排在县一中做了一名公办老师。 两年之后,万秋粮和十几个同学一起应约参加刘冰的婚礼。

席间,万秋粮无意之中得知了一个惊天消息,万秋粮的另一个同学王青林,原本高考成绩在万秋粮之下,读的却是万秋粮当年报考的那所农林专科学校。 “难道是?”一股怒火在万秋粮的胸中燃烧起来,但转念一想,万秋粮又坐在酒席上谈笑风生了。

万秋粮求证于班主任,班主任一问三不知。万秋粮求证于县招生办,县招生办今天说负责人不在,明天说科室要开会研究,后天又说万秋粮的档案不在县招生办,具体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 万秋粮疲于奔命,数月一无所获,不得已,只得托刘冰帮其打听。

刘冰说:“你我同学一场,你这个忙我帮定了,但你一定要严守秘密。” 半个月之后,刘冰传来消息。 王青林的舅舅是学校里的副校长,王青林高考失利又不想复读,便拽上爸妈找到副校长的舅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舅舅给找个学上。副校长也是临时起意,动了歪心思。

有副校长身份的加持,副校长不仅可以精准地知道万秋粮的录取通知书到达邮局的时间,并实施精准截流,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给外甥子办一套和万秋粮一模一样的新户口。

刘冰同时交待说:“我三叔说了,这已是做好的菜,谁都无法改变。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你只有认命的份。”

万秋粮气得牙齿咯咯响,他买来一把杀猪刀,要和副校长同归于尽。万妈发现了万秋粮的异样,搜出了万秋粮藏在床头的杀猪刀,伤心欲绝的说:“娃呀,杀人是要偿命的,那犯法的事咱别干。你可千万别走你姐的老路,你要是再走了,我和你爸可咋活呀?啥都是命数,咱犟不过。咱就是一个土里刨食的命。”

万秋粮的姐姐出生以后,村妇女主任通知万妈到镇计生办上避孕环。万妈有抵触情绪,说:“我有慢性盆腔炎,带环了炎症下不去。”

妇女主任说:“又不是要命的病,该带必须带,万一你怀孕了,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万秋粮的姐姐过了五岁,万妈得到村妇女主任的同意,到镇计生办取了环,办了二胎准生证。 万秋粮的姐姐十九岁的时候,打工谈了一个云南的男朋友。离娘家太远不说,关键是万爸万妈听人说云南那地儿特别穷,吃水只能靠扁担到几公里外的山沟里挑,一年四季都难得洗个热水澡,出门都是背着背篓溜索道。 万爸万妈死活不同意女儿的婚事,把女儿锁在屋里不准其出门。万秋粮的姐姐不哭不闹,把一条被单悬在房梁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看着日渐衰老的爸妈,万秋粮咬着牙收起杀猪刀,暗自发誓道:“振作起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万秋粮擦干眼泪,孤身一人到广州闯荡。餐馆里端过盘子,大街上捡过垃圾,最终,万秋粮在一家中外合资的电子厂里落了脚。 万秋粮会几句英语,脑子好使,在生产线上干了不到半年,老板就把万秋粮安排在办公室里,搞起了接待工作。正是这一难得的工作经历,使万秋粮熟知了电子厂里的门门道道,包括不为外人所知的各种潜规则,这也为数年之后万秋粮开办自己的电子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 人打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