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我们那一代 第四十二章

2024-1-29 20:12| 发布者: 流浪的松鼠| 查看: 1449| 评论: 0|来自: 流浪的松鼠

摘要: 黑娃、丽娃入职万合成了万合新老员工热议的一个话题。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黑娃、丽娃这对娃娃夫妻举行过结婚仪式,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爆表;二是因为黑娃、丽娃和老板、老板娘同乡。员工们私下议论,这两个小孩都是老 ...

黑娃、丽娃入职万合成了万合新老员工热议的一个话题。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黑娃、丽娃这对娃娃夫妻举行过结婚仪式,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爆表;二是因为黑娃、丽娃和老板、老板娘同乡。员工们私下议论,这两个小孩都是老板娘的关系户,得罪不得。

万秋粮和刘红旺也听到了类似的消息,特别是所谓的关系户一说,令两人哭笑不得。 黑娃、丽娃入职当天,万秋粮特意把黑娃、丽娃的简历递给刘红旺看。简历上白纸黑字,家庭住址一栏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区石桥镇张岗村四组!

刘红旺接过简历只扫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神色,便若无其事地把两份简历扔到桌子上说:“这有啥?咱万合的发展靠的是规章制度。”

万合和大部分的电子厂一样,采用的是两班倒的工作制度,一天二十四小时,人休息,机器不休息,只有这样,工人们才能拿到最基本的工资。那些拿着令人羡慕的高薪水的人都是拼命三郎,除了正常的工时之外,一天还要加班好几个小时,吃饭、上厕所也都像背后有人拿着枪催逼着一般。

上班期间,倘若有谁偷懒耍滑,少干一时半会,线长完全有权扣除当事人当天的基本工资,甚至于还要向其收取原本免费的住宿费、伙食费。 黑娃、丽娃散漫惯了,进到万合,如同自由的鸟儿被关进了笼子里,千般不适,万般不爽。

黑娃妈电话里鼓励黑娃、丽娃说:“坚持就是胜利,过个十天半个月,适应了就好了。”

终究是两个未受过磨难的未成年人,哪受得了这样长时间的连续不断的工作?半个月以后,丽娃的旧疾又复发了,且更加严重。 丽娃初潮的时候有些许痛经,那感觉如同夜晚耳旁飞来一只蚊子,嗡嗡嗡,令人不爽却又赶不走抓不着。更像一双粗糙的手挠着丽娃小腹的深处,说不上痛也说不上痒。

丽娃奶奶冲了两杯红糖水让丽娃服下,又缝了一个鞋底大小的红布袋,装上黄酒炒过的热麸子,捂在丽娃的小肚子上说:“第一次来身上就这样,这可不是啥好现象。”

丽娃说:“这有啥?我看一点也不碍事。”

丽娃奶奶严肃起来:“你懂个啥?奶奶是过来人,见得多了。大部分人的痛经开始的时候都是这样,要是不注意保暖,吃凉的,喝凉水,劳累过度,以后发作起来准会痛得要命。”

丽娃奶奶还举了几个例子说:“大集体的时候,生产队腊月间逮鱼,凡是下河的人都可以多分两斤鱼。二花她姑不顾身上来了,非要下河摸鱼。多冷的天呀,二花她姑就套了个雨裤。当天晚上,二花她姑痛经发作,痛得满地打滚、哭爹喊妈。还有黑娃大姐,身上来了从不忌嘴,吃冰棒,吃西瓜,啥冷的、硬的、辣的一起整,结果呢?身上一来就痛得脸色蜡白,浑身冷汗。”

丽娃吓得吐了吐舌头,下意识地捂着肚子。那次月经期间,丽娃真的一滴凉水也没有喝。 由于体质原因,赛娃断奶后的第四个月,丽娃才第二次来了月经,且自此以后月经规律,也不再痛经。

回想起奶奶叮嘱过的话,丽娃内心不无嘲讽:“还说是啥过来人?我看一点都不对,全是吓唬小孩的。”

入职万合的第二个星期,丽娃的乳房开始胀痛,胸脯上像压着两块重若千钧的巨石,又像吊着两只将要爆裂的气球。丽娃不敢快步走路,不敢大声说话。 从没有经历过如此异样的丽娃害怕起来,担心自己患了啥不治之症。

黑娃说:“啥病都不是,是你的大姨妈快来了。”

丽娃不相信,问:“月经在下,乳房在上,一上一下,咋会有关系?”

“初中的时候我读过一本书,叫《女人的秘密》,书里说得可清楚了,说女人月经期间这激素那激素不断变化,最后反应在乳房上,就会导致乳房胀痛。这叫性腺轴,懂吗?”黑娃本身对此一知半解,却装出一副十分在行的样子说。

丽娃的乳房越来越胀痛,想请几天假。黑娃却说:“就你娇气得很,屁崩一下就受不了了?你没有看到我大姐身上来的时候,痛得死去活来还坚持着下地干活。”

丽娃只得忍着疼痛到车间里上班去了。本来就是生手,再加上身体上的不适,丽娃贴标的速度更加地缓慢了。

宋青书问丽娃:“咋了?你要是不舒服了就休息几天,不用坚持。厂里有规定,特殊原因不能按时上班不扣工资。”

面对一个不熟悉的异性的关切,丽娃本能地撒谎说:“没啥事,就是昨晚睡得有点晚了。”

又坚持干了大半个小时,突然,一股锥心蚀骨的疼痛从丽娃的小腹爆裂开来,迸射至丽娃的四肢百骸。丽娃的双手按住小腹,两眼一黑,几乎要晕倒在工作台上。

一直偷偷关注着丽娃的宋青书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丽娃的肩膀说:“还说你没事?看你难受的样子,是不是身上来了?”

丽娃无力的点点头,俯下身,烂泥样瘫软地趴在了桌子上。 宋青书吩咐旁边的一个女工:“快,给丽娃倒杯热水,让她先趴在这儿休息一会,我去去就来。”

噔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过了十几分钟,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一双热乎乎的手扶在了丽娃的肩膀上。

丽娃的耳畔响起了宋青书的声音:“丽娃,我扶你起来,喝杯红糖阿胶糕,一会就不痛了。”

宋青书扶着丽娃慢慢直起身子,又给丽娃冲了一杯红糖阿胶糕,递到丽娃手里说:“趁热喝,效果好。”

丽娃小心地抿了一口,含在嘴里慢慢咽下。一股涓涓的热流顺着丽娃的咽喉、食道浸润到丽娃的胃里,那感觉,如同久旱的大地得到甘霖的滋养。顿时,丽娃的小腹也热烘烘的,舒服极了。 咕咚咕咚,丽娃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红糖阿胶糕。

然后,她才瞅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宋青书。 宋青书正双手捧着一大袋刚开封的红糖阿胶糕,满头大汗,头发微乱,低着头,关切地看着丽娃。 四目相对,丽娃的内心泛起一阵涟漪,俄而,又做贼似的,慌乱地躲开了宋青书那带电的目光。

宋青书说:“慢慢喝,别烫着。”

“谢谢你!”

丽娃努力地扶着桌子站起身,极力地掩饰着内心的不自在。

宋青书问:“好一点了没有?”

“好多了,喝完红糖阿胶糕就好多了。谢谢你。”

丽娃对着宋青书微微一笑,说了第二次“谢谢你”。

“都是自家子妹,客气个啥?走,我送你回寝室休息。”

不容分说,宋青书抓起丽娃的右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同时,左手搂过丽娃的腰。 丽娃有些抗拒,慌乱地抽出搭在宋青书肩膀上的右胳膊,推开了宋青书的左手。失去支撑的丽娃一个趔趄,向前栽倒下去。 电光石火之际,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丽娃的手,丽娃这才稳住身子。

宋青书埋怨着说:“看你都虚脱成个啥样子了?还讲究个啥?”

宋青书再次搂定丽娃的腰,又把丽娃的那一只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一次,丽娃没有拒绝。 宋青书的口吻缓和了许多,像是恳求,像是忠诚的仆人向主人请示命令:“别再逞强了,把我当做你的拐杖,行吗?”

宋青书搀扶着丽娃,两人亦步亦趋地走出车间。正是近半晌午的时候,太阳不毒辣,太阳很暖和。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不规则地缓慢地向前移动着。 还未走到丽娃寝室门口,宋青书的额头上又密布了豆大的汗珠。阵阵的热气合着汗味从宋青书的身上散发出来。丽娃可以清晰地听见宋青书的呼吸声、心跳声。

从来没有和除了黑娃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丽娃也心跳加速了。 寝室里空无一人。宋青书扶着丽娃慢慢躺在床上,把手里的红糖阿胶糕放在丽娃床头,又拉过被子盖在丽娃身上。

“谢谢你!”

宋青书噗嗤一声笑了:“除了‘谢谢你’,你就不会说句别的?”

丽娃又一次红了脸。宋青书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伸出手摸着丽娃的额头说:“哎呀,你的头好烫,是不是发烧了?”

“不是,我……我……我好好的。”

丽娃的脸更红了,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了。 第二天,丽娃的痛经已减轻大半,但宋青书还是让丽娃再休息一天。半晌之际,宋青书又来看了丽娃,还给丽娃带来了几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吃了午饭,丽娃正靠在床头品尝暖暖的红糖阿胶糕。黑娃抱着几件衣服急匆匆走进寝室。

黑娃也不过问丽娃的痛经情况,直接说:“丽娃,这是我昨天换洗的衣服,刚好你下午不上班,顺便把衣服洗一洗。”

丽娃白了黑娃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不会自己洗?你嫌我还没有痛死,是不是?”

“让我洗?我一天上班十几个小时,累成狗,你还好意思说让我洗?”

黑娃怒怼丽娃,“按规定也该轮到你洗了。”

呼的一声,黑娃把怀里的衣服全都扔在丽娃身上,气呼呼转身出了寝室,又回过头说:“讲过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在张岗老家的时候,黑娃妈从来没有让黑娃、丽娃干过农活,但两人的衣服必须都要自己洗。黑娃不愿意洗,丽娃也不愿意洗,商量后,两人决定一人一次,轮流着洗,谁也不沾光,谁也不吃亏。到万合之后亦是如此。 晚上下了班,丽娃还是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眼睛直直地望着上铺木质的床板。

黑娃端来两份盒饭,催促着丽娃说:“丽娃,快起来吃饭,你看,我给你打了你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汤。” 丽娃不冷不热地说:“我不饿,你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晾在走廊上,你把衣服收回去就行了。”

黑娃放下盒饭,用歉意的口吻说:“中午我看你好一些了才让你洗,要是你还像昨天那样痛得厉害,我肯定自己洗。”

丽娃还是入定了一般,还是眼睛直直地望着上铺木质的床板。想到痛经时的生不如死,想到黑娃的冷漠和宋青书的热情,丽娃的眼角竟在一瞬间湿润了。


1 人打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