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孟婆她很穷

汉衣小豆蔻| 2020-10-19 13:25 阅读 2886 评论 6



第一章饭碗不保


奈何桥上,许念念替排队排在第一位的人盛了一碗孟婆汤,“诺,喝吧。”


那人刚喝一囗汤,直接从嘴喷出来了,“孟婆,你这汤也太难喝了,又甜又苦的,呕。”


这一喷,就喷到许念念脸上。


冷静,冷静,打人是要被惩罚的,她强压下着打人的冲动,不满的说道,“那么挑剔干嘛,你一囗喝完了味道不就忘了?”


孟婆汤要喝完一碗才有效果,那人只喝了一口没有用。


那人任信的开口,“我不管,孟婆汤不好喝我们就不喝了,大伙,是不?”


排队的人纷纷跟着附和点头,不肯喝汤,呆在奈何桥上不肯离去,导致许念念被玉皇大帝请了过去。


玉皇大帝坐在釉里赭花卉宝座上,盯着地上跪着的许念念满面怒容。


他大手往座椅的扶手用力一拍,连带座椅都跟着震了震,“孟婆,最近有一百来个人呆在奈何桥上,不肯喝汤投胎,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许念念跪在地上,脸上写满慌张。


没当孟婆前,许念念拼了命想挤进孟婆这个职位,如今她挤上了,才知孟婆不好当。


以前的她天真的认为,当孟婆有多好,多轻松。


每天只用熬熬汤,在奈何桥上分一分就完事了,不用和其他神仙一样,做苦力。


可谁知,这届来投胎的人口味越来越挑剔,简直比祖宗还难伺候。


不是嫌汤难喝就是味道不够好,可是厨艺差也不能怪她呀。


没当孟婆前她就是个做饭都能地厨房炸了的渣渣,能做出一碗能喝的汤己经很不错了。


跪在许念念久久不语,玉皇大帝被她磨得没耐心了,气得胡子都翘起来,“说话!”


见玉皇大帝真的生气了,许念念硬着头皮说道,“他们嫌我汤难喝,不肯喝。”


“他们不肯喝你不会想办法吗?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够长了吧?把全部的人都给我搞定,以后也不容许再发生这种事!”玉皇大帝摇摇头,“你退下吧,一个月后搞不定这些人你就去喂马吧。”


喂马在天宫是最低的职位,她堂堂一个当孟婆的去喂马,伏景清这家伙不得嘲笑死她?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边想,许念念边走出玉皇大帝的宫殿。


如果不想收拾包袱滚出孟婆府就得搞定奈何桥上的这帮人,可是,该怎么搞定呢?


望着奈何桥上越来越多的人,许念念满面愁容。


难啊难。


陡然,一个红色的身影毫无防备的闯入许念念视线。


许念念眼睛一亮,提起裙摆就往那抹红色身影跑去。


跑过去时因为跑太快,“砰”的一下与奈何桥上的人撞个满怀。


坐在地上的许念念龇牙咧嘴的揉着被撞疼的脑袋,边看着那抺渐渐消失的红色身影,大喊,“师兄,等等我。”


听见许念念的呼唤,那个穿着红色衣袍的男子背影停顿了一下,头都没回又继续走了,当作什么也没听见。


可恶,臭伏景清,竟然当没听见!


许念念提高音量,不甘心的继续喊他,“师兄!师兄!”


被唤作师兄的人不但没回头,还加快步子走得更快了。


气得许念念从奈何桥黑着个脸走回孟婆府。


路上本来有神仙想和她打招乎,但是看见她阴沉的脸都老老实实闭嘴了。


第二章流鼻血了


许念念回到孟婆府时气己经消了。


打开房间门,她在妆奁上和房间里挑挑捡捡。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把东西装进包袱,背在身后,敲开了伏景清家的大门。


站在大门外的同时,许念念安慰自己。


许念念你要争气,不能发火,等你讨好了伏景清,你孟婆的饭碗就保了。


什么?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讨好伏景清那家伙?


那当然是因为伏景清在天宫担任食神这个职位啦,做饭贼好吃的那种。


所以捏,我要找伏景清讨取取经,把孟婆汤熬好喝一点,把奈何桥上的人都弄走。


伏景清“吱呀”一声打开大门就看见笑容如同阳光一般灿烂的许念念,“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因为天热,伏景清只随便套了件外套,扣子都没扣,露出有八块腹肌的胸膛。


看着眼前无限好春光,许念念先是感觉鼻子里先是热热的,然后又是痒痒的……


伏景清抬手,指着许念念鼻子说:“师妹,你流鼻血了!”


刷地回过神来,许念念抬手使劲在鼻子上揉了两下,低头狡辩:“没有,没有流鼻血!”


此时,许念念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丢人丢到家了,呜呜。


眼眸滑过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意,伏景清食指挑起许念念的下巴,“笨丫头,抬头。”


鼻血弄脏了许念念衣裙,一番收拾之后,许念念穿着伏景清的衣服从澡房出来。


出来时伏景清不在屋里,而是在大院泡茶。


伏景清瞥了一眼穿许念念,他的衣服对于她来说有些大,袖子长了一截。


他伸出手来,替许念念把袖子挽到合适的位置,一边说,“流鼻血了是不是因为……”


“不是!”伏景清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念念急急打断。


“我还没说因为什么,你那么紧张干嘛,难道……”


“不是!没有!你别乱想!人家才不是因为你的美色流的鼻血!”话刚说完,许念念立刻用手捂住嘴。


在伏景清的笑声中,许念念小脸爆红。


现在,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一紧张给说漏嘴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说吧,来找我做什么?”伏景清亳不留情嘲笑完后言归正传。


“哦哦,差点忘了。”许念念跑回屋里,把从家带来的包袱拿出来,一股脑放在桌子上。


跟他抛媚眼,并且声音伪装成嗲嗲的叫伏景清,“师兄。”


正在喝茶的伏景清被她吓得呛到,剧烈的咳嗽,许念念连忙狗腿的帮他拍着背。


这一拍,差点没把伏景清的老血给拍出来,缓过神来后,伏景清说,“好好说话。”


“师兄,是这样的,来喝孟婆汤的凡人因为我的汤难喝,不肯喝。”


“所以?”


“所以师兄,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把孟婆汤熬好喝?如果我的汤不好喝,他们不肯喝投不了胎,玉皇大帝就会撤去我孟婆的职位。师兄,你知道的,我为了当上孟婆多不容易,你帮帮我好不好?”


许念念抱着伏景清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拆自己为了当上孟婆的不易与心酸。


伏景清面无表情喝了囗茶,“你当不当孟婆关我什么事,我忙着呢,没空。更何况我凭什么白教你,许念念,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知道吧?”


以他对许念念的了解,果然不出他所料,许念念找他绝对有事。


听了伏景清的话,许念念连连摇头,“不白教,不白教,这包袱里的东西就当是我的学费。”


“呵。”伏景清笑了一声,修长的手指灵活的解开蓝色布袋,露出清一色女儿家的花细,唇脂,首饰,没一个他能用的。


东挑西捡,伏景清在里面挑出一个旧到不行的发簪在许念念面前晃了晃,“许念念,这就是你给我的学费?真的够抠门的。”


“这个……”许念念尴尬的挠头。


不是她故意不想交银子,而是上周吧,她打麻将的时候赢了嫦娥不少银子。


玉兔精看不过,来找她单挑,把她身上所有银子都给赢回去了,现在她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拿什么给伏景清交学费。


第三章吃醋


-


奈何桥。


许念念堆满笑容,和众人挥手告别,“各位,拜拜哈,欢迎下辈子再来喝汤。”


最后,在许念念的软泡磨硬泡下,许念念学会了把孟婆汤熬好喝的方法。


还找伏景清借了一些银子买食材熬汤,才把奈何桥上的人都送走。


把人送走,许念念浑身轻松,刚想掏钱去吃饭,才发现自己兜里一毛钱都没有。


为了把汤熬好喝,送走这帮小祖宗,他把跟伏景清借的钱都花光了。


没钱就没饭吃,然后许念念很有骨气的没有去找别人借钱,于是三天没吃饭。


在快饿的晕倒的时候,许念念又到回食神府,想找伏景清借点钱或蹭顿饭。


可是被他毫不留情地轰了出去。


食神府里饭菜香味萦绕鼻尖,许念念了咽口水,嘴巴扁扁的,揉了揉自己平扁的小肚子。


饿呀!


“哟,孟婆,你食神府门口坐着干嘛呢?”一道低沉的男声打断了许念念游移的思绪。


她抬头看是月老,问,“月老我能去你家蹭顿饭吗?”


月老府里,许念念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个猪蹄,啃的那是满嘴油光。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月老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她问,“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


“三天。”许念念伸出三根沾满油光的手指,在月老面前晃了晃。


“三天?”


许念念跟他解释,“可不是嘛……”


解释完后,又继续啃猪蹄,享受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月老同情地说道,“那你真是够可怜的。”


说完,月老从宽大的袖袍里掏出一张画像来,“这是我前几天下凡在凡间搜刮上来的。”


抖开画像,画像里画的是一个满头银发,背很弯,正在盛汤的老婆婆,和一个同样满头银发,身着红色衣袍,手里还拿着红线的的老头。


月老用手指了指画像上的两人,朝许念念暧昧的挤挤眼,“这个是你,这个是我,凡人认为我们两个人是一对哟。”


“天,这个老婆婆是我!把我画的那么丑,那么老!”许念念一口鸡汤直接喷到了桌上,她用袖子胡乱抹了抹嘴,“我明明是个年轻,貌美如花,沉鱼落雁…(以下省略1万个形容词)的美少女!”


月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个天宫估计没有比你更自恋的人了。”


“什么叫自恋!这是陈述事实好吗?”许念念反驳。


砰的一声巨响,伏景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月老府的大门,并用力拍了一下,把月老和许念念吓了一大跳。


现在这个人又发什么疯,许念念忍不住皱了皱眉。


伏景清大步走进来,努力压下心中的烦躁,拉过许念念的胳膊往外走。


“你干嘛!”许念念拍打着他的胳膊挣扎着。


这家伙脑子越来越不正常了,进来一句话也不说就拖着她走!


伏景清瞪了她一眼,“闭嘴!”


语气有点凶凶的,时念念有些委屈,乖乖的闭上了嘴。


许念念来敲门找他蹭饭的时候,饭还没做好,所以他故意先把许念念晾在门外,饭做好后他一开门,结果,许念念不见了。


他去找她路过月老府的时候模模糊糊听见月老说月老和许念念是一对,可恶的是许念念竟然没反驳!


一开门,月老竟然在帮许念念擦嘴角!动作那个亲密呀,他要是没来的话他俩是不是还想亲上?


他养了许念念那么多年,转手就要他把她送给月老?


就算许念念想,哭着求他,他也是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


撑着墙壁的双手中间圈着许念念,伏景清低头看她,心中的烦燥如同疯狂蔓延的藤蔓一般,紧紧缠住他心脏,有些难受。


“月老家的饭菜很好吃?”伏景清的声音出奇的温柔。


他抬手,将许念念耳边碎发到耳后,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可越是温柔的伏景清许念念却是越害怕,她知道,这是伏景清生气的前兆。


可她真不知道,她怎么就惹他生气了呀。


许念念低眉顺眼,掩了眼眸里的不知所措,“不…不是…”


白暂纤细的手指缓缓伸出,轻拉住伏景清的衣角,“月老说他家有饭,问我要不要去他家吃,我很饿,就去了。”许念念声音很小。


“下次不许去他家吃饭,饿了来我这吃,听到没有!”


“知道了。”


“还有不许和月老单独呆在封闭式空间。”


“嗯,好。”虽然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师兄不生气,但她知道听话就对了。


第四章还债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伏景清心情缓和了一些。


伏景清把许念念按在餐桌前坐下,还是没好气的说,“全都给我吃完,不许剩!”


食物很多,用加上在月老府吃过了许念念哪里吃得完一大桌食物。


终是刀子嘴豆腐心,伏景清还是不舍得为难许念念。


“脏兮兮的。”伏景清用手帕擦去许念念嘴角的东西。


许念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望着眼前的少女,少年双眸不知不觉含满笑意,只要她在身边就足够了。


当听见月老说自己和许念念是一对的时候,伏景清承认,他吃醋了,也是第一次觉得月老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那一刻他无比清楚他对许念念不单单只是亲情,他喜欢她,从小就喜欢。


但是他总喜欢欺骗自己,欺负自己他不喜欢许念念,可终究骗不过自己的心。


因为没钱,许念念就在伏景清家蹭了一个月的饭,伏景清没少嫌弃她。


好不容易熬到一个月发工资了,许念念心里那个美滋滋,可路过嫦娥殿时看见嫦娥她们在蹉麻将,一时没忍住这颗贪完的心又把钱输了个精光。


钱输就算了还不小心打破了玉皇大帝送给他国的天价琉璃杯,穷得连裤衩都不剩的她哪里有钱赔,哭着去找伏景清。


许念念抱住伏景清大腿,眼泪和鼻涕蹭在伏景清衣服上,“呜呜,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从小到大她惹祸了就会找师兄收拾烂摊子,己经成了习惯。


伏景清满额黑线一脚踹开许念念,“贱人你给我死远点!”


那只琉璃杯可是整整一百万啊,一百万!他省吃捡用攒了好几年才攒下一百万,要借他的钱给这个傻子还债他才不干!


许念念呈球状,流着宽面泪滚到脚落,“呜呜,师兄你真的忍心看你可爱善良的小师妹过着被追债的日子吗?”


人总是会对最有安全感的人任性,许念念吃定伏景清会帮自己。


“以后还打不打麻将了?”


伏景清用力掐许念念软肉,许念念立马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但瞅见伏景清沉下的脸停止住鬼哭狼嚎。


死师兄也不知道惜香怜玉,“呜呜,不打了。”


“要是还打呢?”伏景清继续逼问。


被掐过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许念念却不敢叫伏景清放手,“任您处置。”


“唉。”伏景清放开掐许念念的手,他真的没有办法不管她。


于是他含着泪把一百万转交给玉皇大帝,替许念念还了债。


许念念一脸感动,“师兄,你真好。”


“呵呵。”伏景清冷笑,“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还我的钱吧。”


一百万对于她来说可不是小数目,许念念瞅眉苦脸不知道怎么办。


突然一个点子从脑中掠过,树下的少女瞅眉舒展气喘吁吁地跑到食神府,“师兄,我知道用什么还你了。”


少年不紧不慢的沏茶,眼皮都没抬,“哦?用什么?”


“我啊,电视剧上不常说小女子无力回报公子愿以身相许吗,所以我把我当作债物送给你啦。”许念念笑眯眯的说道。


反正她也嫁不出去,不如嫁给师兄,师兄虽凶了一点但对她总归不错。


而且她也有一丢丢喜欢师兄,真的只有一丢丢哦,她发四,发四不行的话发五也行。


强行克制住嘴角疯狂上扬的冲动,伏景清假装嫌弃,“就你这样物色当债物还我都亏了,送十个你给我我都不要!”实际内心欣喜若狂。


许念念拍马屁,“师兄你人这么高大帅气又善良的人配我这种渣渣实在是亏,可是没办法一百万我无力偿还,师兄你就行行好勉强收了我吧,让我暖床烧火啥都行,我很乖的。”


某男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一下,“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说到底还是我亏了。”


“嗯嗯,师兄威武,师兄最帅。”许念念马屁拍得那叫一个响。


伏景清抬头望天,表情装得要多勉强有多勉强,“那就选个好日子收拾好你的盖铺滚过来吧。必意娶你我亏了,婚礼办粗略点就行。”


他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娶许念念那天办的却是天宫里办得最气派最奢华的婚礼,惹得不少神仙羡慕的红眼。


往后余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4 人打赏
原作者: 汉衣小豆蔻

查看全部评论>>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8-03 09:23
此间年少 老婆你还爱我吗
简介:柯启堂是天生好命的豪门独子,但在爱情面前,却失败得很。外冷内热的他,对爱情 <详情>
2021-07-31 10:36
赏心悦目 仇爱难解
宁笑白全部爱憎来自段千羽,他们之间終有一战。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