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趁其不备喜欢你

汉衣小豆蔻| 2020-10-19 14:03 阅读 550 评论 0


类型:青春言情


寂静的夜空中悬挂着皎洁的明月,月光妩媚柔和的倾泄下来,亳空隙的包裹着整座城市。


 如此美好的夜晚,夏微柔房间里却是一片狼藉。


    “妈妈,别扔了!”夏薇柔双眼通红,扯着下妈妈的胳膊,想阻止他扔汉服的举动。


    夏妈妈挥开她的手,从衣柜里又扯出一件汉服来,“一天天不好好学习,净弄这些不三不四的,下次再买,我就把你的汉服给扔了!”


    “你知道你天天穿这种出门,邻居和亲戚家的阿姨怎么说你的吗?”夏妈妈恨铁不成钢的训斥着自己的女儿。


    夏妈妈的话犹如一根根刺扎在心头,让下回揉有些难受。


    她别过脸倔强的说道,“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就是喜欢汉服,我是不会退坑的。”


    面对女儿的倔强,夏妈妈觉有些心累,“你……”


    自从上了高中后,接触了汉服,夏妈妈觉得女儿越来越不懂事,越来越不如小时候听话了。


    最后,下妈妈呦不过女儿,气得摔门而出。


    夏微柔站在房间里,眸中闪着水波,泪水盈满眼眶,可她愣是没让一滴眼泪从眼角落下来。


    汉服,簪子,步揺,团扇的被丢人随意在地板上,凌乱不堪。


    就连做簪子的米珠也一样,洒满一地,在房间里滚的到处都是。


    她红着眼圈,蹲下身子来,一件一件的收拾着地上的汉服。


    有的汉服上有脚印,有的被剪了一道口子,看到这微柔的心脏像是被人泡在冰酸水里一样,又酸又涩的,难受得紧。


    汉服昰她的白月光,她从小就渴望穿上的梦啊,可是妈妈为什么就不能理解理解她呢?


    微柔从来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只在意亲人的,可自己的妈妈今天却做出这种事实在是让她伤心。


    现在这个年代,穿汉服的人不多,一座城市里几乎没有人穿,恰巧,夏微柔就是那少数中的一员。


    对此,夏妈妈是十分反对的,她觉得微柔小小年纪尽喜欢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还经常穿出去惹来了很多异样的眼光,母女俩没因为汉服的事少吵过架。


    刚开始入汉服坑的时候微柔和妈妈聊过,告诉她汉服的含义,可谁知她油盐不进就是反对。


    尽管如此,微柔还是没有放弃汉服,为了买一套汉服她可以省下整整两个月的零用钱,宁愿走远路回家也要省下打车钱来留着买汉服,可见是有多热爱。


    微柔收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把房间的米珠,衣服,通通收拾好。


    收拾好后她推开窗户,向窗外眺望。


    不远处的天桥上人潮涌动,五彩的灯火点缀着漆黑的夜空,也照亮了每张欢欣的笑颜。


    天桥下的湖水在月光照射下湖水一片清亮,清凉的湖面上还漂浮着一盏盏精致漂亮的花灯。


    今天是元宵节,也是花灯节,A市依旧保留着放花灯的习惯。


    只是眺望了一下,微柔理了理身上的汉服就下了楼,打算散散心。


    刚到天桥上便招来了许多人异样的眼光,还有的人在微柔的后背对她指指点点,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在看着她,仿佛在说,那有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更让微柔心寒的是她走过的大街本来人是很挤的,在她走过来离她比较近的陌生人竟然缩着肩膀做出那种躲避的姿势尽量远离她,就好像她身上有什么病毒一样。


    有的小朋友好奇走过来看她都被家长抱走了,站在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看着她。


    酸意涌上鼻腔,心脏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抓住,让人喘不过气来。


    强忍着鼻腔的酸涩,夏微柔低着头快步的走着,脑子里回荡着妈妈骂她的声音和之前班里的同学们在背后说她的坏话。


    同学说她哗众取宠,故意穿这种衣服出来吸引男生的目光。


    就连她开始穿汉服了之后以前玩得特别好的朋友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她,出去玩什么的渐渐开始不叫她。


    她就不明白了,穿汉服怎么了,汉服本是我中国汉民族传统服饰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待它,汉服真的很美,值得每一个人去尊重才对。


    夏微柔越想越气,走得也越来越快,她是低着头走的,没看路“呯”的一声撞到了什么,脚步一个酿呛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在她摔倒之时,斜叉在发髻上的兰花白瓷发簪从青丝滑落,摔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知是摔得有些疼的原因还是心里太过难受的原因让微柔原本隐忍己久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般刷的流下。


    撞到微柔的是一个白衬衫少年,少年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扶起坐在水泥地上的微柔,“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微柔抹了抹眼泪,别过头去,“没事。”


    她不想在不认识的人面前哭,但耐何她控制不住,眼泪越流越多,止都止不住。


    见她哭了,白衬衫少年眼里带有点慌乱,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撞疼了你吗?有没有受伤,我可以看看吗?”


    深知他是误会了,微柔连忙解释,“我没事,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听了微柔的话白衬衫少年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大口气。


    他从衬衫袋里掏出一小包面巾纸,从里面抽出一张来,放到她的手掌心上,“不管怎么样让你哭了就是我的不对,擦擦眼泪哦,女孩子哭了就不漂亮了。”


    说完后他又弯下腰来捡起地上碎成两半的陶瓷发簪,表情带着愧疚,“是我不小心撞到你害你发簪摔碎了,这个发簪在哪里买的,我重新还你一支。”


    夏微柔抬眸,打量起眼前这个少年来,少年身着白衬衫加一条牛仔裤,脖子上挂着相机,头发并未烫染过,很干净的男孩子。


    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绅士感。


    夏微柔吸了吸鼻子,“是我走路没看路不小心撞到你才对,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至于这只簪子坏了就扔了吧,也不值多少钱。”


    夏微柔没说谎,的确是她走路没看路撞到人家的,现在还要人家道歉怪不好意思的。


    少年听了笑笑,“那这只摔碎的簪子就送给我吧。”


    夏微柔刚想开口,天桥下卖冰糖葫芦的小商贩不知何时上来了,传来了小贩卖力的呦呵声,“卖冰糖葫芦喽~”


白衬衫少年抓了抓后脑勺,笑得很腼腆,“你等我一下。”


    待夏微柔点头后就往卖糖葫芦的小商贩那大步流星的走去。


    不一会就买了两串糖葫芦倒回来,塞了一串给夏微柔,其中还有一颗草莓味的水果棒棒糖,“听说不开心的时候吃点甜的心情会变好哦。”


    看着手上的糖葫芦夏微柔愣了愣,少年脸上的笑容让她不忍拒绝,“谢谢你。”


    少年转过身子来,双手放在天桥的栏杆下,往下望去,“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我说说吗?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心情会好一点。如果不愿意也不用勉强。”


    夏微柔也学着少年的姿势转过身来,把心里的烦闷,同学们的疏远都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还别说,说出来后心情还真没有那么烦闷了。


    说完这些后她咬了一囗手上的糖葫芦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奇怪?与别人显得格格不入。”


    少年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她,“不会啊,很漂亮。”


    夏微柔以为少年只是在安慰她便只是笑笑不说话。


    “我说的是真的,汉服很美,只是现在接受它的人不多而己。”少年说,“如果真心喜欢就穿吧,外界的声音仅供参考,不喜欢时不必理会,做自己就好。”


    被少年一点拨,微柔的心里有点小跃雀,至少有人知道有汉服这个东西,肯接受它。


    那个晚上微柔还和白衬衫少年一起去放了花灯,逛了夜市,他就像一个绅士一样无时无刻的护着她,不让她被拥挤的人群挤到。


    时间一隙而过,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各回各家。


    临走前少年问微柔,“你叫什么名字?”


    “夏微柔,你呢?”到了离別的时候夏微柔己经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忘了,脸上挂着漂亮又自信的笑容。


    夏微柔三个字从耳朵传进脑海里,白衬衫少年唇角微勾,答非所问,“那微柔是在等怀吉吗?”


    微柔这个名字是妈妈替夏微柔取的,没想到和福康公主撞了名,每当提起读自己名字的时候就会条件反射想到怀吉两个字,别人也不例外。


    夏微柔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笑笑,挥别了这个白衬衫少年。


    回到家时己经是十点了,夏微柔把没舍得吃的那个棒棒糖放在装簪子的盒子里珍藏起来,这颗糖不仅仅是糖,还是今夜与白衬衫少年美丽的邂逅的回忆。


    夜晚虽己过去,但白衬衫少年的笑容深深的印在微柔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偶尔微柔想起他时会很怀念。


    夏微柔本以为,她和白衬衫少年不再相遇时,她又遇到了他。


    开学时的清晨,他仍是一件白衬衫,肩膀斜跨着黑色的书包,逆着光站在夏微柔的课桌旁,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微柔你好啊,我是怀吉。”


    夏微柔怔了怔,她没有想到还真有人就叫怀吉,这也算是种缘份,她粲然一笑,说,“你好啊,怀吉。”


    “我可以坐你旁边吗?”顾怀吉问。


    微柔点头,就这样,他们成了同桌。


    顾怀吉坐下后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长方型的精致木盒,里面装了只陶瓷簪子,他把簪子盒推到微柔的书桌上,“这个就当是我不小心摔坏你簪子的陪礼,送给你。”


    木盒里的簪子比微柔之前摔碎的那只花瓣更复杂以及上色要均匀很多,夏微柔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上次是我不小心摔坏的不怪你,这只簪子成色这么好一定很贵。”


    顾怀吉摇头,“我自己做的,不花钱。”


    他爷爷专门做陶瓷的老手艺人,上次跟微柔讨要碎簪子就是为了观察这种瓷簪怎么捏,在多次实验下他终于捏了出来,“微柔你就收下吧,我一男孩拿这个也没用,你戴着好看。”


    “那你可以送给你女朋友啊。”夏微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可能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吧。


    “我没有女朋友。”怀吉话音一落,微柔原本提着的心忽然放下了。


    最后在怀吉的再三坚持下微柔收下了那枝簪子,每次穿汉服出门的时候都会戴着它。


    夏微柔也没有白收别人礼物的习惯,顾怀吉送了她簪子她就在书店里挑了本质量不错的笔记本送他。


    每当这时怀吉总会礼貌的笑笑收下,有时又做出新簪子花样时怀吉总会找各种理由让微柔收下。


    一来二去,短短半个学期的时间里夏微柔总共收了顾怀吉送的二十只不重样的簪子,顾怀吉也收了夏微柔送的二十本手帐笔记本。


    顾怀吉做的簪子每一只成色都特别好,尤其是后面的越做越精致。


    高三下册开学的第一天早晨怀吉又给了夏微柔五枝发簪。


    夏微柔把顾怀吉做的全部瓷簪子一一摆在桌上哈哈大笑,“做的很漂亮,你这手艺都可以靠做这个发家致富了。”


    顾怀吉唇角微微上扬,并未在意她后面那句话,“你喜欢就好。”


    “那我以后要是开汉服店了就请你来给我做簪子,我给你工钱哈哈。”微柔有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梦想,就是开一家自己的原创汉服店,把中国文化传统下去。


    怀吉点头,笑道“好啊。”


    和顾怀吉相处的这些时间里,夏微柔就特别喜欢他,喜欢他温柔的笑,温柔的喊她的名字。


    怀吉笑起来的那一瞬间,时光都软了。


    周未时微柔偶尔会和怀吉穿汉服去逛街,在怀吉的陪伴下也越发自信起来,穿汉服出门时不再畏畏缩缩害怕别人的眼光。


    这天,是夏微柔值日,扫完课室后她端着垃圾桶下楼碰见了正在和怀吉表白的女同学。


    撞见这种事难勉有些尴尬,夏微柔露出了一个报歉的笑容就提着垃圾桶匆匆下了楼。


    她六神无主的走着,心中像是被人堵了一团绵花一样,难受得紧。


    忽然,她有些害怕,害怕顾怀吉接受了那个女孩子。


    顾怀吉是个很干净温柔的人,用谦谦君子温润人如玉来形容一点都不过份。


    性格好再加上人又帅,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并不少,就连她自己也……


“为什么啊,我觉得那个女孩子挺好的呀。”


    顾怀吉停下手中擦黑板的动作,“微柔,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能答应刚刚那个女孩的告白。”


    本来窃喜的心情在听到有喜欢的人这五个字让微柔原本升入天堂的心立刻跌入谷地。


    尽管如此,她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哦?那她漂亮吗?”


    “漂亮呀,是个小仙女呢。”当顾怀吉提起那个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里闪烁着闪亮的星星,十分惊艳。


    夏微柔忽然有些羡慕,㵪暮那个能被顾怀吉喜欢上的女孩子。


    能被那么温柔的怀吉喜欢,那女孩一定很优秀吧?


    年少的孩子涉世未深,一件小事都能在脑中盘镟很久。


    自从顾怀吉说了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之后夏微柔就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经常上课走神。


    而顾怀吉总能在她走神的第一时间里发现,用笔敲敲她的脑袋叫她听课做笔记。


    这样的情景大概维持了半个学期之久,顾怀吉突然一声不吭的转学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下,更没有联系方式,两人就彻底断了联系。


    旁边的书桌空荡荡的,再也不见白衬衫少年的身影。


    或许这次他们的缘分真的走到了尽头。


    夏微柔晃了晃脑袋,把白衬衫少年瘦削的身影抛出脑后,埋下头来与书桌上的题海打得一片火热。


    高三下半学期,最紧张的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浪费。


    在高考的影响下,夏微柔也没有时间去想他了,努力投入了紧张的复习阶段。


    上天总不会辜负每一个肯努力的女孩子,这次考试夏微柔超常发挥,成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十九岁的微柔己经退去少女的青涩,五官长开了,会穿衣打扮,人更漂亮了。


    大学开学那天夏微柔穿着汉服,戴着怀吉之前送她的发簪提着行李箱就出了门。


    c大离家远,她不得不住宿。


    但又因住不习惯宿舍就在外面租了间合租房,房子两卧一厅,客厅空间很大,厨房也很明亮。


    除了房间之外,客厅,厕所,厨房都是共用的。


    夏微柔来时和她一起合租的人还没来,房东啊姨告诉她,和她合租的是一个男孩子。


    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那个人就是己经差不多半年之久没见过的怀吉。


    门外的他仍是一身白衬衫,笑容依旧温柔,宛若少年时的模样。


    夏微柔神情一阵晃忽,像是突然回到了高中时他逆着光,站在她的书桌旁问她能不能坐这里。


    当夏微柔打开门时顾怀吉一眼就瞅见了她头上那只发簪,轻轻浅浅的笑了,“微柔,好久不见。”


    眼眶毫无征兆的红了,夏微柔声音带着哽咽,“好久不见。”


    再后来,夏微柔从顾怀吉口中得知他转学是因为爷爷的事,没有想到既使分开了他们还是能碰到一起,并且成为了合租对象。


    顾怀吉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他不抽烟,不喝酒,更不会乱扔臭袜子。


    很爱干净,什么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从不乱扔。


    而且还会做得一手好菜,典型的居家好男人。


    和他住在一起很舒服,完全不用坦心卫生情况什么的,反而顾怀吉也一直很照顾夏微柔。


    每天晚自习放学回来时,夏微柔总能看见暖黄色的灯光下顾怀吉系着围裙熟练的在案板上切着菜。


    锅里连不知道煮了什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香气袅绕,盈满整个厨房。


    夏微柔每一次回合租房看到这一情景总能产生一种回到家丈夫在给她做饭的错觉。


    顾怀吉并不知道夏微柔在想什么,见她傻愣愣站在那只觉得有些可爱,有种想伸手揉揉她脑袋的冲动,“微柔,傻站着干什么,过来洗手准备吃饭。”


    声音像一双无形的手,把夏微柔游移在外的思绪一把抓回来,然后一股脑的塞进她脑子中。


    夏微柔不好意思的笑笑,放下臂弯里的书,蹦蹦跳跳的跑到厨房里去。


    “哇,是鲜虾粥。”揭开锅盖,鲜虾味扑面而来,馋得夏微柔口水都流了。


    她攥着身上连衣裙腰身多余的布料,说道,“自从和你住了一个多月,我整整胖了三斤!你看,我腰都没了。”


    衣服布料被她攥紧,女子曼妙的身材曲线在顾怀吉面前暴露无遗。


    这笨丫头,他別过眼去,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根胡萝卜递给她,“帮我洗一下。”


    “哦,好。”夏微柔接过,往洗菜的水笼头走去。


    谁知脚下一滑,身子往后倾斜马下就要倒去。


    幸亏顾怀吉眼疾手快搂住她的腰身往前一带。


    在力的作用下,夏微柔柔软的身子紧密的贴在顾怀吉身上,她的腰被他搂着。


    暧昧就像一个个缥缈易碎的泡泡,此时此刻充盈满了整个厨房,在暖黄的灯光下光怪陆离,捉摸不透。


    这些年来第一次与亲人以外的男性有如此亲密接触,夏微柔的脸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变得通红。


    他们四目相对,夏微柔细软的呼吸打在他的下巴。


    这一瞬顾怀吉搂着夏微柔细腰的手忽然有点不舍得放开。


    最终,理智占盛欲望,他放开手来,“怎么这么不小心。”


    夏微柔还没缓过神来,呆呆的站在那,他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道,“去洗手吧。”


    餐桌上,夏微柔头埋得很低一口一口的喝着粥,很明显对刚才的事还很害羞。


    安静空旷的客厅里只传来陶瓷碗与勺子碰撞发出的声音。


    顾怀吉最先打破沉默,“服装系难学吗?学习跟不跟得上?”


    夏微柔啊了一声,点头,“挺难的,勉勉强强跟得上,只要我再努力努力优秀不是问题。”


    夏微柔是那种特别执着的人,只要相中了目标就会拼了命的努力。


    无论结果最后如何,至少她曾经努力过,不后悔。


    报服装系的时候夏微柔就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最终她不顾妈妈反对选了服装系。


    为此,妈妈很生气,就连她大学开学临走前妈妈都没有来送她上车。


    但她不后悔,有梦就去追,总有一天她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夏微柔成绩不够好她就每天晚上学习到十一点才去睡觉,有什么不会的就去找大三服装系从大一到大三成绩高挂榜一三年的学姐虚心请教。


    一来二去学姐也认识了她。学姐是个实心眼的老实人,见夏微柔肯吃苦好学也很乐意教这个小学妹。


    夏微柔不是那种只会索取不会付出的人,学姐肯教她,她就包了学姐半个学期的早餐。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学期后夏微柔的成绩从中下游冲向了第一,也不再需要学姐的辅导。


    大一服装系榜单的第一名高高挂着夏微柔的名字。


    那个教她的学姐似乎比她还兴奋,指着榜单上夏微柔的名字满脸红光的告诉别人,“看,榜一的这个人是我教出来的。”


    -


    周未不用上课,夏微柔和顾怀吉窝在沙发里看电影。


    前半集还挺正常的,到后半集的时候有一场尺度超大的床戏,男女演员在床上吻得难舍难分。


    看到这夏微柔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神偷偷瞄向顾怀吉,只见他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


    电影是夏微柔选的,但她也不知道电影里会有这种亲热的片段,早知道就不看了,弄得这么尴尬。


    不行,她得找机会先走开,等亲热片段过了再过来,否则只会越来越尴尬。


    说干就干,夏微柔打着哈哈说道,“啊哈哈,怀吉,你想吃葡萄吗?我去洗。”


    “不用。”顾怀吉抬起头上,脸上的害羞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害羞了?”


    “我……”顾怀吉神色如常,这让夏微柔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了。


    顾怀吉撑着身子向夏微柔靠近,声音沙哑,带着蚀骨般诱惑,“微柔,告诉我,你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吗?”


    少年身上特有的气味萦绕在鼻腔,再加上电影里传来暧昧的声音,夏微柔的脸立马镀上一层绯红。


    心跳很杂很乱,每跳动一下都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心动了。


    电影里男女主角缠绵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让她难从切齿。


    “微柔是不知道吗?那我用行动告诉你。”说完,顾怀吉捧着夏微柔的脸,对着那张粉吻了下去。


    动作很温柔并不粗暴,轻轻吸吮她的唇瓣。


    夏微柔被他压在沙发上,身子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再加上又是初吻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一吻过后,夏微柔被顾怀吉搂进怀里。


    怀中的人儿害羞的抬不起头来,顾怀吉闷声轻笑,他说,“傻微柔,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啊。”


    然而他也知道夏薇柔喜欢他,所以才会吻她。


    他搂着她,将下巴磕在她的发顶下,“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微柔仰头,“那我要你追我。”


    顾怀吉没忍住,又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笑道,“好。”


    又被亲了一下的夏微柔小脸又是一红,娇羞的往他胸口上一推,“讨厌又亲我。”


    夏微柔和顾怀吉正式在一起的时候己经是大二下学期。夏微柔是服装系,顾怀吉是学医学专业的两人不在一个班。


    因为夏微柔成绩十分优异,被老师推荐参加服装系设计大型比赛。


    这场比赛全国大学服装设计优秀的人鱼贯而入,从而赢得中央媒体的大量关注。


    光是这场比赛夏微柔准备了整整了半个学期,她设计的是汉服,从面料设计到无一不是精心挑选的。


    就连刺绣的图案夏微柔画废了不下一百多张废稿,其中顾怀吉也时不时的给她提供看法与帮助。


    刺绣夏微柔没有选择机绣,而是一针一线绣了出来,直到比赛的前一天才全部完工。


    她给这套汉服取了个名字叫‘趁其不备喜欢你’。


    当老师知道夏微柔参赛作品名时总是会很好奇的问她,为什么会取这样一个名字,这名字更像小说名,还问她要不要考虑改下名字。


    夏微柔摇头,拒绝了。


    这套衣服不仅仅只是衣服,里面更包含了她对顾怀吉所有的感情。


    趁其不备喜欢你寓意是少年时趁你不注意偷偷喜欢你。


    如果不是怀吉,她早就在高三那年放弃了喜欢十多年的汉服,怀吉是唯一一个支持她走下去的后盾。


    比赛前一晚,夏微柔失眠了,凌晨两点她走到人形模特身上挂着的汉服轻轻抚摸着它的刺绣花纹。


    这次比赛的竟争太过激烈,她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压下去,丢了学校的脸。


    不知何时顾怀吉走到夏微柔身后,从后面拥抱住她说,“微柔,別怕。”


    比赛当天气晴朗,阳光烂灿,上天没有辜负夏微柔的努力,在这次比赛中夏微柔出乎意料的得了第一名。


    那件叫‘趁其不备喜欢你'的汉服被高价竟拍到一万元。


    比赛过后汉服火了,被更多人知道和了解,穿汉服出门也不再是奇怪的事。


    就连夏妈妈也不再排斥微柔穿汉服,反而特别娇傲的告诉别人,这套叫‘趁其不备喜欢你'的汉服是我女儿设计的。


    看着街上身着华服的人们渐渐多了起来,夏微柔突然捂着嘴哭了,这个世界好像因为她的存在有了一些改变,而汉服也慢慢在复兴。


    在妈妈和怀吉的支持下,夏微柔花了二十万元开了一家店名叫“汉衣小豆蔻”的原创汉服店,网店实体店都有。


    每一套选料,绣花每一道做工都在夏微柔严格把控下制作出来,拒绝次品,垃圾货。


    夏微柔说过,要做最良心的汉服店。


    开店后夏微柔考虑到有学生党喜欢汉服没什么钱,她尽量把价格压到最低。


    服装比赛后不仅汉服大火,就连夏微柔也火了,‘汉衣小豆蔻’的汉服店汉服大卖,仅仅只是网店月销三万以上,成了最火爆的汉服商家。


    后来夏微柔在直播间和粉丝闲聊提到她和顾怀吉的故事,被网友在网上疯传,被誉为最美汉服掌柜夫妇。


    偶然有一天,夏微柔在家中帮顾怀吉找资料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本笔记本碰倒在地。


    夏微柔弯下腰把本子捡起,笔记本页面那一头朝下,拿起时一张照片从纸张滑落。


    她捡起一看怔住了,照片上十八岁身着藕粉色汉服的她蹲在天桥下的湖水旁,手掌合并,对着渐飘渐远的花灯许愿。


    没想到怀吉当时竟然偷拍她!


    手腕一转,照片的背面还有一行水笔写的字迹,字迹很模糊,明显可以看出是多年前写的。


    上面写着:趁其不备喜欢你。


微柔出嫁那日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三书六聘,明媒正娶,实现了不知让多少个爱汉服女孩渴望的婚礼。


    那场婚礼汉服代替了婚纱,团扇代替了鲜花,绣花鞋代替了高跟鞋,花桥代替了豪车,汉婚代替了西式婚礼。


    至于那只断掉的陶瓷发簪,也成了他们之间的“媒人”,被放在盒子里珍藏起来。


    鞭炮一响,喜娘大喊,“吉时己到,新人对拜。”


    夏微柔盈盈一拜,满脑子都盘镟着老祖宗说过的一句话,着我汉家衣,行我汉家礼,嫁我华夏儿郎。


原作者: 汉衣小豆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