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少爷饶命啊

四夕| 2020-10-19 19:33 阅读 2294 评论 0

01

偷鸡摸狗,舍我其谁

    

 “月白如霜,

 

翠花刚发出一声感叹,就被我打断。

 

我呸,别人都说月黑风高适合做杀人越货的坏事,你这月白如霜是什么鬼?我一脸不屑。

   

 翠花瞪了我一眼,你个粗人,恁地粗鲁。这是肖先生新教小姐的,我在外面送茶水时偶然听到的。

   

 眼看翠花又要犯花痴了,我急忙遏制,好了,我们可是来干正事的!翠花不情愿地瞟了我一眼,跟着我蹑手蹑脚地走进了灶房。

   

 天地良心,想我何花一世英名,哪里做过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实乃被逼无奈。事情是这样的:

   

 一月前,我在街边乞讨,一位看起来很有钱的富家老爷找到了我,交给了我一个任务,潜入箫府做卧底,找到开启宝藏的钥匙。

    

且不说这任务听起来就很扯的样子,我一个小乞丐,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会找我做这件事。

   

  不过,面对威逼利诱,我最终还是屈服了。看着那老爷阴森的笑容,我觉得。

    

 此人,多半,脑子有病!

   

 回忆结束,苦逼的我还得继续偷鸡摸狗。观察了府中几天,我觉得灶房是最有可能的。回头看了看,翠花已经在灶前大朵快颐了起来。

  

  说起来,翠花和我是同一天进府的,我俩的性子也比较合得来。今天我准备出门时正好被她发现,所以我就说我是来偷吃的,这傻妮子果然信了,还硬要和我一起来。我叹了口气,感慨人生,真是充满了意外啊!

    

一声叹息。

    

什么人我立马警觉起来,莫不是被发现了。

  

  “本公子随意休憩一下,不想却碰到个小美人儿,上天真是待我不薄。草垛上的人直起上身,月光泄下,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着朦胧的水光,似有醉态,原来是个醉鬼。

   

 我放下心来,踱步过去,俯身仔细打量,鼻梁高挺,嘴唇嫣红,五官俊俏,皮肤光滑,看来是哪家的纨绔公子不小心走错了地方。我抬起他的下巴,啧啧出声,这么好的一张皮囊,却生在了一个纨绔身上,着实可惜!

    

我这张脸,小美人儿还满意吗?薄唇扬起,戏谑的话语响起。我反应过来,收回手,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提醒自己要清醒,不能被美色所惑。

  

  我清清嗓子,正色道:你是何人,出现在这有何目的?翠花不知何时凑过来,说不定人家只是走错了呢,这么俊俏的公子,肯定不是坏人。说着抛了个媚眼。

   

 我朝天翻了个白眼,打死颜狗吧!

 

02

调戏大少爷的小丫鬟,是我?!

 

  

  鸡鸣声响起,下人院里的仆人陆陆续续起床做工了。我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昨天又是白费功夫的一天,都怪那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醉鬼,还有翠花那个颜狗,打断了我的审问,把人放走了。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行到走廊,几句话飘到我耳朵里,什么调戏,少爷,丫鬟,的,我悄悄蹭过去,是杏花和桃花,杏花语气兴奋听说,昨天大少爷回府了,但是被一个小丫鬟调戏了。”“什么人这么大胆桃花吓道不知道啊,据少爷身边的阿福说,少爷还挺高兴,不准备追究的样子杏花道。

  

  听饱了八卦的我转身回去,一边走一边思索,这素未谋面的大少爷听起来倒是个好糊弄的,应该是个纨绔,找了这么久也没发现什么钥匙,说不定在这大少爷身上,我得想个办法接近他。

   

 翠花从远处跑过来,气喘吁吁却难掩兴奋何花,快,跟我走,肖先生在前厅和大少爷会面,我们去上茶。”“什么,大少爷……”我还没说完就被翠花拉走了。

   

 前厅。

   

 肖玉成喝了口茶,调侃道听说昨天你刚回府,就被一个小丫头调戏了?”“那又怎么样,少爷我乐意。萧晨怀懒洋洋的说道。

 

他伸手拿过茶杯,已然空了。人呢,快给本少爷上茶。”“少爷,茶来了翠花柔媚的声音听得我一阵恶寒。

 

倒茶的间隙我偷偷抬头,想看看这大少爷长什么模样,不料正对上一双黑曜石般的双眸。

 

居然是昨天的醉鬼!他是萧府大少爷!那么,我昨天……天要亡我啊!

 

我一脸生无可恋,而那个醉鬼,哦不,是萧家大少爷则饶有兴致地望着我,眼眸里闪烁着不怀好意。

 

我倒完茶,急忙想溜,却被叫住等等,我看你如此眼熟,我们莫不是在哪见过?

    

 呵呵,鬼才想见你嘞!

  

 “少爷说笑了,奴婢是新来的,从未与少爷见过。反正只要打死不承认,你能把我怎样?

    

好,那这样吧,你叫什么名字萧大少爷发问。

    

回少爷,奴婢名叫何花我低眉垂目回答道。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少爷的贴身丫鬟。

   

 我诧异抬头,撞进他的视线,心跳慢了一拍,脸有些热,贴身丫鬟什么的,真的很容易让人想多啊!

   

 我跟在萧景怀身后,摇头感叹,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可以继续查找钥匙,只是要小心点,现在成了贴身丫鬟,肯定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

    

正想得出神,没注意到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我结结实实地撞进了他的怀里。第一感觉是好痛,我推开他,嗯,犹豫了一秒,胸肌挺硬,身材不错。我及时收回手,捂住被撞痛的鼻子,抬眸瞪着他。

    

瞪我干什么,谁让你走路不看路?撞疼了吗?我看看。他说着把脸凑过来,咫尺之间,呼吸相闻,我呆愣片刻,后退一步,时辰不早了,我去给少爷传膳说完,忙不迭跑了。

 

03

少爷是个大流氓

 

   

 我在后厨深刻的反省了一下,对于我这两次被撩的面红心跳的事。我觉得是因为在我十八年的人生经历里,甚少接触过男人,特别还是这种长的特别好看的男人。

   

 但是为了任务,为了我的小命和银子,我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

   

 把!他!当!成!一!头!猪!

  

  冷静,何花,不就是一只长的好看点的猪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的!

   

 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萧晨怀的院子,将手上端的饭菜移到桌上。

   

 “你回来了,鼻子没事了吧?他居然在关心我,来自一头猪的关心,该怎么回复,急,在线等。

   

 “回少爷的话,奴婢已经没事了我中规中矩地答道。

    

你以后正常说话就好,不用少爷奴婢的,我听着别扭。萧晨怀好看的眉头皱起。

  

  淡定,何花,再好看那也是猪的眉毛,低头!

    

我接着说该用膳了

    

你陪我一起他走过来。

   

  呵,我可不想和猪一起吃饭。我为难道少爷,这不合规矩

    

你怕什么,这是本少爷的院子,谁敢说什么。

  

  我看了看桌上的清蒸鲈鱼,干煸虾仁,糖醋排骨,咽了咽口水。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坐了下来,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除了萧晨怀那家伙一直看着我,我心里有点发毛外,一切都很美好。

   

 是夜,我在外守夜,眼皮重得抬不起来,马上就要去会周公时。萧晨怀的声音从内间传来何花

    

哎,来了我清醒过来,迈着小碎步冲了进去。刚想张口问怎么了,却在看到眼前的画面呆愣当场,只见萧晨怀赤裸着上身,皮肤看起来紧致光滑,肩背线条优美流畅,胳膊上肌肉形状漂亮,恰到好处。胸前两颗小茱萸粉嫩可爱。

 

   我鼻子一热,有液体滴在我半张的嘴唇上。我用手一抹,啊!血!我居然流鼻血了!苍天啊!来个雷劈死我吧!

   

 我羞愤的转过头,刚走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低哑动听的声音贴着我的耳朵传来我睡不着,你来陪我好不好?

   

 我浑身一抖,颤抖着捏着衣领少爷,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您请自重。

   

 最终,我还是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坐在他床边陪了他一夜,这么大个人,睡觉还要人陪,我看,他多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得保护好自己。

  

  第二天早上,我看着他的睡颜,再次做出了判断,少爷,是个大流氓!

    

04

还有未婚妻?

 

   

  和萧晨怀相安无事的相处了几天,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鉴于我明天晚上都在旁边陪他睡觉,咳,准确的说是坐在他旁边看他睡觉。我已经把他房间周围都翻找了一遍,并没有什么钥匙。所以,今晚的目标是,他的床榻。

   

   和平常一样,我坐在旁边准备等他睡着。他却忽然抓起了我的左手,少爷,你这是做什么?我惊讶地问道,没什么,他说,本少爷乐意。切,资产阶级了不起啊!       

   

   我也不好说什么,便随他去了。过了半个时辰,我感觉他应该睡熟了,便小心翼翼地想抽回我的手,没想到这厮握的还挺紧,我只能放弃。伸出右腿迈过他。小心翼翼的支着身体,生怕吵醒他。我将右手深入到他的枕头下摸索,他抓着我的左手的手忽然动了动,我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一会,我挺的手酸腿也酸,刚想翻身下床,他拽着我的手往下一拉,我保持不了平衡,径直摔在了他的身上。我们嘴唇碰到了一起,我睁大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眼中炙热的情意灼疼了我的双眼。他揽住我的后背,一翻身压住了我,他的牙齿磕在了我的嘴唇上,我吃痛张开嘴给了他可乘之机,更深的攻城略地。

 

最后,我的嘴唇都麻了他才放过我。我大口呼吸着,他站起身你今天就睡在这吧,我去外间睡音调沾染着情欲,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的心在胸腔里怦怦跳,我捧着发烫的脸,嘴唇上的麻意提醒我这一切不是梦。

   

 窗外,下弦月高悬,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第二天早上,我出去时并没有看到萧晨怀,我正往灶房走去,远远看到翠花向我跑来。得,清静的早上又泡汤了。

   

 “又怎么了,你这火急火燎的,肖先生来了?我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不禁好笑。

    “哎呀,不是,是你的大少爷翠花以手为扇,给自己扇着风。

   

 “什么我的大少爷,我有一瞬间心虚,可随即想到,昨天那个吻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有什么怕的,底气又足了起来他怎么了?

   

 “他现在啊,正在前厅陪他的未婚妻楚小姐呢翠花说。

  

  我心中忽然一阵难受,仿佛心脏被一只手大力揉搓一般哦,是吗?原来猪也有未婚妻,我真同情那位小姐。说完,失魂落魄的走了。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不知不觉走到了前厅。我想,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去偷偷看一眼那个未婚妻。

    

我藏在立柱后面,只露出一只眼睛。我看到一位身穿粉色衣裙的姑娘,虽然只能看见一个背影,也端的是温柔可人,楚楚动人的风韵,真是不辜负楚这个姓氏。她倚在萧晨怀的怀里,温声细语唤怀哥哥,这是我们年少时的信物,一对钥匙,你还记得吗

  

  钥匙!我抓住了重点,竖起耳朵听下去。

 

当然记得,现在莲儿是想把其中一个送给我吗温柔如水的声音,呵,平时就知道使唤我,哪有这么温柔的时候,美色当前,这家伙估计都找不着北了吧!

   

 后面就是些回忆往昔的事情了,我没心情听,溜了出来。理了理思绪,那钥匙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东西,明天是萧晨怀的生辰,找机会把钥匙拿到手我也该全身而退了。

   

 只是,身体可以完整带走,那么,心呢?

    

05

少爷,饶命啊!

 

    

 房间内,我抱着一壶酒等着萧晨怀回来。今天,是一切都了结的日子,我却不知为何开心不起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迎了上去。他似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笑着说今天是少爷的生辰,你是不是自己都忙忘了。我可是认真打探过了。

 

何花虽然服侍少爷时间很短,但少爷对何花照顾有加,何花陪少爷一醉方休如何?他目光沉沉地望着我,我亦微笑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他收回目光,走到桌边坐下。我走过去倒酒,一杯接一杯,他倒是来者不拒。喝酒的间隙,他说起了他和她那位未婚妻的故事。果然是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言语中可以看出他真的很爱她。

    

 我斟上最后一杯酒,他面色酡红,眼神却清明。何花,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祝少爷和楚小姐百年好合。我硬挤出来一抹笑容。好,那就借你吉言了他深深地望着我,眼里压抑着痛楚,脸上有受伤的神情一闪而过,还没等我仔细探寻就已消失不见。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醉倒在椅子上。我试探地叫了几声少爷,少爷无人应答。我贴近他,抚上他俊美的面容,视线流连在他英气的眉毛,黑如鸦羽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因为醉酒嫣红的薄唇上。

     

 我犹如受了蛊惑般慢慢靠近,将自己的唇虔诚地贴上他的双唇,同时,眼泪砸在了他的脸颊上。我缓缓抬头,擦去了他脸上的泪水。将手深入他的衣襟,找到了那枚钥匙。我最后看了一眼萧晨怀,他熟睡的样子安恬美好,只可惜,再好,也不是我的。

     

 我转身出去,带上了门,借口为少爷买做醒酒汤的材料出府。从此以后,天大地大,再不相见。

     

 我将钥匙放在我们之前约定的地方,又恢复到了之前小乞丐的生活。一个雨天,我在庙里躲雨,吃饱喝足,不由得想起了萧晨怀,怔怔出神了一会儿,一抹腮边,一片冰凉湿润。何花啊何花,你可真是没出息,我不禁自嘲。

     

 咣当一声,破庙门被推开,我来不及擦干眼泪就抬起头,撞进一双只出现在梦里的双眼。萧晨怀本来满脸怒色,在看见我满脸泪痕时,怒色变成了无奈。

     

 他大步走过来,把我拥入怀中,叹了口气傻姑娘,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我抽抽噎噎地说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那个钥匙的,是不是因为没有钥匙楚姑娘就不要你了,我告诉你,钥匙不在我这,她不要你也是你活该。

     

 萧晨怀却笑了我谁都不要,只要你。他抬起我的下巴,目光温柔缱绻,温柔地吻上我的唇,火热的情感包围了我。我忘记了一切,只知道我爱面前的这个男人。

     

 和他回府后,我才了解了一切。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戏,一场为了让我恢复记忆的戏。我才是楚家小姐,楚莲,三年前我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记忆,而后失踪。萧晨怀找了我三年,前一阵子才偶然在街上看见我,为了一切顺理成章,不让我产生排斥,他才精心设计了这一场好戏。

    

  了解了真相的我一阵感叹,所以我之前一直在吃我自己的醋,我怒视着身边含笑的男人,那上次我看到的那女人是谁?”“那是我小妹啊!

 

哦,是了,他确实有个妹妹,肖先生是她的老师。

      

等等,不会肖先生他们也是……”我努力思索不对的地方。

      

晨怀,恭喜啊,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我看向说话的人,肖先生,还有他身边的女子,高贵大方,与之前和我插科打诨的姐妹气质完全不同,翠花!

       

我可不叫翠花,我的真名叫陆翠,小莲,你终于回来了,你失踪的这几年,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是萧少爷。翠花说.

       

 “好了,晨怀,我们先走了,等着你们的喜宴啊说着肖玉成拉着陆翠走了。

        

他们两个?我看向萧晨怀,他们是未婚夫妻,也是我们的朋友,你失忆前,陆小姐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的天,一觉起来我的世界观都崩塌了。身边居然都是些大佬,把我耍的团团转。

       

  我转头直视着身后的男人你们有钱人,是不是天天都过得很无聊?

 

是啊,他坏笑着看着我不如,娘子我们来做一些不无聊的事吧。我见势不好,转身想跑,却被一把抓住,堵住了嘴……

      

啊,少爷饶命啊!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6-19 22:56
诗与远方 伦敦 轮蹲 轮顿
乔若愚今年四十五岁,是村小学的公办老师。村小学是村里的最高学府。担负着教育全村未 <详情>
2021-06-19 13:07
诗与远方 你好,旧时光
在月夜来临的时候,在喧闹消失的时候,在万物开始跟随着时间走向静谧的时候,也最是一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