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夏天的小柔软

汉衣小豆蔻| 2020-10-20 23:19 阅读 572 评论 0


第一章变故


一场突发奇来的疾病打乱了夏家原有的安宁。


下午两点三十分,正在上课的夏柔被隔壁家的王啊姨从学校叫到了出来,“夏柔,你爸爸他病情加重转重症病房了。”


“什么!”夏柔脸色苍白,急忙请了假往医院里赶。


因为快高考了,只有夏柔一个人来了,留下异卵双胞胎妹妹夏软独自在学校上课。


夏家只有爸爸夏天,没有母亲,夏天病倒了家里的顶梁柱也倒了,让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夏天得的是重症胰腺炎,情况一直在恶化,己经到了昏迷不醒的地步。


重症病房的费是一天一万以上,短短一个月时间夏柔把能借的钱都借了去续医药费,可是还是不够。


钱不够医院不会讲什么人情味,立马停药,一停药仅能靠呼吸机生存的夏天就得死。


此时,夏家姐妹在医院哭作泪人。


亲戚们劝她们放弃吧,把氧气拨了让夏天走吧,毕竟夏天的病有几层把握得好医生都不敢说。


或许未经历过这些事情的孩子听见了亲戚们的话觉得他们冷血,其实不是,只是及时止损罢了,现如今姐妹己背下巨债,她们也是要生活的。


回想父亲慈祥的脸旁,夏柔心里抽痛,“不能放弃,钱我会想办法。”道理她都懂可她不舍得放弃,那是她爸爸呀,哪怕希望只有0.01。


走投无路的夏柔背着妹妹以及所有人去借了二十万元高利代救父,可最终夏天还是走了。


夏天走后身为姐姐的夏柔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掌管家里的一切大小开支,能省则省。


每天早起做两份早餐,一份是加了鸡蛋火腿的三明治和牛奶;另一份是昨晚的剩饭剩菜。


 午餐也做两份,一份是鸡腿饭加素炒西兰花;另一份是白米饭加西兰花,没有一点肉。


夏柔总是把那份最好的留给妺妹,自己偷偷吃昨晚的剩饭剩菜。


至于夏软并不知道家里欠了多少钱,夏柔也不告诉她,只让她好好读书就是。


夏天离世两个月后夏柔突然退了学。


校长看着手中的退学申请,十分惋惜,“夏柔,你确定好要退学了吗?你成绩那么好,可以考个好大学。”


最后夏柔答了一句确定,就回教室收拾东西。


“姐……”夏软帮姐姐收拾东西,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别叫我姐!”夏柔语气不太好,有点凶,扔下一句:“你在学校好好读书。”就离开了学校。


被姐姐一凶,夏软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砸,有些不知所措。


自从妈妈离世后,温柔的夏柔就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心情烦燥对自己不耐烦。


一天到晚特别的忙不怎么理她,两姐妹没少因为大小事物吵架。


 南枝望着长了一张和夏柔差不多一模一样脸蛋的夏软说,“夏软,你姐姐现在变得好凶。”


夏软:  “我讨厌她,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她凭什么凶我。”


望着熟悉的校园,走出到校门的夏柔叹了一口气,其实她也不想离开,可是没办法。


“夏柔!”就在夏柔快要踏出校门的那一刻言辞追上来叫住了她。


言辞气息微喘,很明显是跑过来的,“为什么退学?我们不是说好一起上大学的吗?”


第二章低头


“抱歉,我食言了。”夏柔转身离开了学校。


自从夏柔退学后,夏软就很少看见她了,只有晚上十点钟夏柔回来睡觉时才能见一面。


既使见面两人都不说话,姐妹关系也因夏柔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冷。


 夏软不知道夏柔不上学最近都在干什么。


一个不问,另一个也就不说,两人关系平淡如陌生人。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两姐妹的战争彻底爆发了。


夜晚,夏柔和往常一样回到家刚想收衣服去洗澡就被怒火冲天的夏软用力拽来客厅。


“夏软,你疯了?”夏柔用力甩开被妹妹拽疼的手臂,有些恼怒。


 夏软没回答她的话,只是将一张照片用力拍在桌子上,带着审问的语气,“姐,我问你,你每天不上学是不是去这种地方?”


照片里的是夜晚夏柔和一个老男人一起出宾馆的画面,男人搂着夏柔的腰姿势十分暧昧。


照片上的老男人叫啊豪是当地的一个小老板,有一点小钱,巴结他的女人不少。


当时夏软看到这张照片,她快疯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姐姐竟然为了钱去和一个老男人……


夏柔的表情没有什么波澜很平静,“夏软,你应该相信我。”


“那你跟我解释呀,为什么不上学,为什么去那种地方……”夏柔越是平静,夏软就越脑怒。


毫不知情的夏软认为姐姐不上学就是为了每天出去花天酒地,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


 夏柔笑了一下,眼底却没有笑意,“夏软,你还是不信我。”


说完,夏柔就转身回了房间,任由夏软在门外不停的拍打她的门。


夏软信了别人的说辞,不停的骂她,骂她为了钱不要脸。


 拍门声一直持继了半小时之久,仿佛是要把对她的所有不满都发泄出来。


昏暗的灯光下,泪水划过夏柔漂亮的脸颊,她想说,夏软,我说了我没有,你为什么宁愿信别人都不信我,明明我才是你亲姐姐。


夏柔怨夏软不信她。


夏软怨夏柔不跟她解释。


得知夏家家境情况的啊豪是来找过夏柔,出酒店搂腰是因为夏柔不小心摔倒了顺手扶了一把而己,却被有心人拍下在学校传开了。


同学纷纷朝夏柔的妹妹夏软投来异样的眼光,说三道四把夏软气哭了。


至于啊豪为什么来找夏柔,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睡她。


十八岁的夏柔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漂亮的足以让人心动。


而啊豪就是看中了夏柔这点想二十万元买夏柔一晚,他本以为缺钱的夏柔会同意,哪知她拒绝了。


那时的夏柔天真的认为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直到那一天的到来债主们拿着利器逼迫夏柔在一个月内还钱,否则就去学校闹事找她妹妹还。


那一刻夏柔真的慌了,什么尊严,什么底线在现实面前算个屁。


终是不得不向现实低了头。


第三章早恋


浴室里,水从花洒倾泄而下。


泪水模糊了双眼的夏柔蹲在地上用力搓洗自己身上红色的印记。


相比身子脏了夏柔更怕债主们去学校找妹妹,所有的一切也值了。


还债还完的也只是高利贷的,还有亲戚们的二十多万还没完。


二十多万对于一贫如洗的夏柔来说不是小数目。


还完高利贷的夏柔想过重新回学校,但想到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供两个同时考大学,夏柔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把上学这个机会让给夏软。


把高考的机会让给夏软,说不恨夏软是假的,她有时候会恨,恨为什么夏软要出现在这个世上。


如果夏软不在这个世界上那她就可以少一点压力,那点钱,就可以供她考上理想的学校了。


天都知道她是多么的努力过,多么的渴望上大学,而且她之前原就和言辞约好的,上大学后他们就在一起。


正因有这种恨在,让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夏软,该用什么态度对夏软,才导致脾气的暴躁。


但是和恨比起来,更多的是爱。


正因为夏柔爱夏软才会把最好的选择留给夏软。


夏柔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去上班。


中午时分吴大妈和夏柔和其他工人一样蹲在路旁吃午饭。


夏柔的饭菜都是素食,吴大妈心疼她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夏柔,“夏柔,怎么吃那么素,来吃点肉。”


 一边夹一边续续叨叨,“你这丫头一定都把好吃的都留给了妹妹。”


 夏柔用筷子撮了撮饭盒中的白米饭,“快高考了,让夏软吃好点,才有力气好好学习。”


“昨天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昨天两姐妹吵架的声音很大,住在楼上的吴大妈听得清清楚楚,吴大妈问,“为什么不告诉夏软,你打算一直瞒着她?”


关于夏家姐妹的家事吴大妈是知道的,才刚年满十八岁的女孩子背负巨债,还要照顾妹妹,看见夏柔就打心眼的心疼她。


“不会一直瞒着,高考后再告诉她。”


为了让夏软安心高考,夏柔不决定把家中的情况告诉她。


夏柔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夏软身上,可夏软却不知情差点辜负了她。


不久后夏软背着夏柔偷偷谈恋爱了,对象是七班的坏学生顾深。


顾深长得挺帅,高高瘦瘦的,很受女生欢迎夏软也很喜欢他。


恋爱后的夏软成绩一落千丈。


在学校里顾深会给夏软带她喜欢吃的零食,周未会带夏软出去玩,夏软不开心时顾深会哄她。


这个周未夏软和夏柔又大吵了一架。


吵架原因夏软英语成绩退步了整整二十分,不止英语成绩其他科成绩也退了好多。


夏柔气红了眼,问夏软为什么会这样,夏软站在那里不说话,脸上一点愧疚的表情都没有,气得夏柔大门一摔离开了家。


姐姐离家后夏软就在房间里边抹眼泪边写作业。


隐隐约约间听到顾深在她家楼下叫她就打开窗,探出头去。


楼下的白衬衫少年在跟她挥手,笑容很灿烂。


第四章私奔


看见顾深,夏软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换了鞋子匆匆跑下楼去,扑入白衬衫少年的怀抱。


不料,这一暮正巧被回家拿东西的吴大妈看见了,用手机拍下了夏软扑入顾深怀里的瞬间。


顾深带夏软去海边玩,静静的听着夏软对夏柔的抱怨。


突然顾深说,“夏软我们私奔吧,逃离这里的一切不美好,我打工养你。”


年轻的孩子忐忑的抱着行李上了火车,天真的他们认为青涩懵懂,没有足够物质支撑的爱情可以走上一辈子。


夏柔在外面呆到晚上,消了气才回到家中打算找夏软好好谈谈。


哪知回到家中后发现夏软的行李都不见了,脑子轰的一声巨响。


她冲出门外,大叫夏软的名字,发了疯似的找夏软。


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的王大妈见夏柔蹲在路边哭,心疼的过去扶她,“哎呦,夏柔怎么哭了?”


夏柔嗓子哑了,“夏软不见了。”


后来夏柔和王大妈去派出所报了警,找了一天才拦截下了行驶到半路的两个孩子,送回了当地警察局进行教育。


找到夏软后的夏柔并未发火,“夏软,我们谈谈吧。”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本来我跟顾深可以逃离这里了,都怪你去报什么警!”


夏软语气很不好,让夏柔有些无力。


夏柔把夏软带回了家,考虑着是否跟夏软谈白一切,但又放弃了她只希望妹妹能够开心成长,不要和她一样背下这些烦脑。


不懂事的夏软一如既往的任性甚至逃课,夏柔气得全身发抖,当场给了夏软一巴掌。


从小到大被打次数屈指而数的夏软哪受过这种委屈,哭着跑了出去。


站在原地的夏柔脑海里不停盘旋着夏软刚刚说过的那句“姐我最讨厌你了”。


短短七个字刺痛了夏柔的心,她背靠墙捂嘴蹲下,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做些什么,她这个姐姐当的好失败。


夏软到回家时己经是晚上八点,夏柔做好了饭在客厅等她。


一进门红着眼眶的夏软一把扑入夏柔怀里,大哭起来,“姐姐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听你的话。”


夏软突如其来的转变夏柔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回过神来轻拍妹妹后背,声音带着哽咽,“夏软,吃饭吧。”


那晚过后夏软便开始好好学习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


为此夏柔既疑惑又欣慰,姐妹关系重新和好如初。


其实夏软哭着跑出去的那天看不过去的王大妈来找夏软了,把一切都告诉了夏软。


她认为夏软也该长大了,夏柔不该这么惯着夏软让夏软任性。


也是那一刻夏软才明白自己有多不懂事,重新投入学业中,她学习成绩本就好,再一努力成绩便并列前芧。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夏软的刻苦努力下拿到了北大录取通知书,那个晚上两姐妹都哭了。


时间白驹过隙,灿烂的阳光洒在夏软清秀的脸旁。


夏软拖着行李箱,走在赶往大学宿舍的路上,她的前途一片光明,未来在闪闪发光。


“姐,我不会让你再这么辛苦了,未来换我为你遮风挡雨。”





原作者: 汉衣小豆蔻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