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系统给我送福利

湘川| 2020-11-8 04:47 阅读 820 评论 0




简介: 黑暗无法驱散黑暗,只有光能做到。
               Darkness cannot disperse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一:初遇系统

顾铭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就是睡个午觉,刚醒就发现不太对劲。她看着下面没有了呼吸的女人,又看看自己透明的手。这是……死了?

她大约在她自己的头上飘了几分钟后,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拖拽进一个白色的漩涡。

【欢迎亲爱的宿主,我是您的系统857。】

“系统?什么东西?我的死恐怕是你这鬼东西干的吧?”看着周围散发着白色荧光的墙壁,有一种诡异的感觉,顾铭清楚,这个系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次死亡对宿主来说也并非坏事,系统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人生。只要完成任务,系统可以给你巨大的财富,无上的权利。】

“这么好的待遇,恐怕背后有阴谋吧?”

【宿主需要做的只需要帮助有大功德的人,冥府的阴册出了岔子,若是没有外界的帮助,那些人不会得到善终。宿主放心,你只需要帮助一个人便好。】

还有很多的问题,顾铭也懒得问。知道的多也并非一件好事。

“走吧。”说完,顾铭的脑袋一沉,睁开眼,已经不是那个诡异的地方。

她来的很是不巧,她所要寄宿的身体跳了河。这幅身体的名字原本不叫顾铭,为了方便,系统将名字改成了顾铭。

这个顾铭是礼部尚书的庶女,娘死的早,不受宠,为人沉闷,不爱说话,经常被人忽略。到了今年选秀女的时候,京城的小姐们都满面愁容。谁不知当今皇上阴晴不定,若是惹了他生气,那就只有一死,并且死的很惨。

尚书府的小姐们都用尽了方法的躲过选秀,只有木讷寡言的顾铭没有动作。毫无疑问,顾铭就进了秀女的名单。顾铭不傻,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就想着如果要被皇帝杀死,倒不如先自杀。

虽有这般勇敢的决定,但顾铭依旧是那个胆小的顾铭,她不敢跳进府里的池塘,就找了一条人迹罕至河跳了下去。


顾铭刚穿来时,“顾铭”刚刚死亡,顾铭被水呛得难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游了上去。

她的全身湿透,无奈只得坐在田埂上等风把衣服吹干。衣服干了后,就自己悄摸摸的回了府。

顾铭吃着东西,一天天的数着日子。

当然,这些天她也没闲着,跑到人市去买奴隶,用这些年顾铭攒的俸禄买了五十个奴隶。又买了个地偏大院子,偏到了郊外,便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比较方便。之后将一些首饰当了请了个武功极好的江湖之士来训练这些奴隶。

做这些事只靠顾铭攒的俸禄是不够的,所以顾铭就自己搞来了银子。

这些她都做的极为隐蔽,花钱亲人去做的,交易中从未露过面。虽然这排面是有点寒酸,但顾铭已经尽力了。

——
到了顾铭该进宫的日子,没有人出来送她,只有一辆简陋的马车停在门外。

这样凄清的场面,丝毫不影响顾铭的好心情。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呢。

进了秀女坊,顾铭按照原主的性格行事,没有怎么被关注。

到了选秀的那一天,秀女们都穿着统一的服饰,顾铭厚重的刘海也梳了起来。这时,秀女们才发现,这个毫不起眼的人是有多么好看。

原主确实生的好看,一双狐狸眼摄人心魂,樱桃小口鲜艳欲滴。只是平时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又因为平时的存在感极低,所以还从未有人注意到原主的相貌。当然最重要的是气质的改变。

大殿上,那高台之上坐的是那九五之尊。所有的秀女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这个阴晴不定的皇帝。毕竟这位可是因为皇后打翻了他的砚台而将皇后处死。

苏青名百无聊赖看着台下的秀女,一个个的都好没意思。忽然,他注意到了一个身影。那女子不像他人一般低着头,而是直直的看着他笑,长相也是极为貌美。

“台下那位看着我的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苏青名叫自己,顾铭心中道:上钩了。

“回陛下,臣女兵部尚书庶女顾铭。”

“大胆,见到孤为何不低头。”

“陛下恕罪,爹娘也经常教导臣女见到陛下要低头,可是臣女是打小就仰慕陛下的,臣女怕现在若不好好看看陛下的龙颜,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哪怕被处死也无所谓。”

虽然苏青名五十多了,长得并不好,但为了勾搭上他,顾铭真的是昧着天大的良心说话。

苏青名原本绷着的脸瞬间舒展了起来。“哈哈哈,就是同美人开个玩笑,面色何必如此凝重,朕很喜欢你,以后你就住进重商宫吧。”说完,苏青名就留下众秀女,带着太监走了。

周围的秀女都炸开了锅,谁不知道这重商宫是贵妃的住所。所以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女人成了贵妃?分明刚才进来的时候乖的跟鹌鹑一样,进来就如此胆大了?

顾铭不理会众人的议论,暗自垂眸想着些什么。

皇帝的喜好她早就问过系统了,这个皇帝啊,要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了,不遵守宫规,任性妄为,喜欢特别的东西,尤其是特别的美人。所以顾铭才敢这么做,人啊,就是要搏一把,若不试试,怎知道结果如何。

当夜皇帝就昭了顾铭侍寝,顾铭穿着纱衣,娇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坐在龙床上等待着临幸。

苏青名处理完政务就急忙赶过来,他可不能让他的小美人儿等急了。他走到床前,见到这幅艳景,吞了吞口水,果然很好看,也不知做那般事时,小美人是否如在殿上那般主动。

见到苏青名走过来,顾铭红唇一勾,扭着身子迎上去,在扭身子的时候,身上的纱衣随着她的动作摆动,春光乍现。她搂住苏青名的身体,在他耳旁吹气。

“皇上,臣妾美吗?”

苏青名咽了口吐沫,快速地点头。“美……美,世间万物都不及美人儿一分。”

顾铭娇笑两声就拉着苏青名上了龙床。

清冷的月光照在祥和殿的台阶上,烛光下映着两个激烈的身影。




二:大功德之人登场!!!

带到天亮,苏青名早早地去上朝了。顾铭被奴才们拥着回了宫,自打回到宫中,顾铭就坐在椅子上,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一句话,这个样子一直保持了半个时辰。

直到857实在看不下去了。

【宿主,对不起,其实……其实你只要给苏灵澈一个好的结局就好了,不用帮她上位的,只是我觉着你们做这些很轻松就能得到好处,我替冥府觉得不值,就提高了任务难度,你要怪就怪我吧,毕竟苏青名长得是真不行,而且还很老。】

“都是人下承欢,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罢了。我还要感谢你,给我一个机会。改变我的人生。”顾铭眼睛里终于有了神采,笑着对系统说。

这在857看来,是顾铭为了安慰它才这么说的,857感到更加愧疚了。

【宿主,我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了。】

这东西这么单纯,顾铭笑了,就是不知道干什么了才发呆,竟然还能换来好处?

“那你能让我在那个世界的人生从新开始吗?我真的讨厌那样肮脏的我。”顾铭声泪俱下。

系统更加愧疚了,不管顾铭说的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就赶忙答应了。等到它想起它本来就不多的工分叹了口气,算了,毕竟也是它的错。

得了好处的顾铭依旧没有忘记演戏,她感动的说了声谢,眼中依旧累。

把系统愧疚的不行。

系统走后,顾铭就开始想接下来的计划了。

苏灵澈是顾铭此次前来要帮的人,她是苏青名的小女儿,最小的公主,其他公主都早早的被送去和亲了,如今宫中只剩下苏灵澈一位公主。

因为苏青名少年时一直被皇太后把持朝政,为了皇家的香火,皇太后一直要求苏青名不停的宠幸女子。

宠幸的都是朝中重臣家的女子,那些女子虽家世好,可却长得极为丑陋,所以现在皇太后不在了,苏青名有了权力,就只找好看的女子入后宫。可能是对他前半生的补偿罢。

因为前半生的憋屈,苏青名有了权力后,嚣张的不行,想干嘛干嘛,丝毫不管前人留下的规矩。

因为苏青名的子嗣都是被逼着生下来的,所以他和他们之间并不亲近。女儿在他眼里就是和亲的工具,儿子是和他争皇位的仇人,可他却杀不得。

所以这些年来他就一直的找理由除掉这些“敌人”,现在剩下的皇子也没几个,都是些狼子野心的。

最后登上皇位的四皇子残暴不仁,将天下搅得一片混乱,为了将皇位坐的更久,他将苏灵澈送给了蛮族,最终,苏灵澈被折磨致死。

理清了局势,顾铭心下已经有了对策。

她唤来婢女为她梳妆,按理说得了刚宠幸应该收敛些才是,可顾铭偏不,她叫婢女为她打扮的极为艳丽,浓妆艳抹。

梳妆好后,她便带着几个宫女太监去了御花园。刚刚得宠的新人,免不了会被那些妃子们打压一番,顾铭原本已经做好了宫斗的准备,没想到这里的妃子一个比一个老实。

妃子们表示,她们已经懂得了后宫生存之道,那就是少找事,这也是她们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瞬间顾铭觉得皇宫里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事了。随便找个亭子坐着,无聊的磕着瓜子。

就在顾铭要无聊到将地上的蚂蚁数清时,灌木丛后面走出一抹蓝色身影。

就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遇到了——苏灵澈。

顾铭在外人瞧不见的时候勾了勾嘴角,随后吩咐身边的婢女去将苏灵澈请过来。

苏灵澈听到贵妃有请,下意识的向那边亭子看过去,亭子里坐的女人穿着宝蓝色的对襟流纱裙,慵懒的靠在桌子上,脖颈和肩膀的角度恰到好处,让人觉得这是一只优雅的天鹅。

苏灵澈刚走进亭子,就听见那女人说了声“坐”,声音妩媚娇柔,就和她的外表一样。

道了那声“坐”后,那女人就一直盯着她看,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这么坐着,等到了正午,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顾铭抬头看了看天,随后扭头吩咐婢女撑伞,就这么回去了。

苏灵澈对这个女人这番操作实在搞不懂,也懒得懂,反正最终不是被处死就是老死在宫中,她的命运早已被决定好了,囚于笼中的金丝雀并不需要她管。

苏灵澈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为自己的命运搏上一搏。

——

接下来几日,顾铭夜夜被叫去侍寝,宫中的人心中也都有了个谱,这个顾贵妃可是个不能得罪的主儿。

顾铭在和苏青名翻云覆雨后,乘着苏青名心情好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要求。

“陛下,白日里您忙于政务,都没空陪奴家。能不能让灵澈公主来陪奴家。”

“美人儿为何想叫灵澈来陪你?有孤陪你还不够?”

“可是有些是女儿的家的私话,还是和灵澈说比较好……,陛下,好不好嘛~”

美人在怀,苏青名被磨得答应了。“好好好,就让灵澈做你的义女,住在侧殿吧。美人儿可要好好谢谢孤啊。”

“陛下想让奴家如何谢陛下?”

“嘿嘿嘿,你说呢?美人儿。”

“讨厌~,陛下好坏。”

——

第二日一早,顾铭就早早地起来坐在正殿里等着苏灵澈。等了大概半个时辰,苏灵澈才将东西安置好赶过来。

“灵澈,之后我便是你母妃了,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顾铭一脸慈祥的对苏灵澈说。

“多谢母妃好意,灵澈如今并无什么难处。”

“那先叫含春带你去认认路,毕竟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了。”

“孩儿谢过母妃。”

苏灵澈走后,857处理完公务回来,发现自己就不在了两天,它的宿主就开始搞事情了。

【宿主,你的任务是给苏灵澈一个好结局,也没让你给她当妈啊。】857无奈的说。

“我就是想看看给大功德之人当妈是什么感觉,看看能不能蹭点功德。”

【宿主,你好要脸哦。】

“谢谢。”

这下857是真的没话说了,顾铭把天给聊死了,857直接下线。

这边,苏灵澈被顾铭的贴身侍女带着逛了整个重商宫,但苏灵澈却心不在焉。

为何那个女人总是会用早就认识的眼神看我,难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苏灵澈翻遍了所有记忆,都没有关于顾铭的,想来也是没有见过的。可那女人实在是奇怪,苏灵澈便在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离那个女人远点儿。

苏灵澈刚住进去的前几天倒还好,只是到了第六天,顾铭就开始搞事情了。没事儿拉着苏灵澈去爬树翻墙,喝酒赌钱,可真是把这妖妃的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因着苏青名的纵容,顾铭愈发放肆,对苏青名撒娇,竟直接到了朝堂之上与苏青名嬉戏。

又求着苏青名为她修了一座园林,名叫——青铭园。园里处处都是奇珍异宝,院墙上雕梁画栋,虽是美丽。

但这皆是用百姓的血和汗建成的,因着建了这座园林,惹得百姓哀声怨道,顾铭成了口口相传的妖妃。

朝堂之上更是有许多大臣上书抨击顾铭,但苏青名可不听,他只想宠着他的美人儿,虽然后宫美人不少,但顾铭是最得他喜欢的,又清纯又妖媚,摄人心魂。

——
苏灵澈是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是如何在这样的局势下还心安的躺在贵妃椅上嗑瓜子。

“小澈儿,别客气啊,西域进贡的葡萄,可比咱们这的甜太多了,你吃,张嘴,啊——。”顾铭拿了个葡萄,放在了苏灵澈嘴边。

面对着顾铭灼灼的目光,苏灵澈张开了嘴。

在吃葡萄的时候,苏灵澈的嘴唇含到了顾铭的手指,顾铭的手指很凉,但却叫苏灵澈脸上发热。

“好吃吧?”

“嗯。”

喂过苏灵澈葡萄后,顾铭又跑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苏灵澈招手。

“小澈儿,快来为我描眉,我们待会儿去御膳房逛逛。”

苏灵澈听到顾铭话,便走过去接过螺子黛,俯着身子为顾铭描眉。

眼前,顾铭的睫毛根根可见,一双灵动的眸子望着苏灵澈。

苏灵澈不禁放慢了呼吸,过了大约一刻,苏灵澈才为顾铭描好眉。

顾铭急忙照了照镜子。

“小澈儿,你这描的也太好看了吧!要不是有陛下这般好的人,我都想嫁与你了。”

苏灵澈听了顾铭这番话,没有反感,倒是有些期待。可惜,顾铭这只是玩笑话,况且她还是父皇的妃子,她们之间,隔的是深渊。

顾铭拉着苏灵澈到了御膳房,她将里面的厨子都赶了出去。在宫里能这般嚣张的也只有顾铭一个了。

待到御膳房里就剩她们两个之后,顾铭对着苏灵澈神秘一笑,然后就背对着苏灵澈捣鼓着什么东西。

随着水沸腾的声音,一股浓浓的香味飘散在四方。

顾铭掀开锅盖,尝了尝味道后,将锅里的鱼汤盛了出来。

“喏,小澈儿,你可是有福了,我一般是不会下厨的,但是为了小澈儿下厨,我觉得值得。快尝尝吧。”

苏灵澈接过碗,抿了一口,鱼汤十分的鲜,入口是一股厚重的口感。

“好喝吧?”顾铭一脸期待的看着苏灵澈。

顶着顾铭期待的眼睛,苏灵澈缓缓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小澈儿你一定会喜欢的,毕竟那可是我这样的仙女做的。”

苏灵澈端着汤,颇为无奈的看着顾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好像习惯了她的所有。




三:惨雨酸风

天空飘着雨丝,水中的浮萍随风飘动,宫人们形色匆匆。

近日局势紧张,这黎国的天下竟有了衰败之势。天下百姓因得妖妃而苦,皇帝昏庸,眼中全然不顾百姓安危。

而宫中的形势比得宫外更加严峻,外人不知道的是,苏青名最近头脑发热,四肢乏力,虽吃了药,可总不见好。御医都杀了百十来个了。

见皇帝已经行将就木,皇子开始了拉帮结派,苏青名为了处理这事儿,变得更加憔悴,易怒。宫人连喘气都小心翼翼的,就连平日里嚣张的顾铭也安分了不少。

——

【卧槽,宿主,我就是去参加了个系统考核,你都做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给苏青名吃了毒蘑菇,搅得黎国混乱不堪罢了。”

【这叫没什么?宿主,我得提醒你,你所做的所有孽,都需要你来还,不过你的奖励会先给你发放,然后下辈子来还债。】

“昂。”顾铭没什么表示。

【宿主真乃世间奇才,猛。】

顾铭垂眸,算了,功德是别人的,我也抢不走,还是赶紧结束这场荒诞的梦吧。

见顾铭不语,系统也觉得无趣,很自觉的隐了。


在一个暴雨的夜晚,雨水狠狠地冲刷着红砖绿瓦,殿前的红灯笼随风飘摇。

苏青名屏退众人,将顾铭叫到床前。

“……美人儿”苏青名面颊干瘪,声音喑哑。“黎国的江山我不想给那群狼子野心的混蛋,我早已将他们分配到了偏远之地,那是传位诏书,美人儿,替我守好江山。”

“陛下……”顾铭面露哀伤。

“别哭,美人儿哭了就不好看了。”苏青名想要抬手擦掉顾铭眼角的泪珠,刚抬手,就无力的落下。

不知过了多久,顾铭才带着一双通红的眸子走了出来。众人赶忙进去抬苏青名的尸体。

苏灵澈上前撑着顾铭的身子,顾铭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推开了她。

顾铭将手中的传位诏书放进苏灵澈手中。

苏灵澈惊讶的看着面前的顾铭。

雨下的更大了些,冲刷着树上的娇花。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

天下百姓都道挨过了寒冬。

百姓不满于妖妃依旧活着,还当了太后,写万民书抗议。

——

苏灵澈走进这座曾经辉煌的宫殿,殿前杂草已经长到了腰部,房梁上结满了蛛网,重商宫已经没落了。

苏灵澈登基后,顾铭遣散了重商宫所有人,唯有顾铭的贴身婢女不愿离开,就留了下来。

苏灵澈来看过顾铭,但次次都被拒之门外。但这次,顾铭放她进去了。

苏灵澈走近了,才看到往日里自信张扬的顾铭瘦了很多,眉眼间皆是病态。

“喏,这个给你。”顾铭递给她一块玉牌。

“这是什么?”

“你若是有难,便可以拿着这块玉牌到城南郊外梧桐巷去找一个叫做王蒙的男子,那里是我养的暗卫。虽然你可能不大用的着。”

“为什么给我?”

“当然是巴结你啊,我若是叫人给欺负了,你可得看在这块玉牌的份上保护我啊。”

“没有这块玉牌,我也会保护你的。”苏灵澈认真的看着顾铭说。

顾铭忽的笑了,“行了,有小澈儿这句话就够了。小澈儿先去忙吧,别管我了。”顾铭赶着苏灵澈离开。

苏灵澈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忽而抓住顾铭的肩膀。

四篇唇瓣紧紧的贴在一起,唇齿间皆是蜜糖的香甜。

顾铭瞪大了眼睛,片刻后,无奈的闭上了眼。

纱帐内,两条身子相互摩擦,时不时发出几声嘤咛。

清冷的月光照在地上的衣物上,一刻后,躲在了云后,好像撞见了什么羞人的事。

——

第二日一早,苏灵澈早早地起来了,她吻了吻顾铭的额头。

“阿铭,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苏灵澈刚走,顾铭就睁开了眼,她乘着苏灵澈上朝的时候,收拾好了自己,给苏灵澈留下了一封信后,就找到了接应自己的人跑出了皇宫。

顾铭跑到了市集上,特意到人多的地方,她站上了集市中间的台子上。

“各位,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妖妃,皇帝念及母女情分未将我处死,只是将我赶了出来。我思前想后,我对不起皇帝的如此贤德,特来此忏悔,我任凭你们处置。”

见要找的妖妃现身,百姓们义愤填膺。纷纷喊着要将顾铭烧死,他们将顾铭绑起来,架到放满稻草的台子上,顾铭没有挣扎过一下。

大火迅速的吞噬了顾铭,只不过片刻,顾铭已经化作了一捧灰。

苏灵澈回到重商宫,见到空荡荡的宫殿,发了疯似的找顾铭。她听说顾铭被处以火刑,就立刻要出宫寻她,被掌事公公给拦了下来。

“陛下,如今你还不能去,还有许多政务必须处理。”

“我是皇帝还是你是皇帝?我的决定轮不到你来质疑。”

说罢,苏灵澈赶忙出了宫,路上,她打开了顾铭留给她的信。

小澈儿亲启:

小澈儿不必担忧我,我其实早就时日无多,你父皇是我用毒菇毒死的,我自然也吃了,只不过用药物压制住了毒性,能多活些时日罢了,活着也是受罪,能为你平息民愤,我很开心。

苏灵澈的手紧紧的攥紧了信纸:你不能有事。

当她到的时候,只剩下烧焦的稻草,什么都没有留。

苏灵澈流下了两行清泪,引得路人频频侧目。阿铭啊阿铭,我还没有认真的告诉过你我的心意,你一定是找了个山里隐居了吧,你不会丢下我的。

【宿主,苏灵澈为你流泪了欸,宿主厉害。】

“别说了,什么时候能修好bug。”顾铭已经在这里飘了两个时了,此时她已经满头黑线了。

【马上马上。话说,宿主真的没有一点留恋不舍?】

“没有没有,别墨迹了,别耽误了我的美好人生。”

【宿主好无情啊。】857话音刚落,一个白色的门出现在顾铭面前。

顾铭深深地看了下方一眼后,毫不留恋的走进了那扇门,有着万丈光芒的门。







原作者: 湘川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