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江湖采花记

admin| 2020-7-10 12:25 阅读 6101 评论 0

简介:采花阁三弟子江水水,自从遇见了镇国大将军之子穆青后便雄心壮志,励志要加入丐帮,闯出一番事业,走上人生巅峰再八抬大轿将穆青明媒正娶。
可人算不如天算,她被江湖人称“第一偷心盗贼”的采花阁阁主坑蒙拐骗加入阁中,开启了长达十年的“采花”教学。当她学成归来,夜黑风高之中潜入穆府,“采花”功夫却是另穆青哭笑不得……

作者:夏草丛生

编辑:苏子陌



什么?你再说一遍!江水水眼睛睁得老大,手中的茶水险些洒了出去,师父要隐退江湖金盆洗手不干了?”

 

说起采花阁,江湖上各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错,就是字面意思,采花阁的弟子们都是恶名昭彰的采花贼,那么说起采花贼,令人闻风丧胆的便要属采花阁的阁主了。

 

而这采花阁阁主,是江水水师父。

 

她老人家芳龄三十有余,正值大好青春,只要她想,在江湖随便引起一番风云不成问题,被江湖人称第一偷心盗贼,阁里有一大半的经费都是她采家底厚实的汉子时顺便采回来的,师父怎么说退就退呢?

 

阁、阁主说,她采的花太多了,逐渐有种寂寞空虚感,觉得没意思,所以,她要退隐江湖,寻找自己的真命天子……”侍女说这话都有些打哆嗦。

 

江水水尊重师父的选择,但此事不可儿戏,她正要去找两个师姐商讨一番,大门忽然被踢开了。

 

小师妹,我们去找师父。二师姐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很好,大师姐也在。

 

师父说,她退位之前要在三个徒弟中找出一个继承人,她也没别的要求,谁采到的花难度最高,谁就是下一任采花阁阁主,时间为半个月。

 

师姐们在讨论的同时,师父会心地朝她一笑:水水要去采镇国府的穆青公子吗?

 

江水水羞涩地点点头。

 

江水水心心念念的穆青是镇国大将军之子,在京城公子榜稳居第一,才貌双全,至于为什么对他伸出魔爪,则是因为爱情。

 

将水水的名字就是穆青起的。十年前,六岁的她还是小乞丐的时候,曾在大海边烤过鱼吃,也是在那时候结识的穆青。

 

年幼的穆青也可爱的紧,丝毫不嫌弃脏兮兮的她,眼巴巴地看着她手上的烤鱼,她被穆青盯的烦了,便忍痛递了一条手掌大小的鱼给他。

 

当穆青知道她没有名字时,眼望大海,沉思片刻:就叫你水水吧!

 

后来,穆青经常将她带到自家的小院中,摆上一大桌糕点,只是让水水为他烤鱼作为交换。久而久之,穆青在她眼中等于肉,她喜欢肉,所以等于喜欢穆青。

 

可一段时间后,穆青一家就离开了,她这才知道,他们一家只是出来游玩。

 


穆青还没跟她告别呢,她想找到他,反正无父无母,便独自去了那京城,原本想着去京城就加入丐帮,闯出一番事业,走上人生巅峰,再八抬大轿将穆青明媒正娶,可是长路漫漫啊,何时才能走到京城?

 

她放弃加入丐帮的那天是她加入采花阁的日子。

 

那天,她边走边念叨着穆青的名字时,被师父听了去,师父以一副拐卖未成年人的姿态诱导着她:要想成功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进入采花阁是最好的选择,只有看不上的,没有采不了的!

 

许是师父的口头功夫太好,年幼无知的水水终是被拐进了采花阁,她的终极目标便是采到穆青这朵难以驯服的鲜花儿。

 

师父说,你且在这采花阁待着,本事未学成便不许去采花,免得丢了她采花阁的脸。

 

所以,采花阁阁主的三徒弟其实连男人的手都没摸过。

 

为夜晚采花时做准备,水水先去了镇国府侦查地形,想好作案方案,镇国府果然戒备森严,凭着师父传授的《如何正确潜入官府大宅并采到目标》,她顺利地趴在了镇国府的房瓦上,不被人发觉。

 

她十年前就见过穆将军,他身上威猛的气势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此刻,穆将军正坐在院子中央,悠闲地喝着茶。

 

她以前是很感谢穆将军的,毕竟只有当爹的大方教育儿子,当儿子的才能舍得备上糕点给她吃。

 

一个高挑的男子倏然出现在视线中,水水的眼睛亮了,那是一种垂涎三尺的眼神。

 

时刻多年,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他眼眸仍然深邃温和,一席白衣,颠倒众生,京城公子榜第一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院中的景象与他一比都失了颜色,只能做为陪衬。

 

果然没选错人啊。她感叹,忽然发现穆青的旁边还站有一位世家小姐,虽也长相貌美,却完全配不上他。

 

那女子抬头,娇滴滴地望着穆青:明日书廊观画,公子可否与漫琴一同前去?

 

穆青始终保持温和的微笑:多谢漫琴姑娘邀请,但最近府内事物繁多,恕我无法陪同,姑娘也可少来镇国府,以免闲人说杂话,对姑娘名声不好。

 

漫琴?好像是快要与穆青订婚了的那个。

 

瞧瞧她,被穆青拒绝后眼泪汪汪,多大点事啊?

 

师父说过,要是能采到有妇之夫才算本事大,这么说来她还得感谢漫琴。

 

水水摇摇头,再次确定了今晚作案的路线,回头看了眼穆青,飞身离去。

 

她一时不慎,引得房瓦一声轻响,穆青似乎有所察觉,蓦地抬头仰望房顶。

 

 

夜黑风高,水水小心地潜入院子,这是她的第一次采花,务必将师父教的理论变成事实,这一次的成功事关将来在江湖上的名声,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一激动,就容易大意;一大意,就容易犯错。

 

大意之一,水水原本想帅气逼人地从房顶飞到草坪,结果在空中被一根树枝挂住了衣裳,失去重心跌倒在草坪上,树枝无法承受如此重力,啪的一声断了。

 

大意之二,水水捂着摔疼的屁股,从窗户翻进穆青的屋子,黑暗之中,打碎了一套茶具,踢飞了两个盆栽,最后壮烈地撞倒了一架书柜。

 

总之,当她突破层层阻碍到达穆青床边的时候,他已经睁开了墨色深沉的双眼,看见水水后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但会快就恢复于常。

 

水水?”他不确定地喊道。

 

她很满意穆青一眼就认出了她,这证明穆青并没有忘记她,随即,一把封住了他的哑穴。

 

师父教的理论知识里就有提过,采花时切忌目标出声,以免把旁人招来坏了事。




 

她嘿嘿一笑,凑到他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既然你认识我,我便不多做介绍,我是采花阁弟子江水水,今夜特地来采了你这京城公子榜第一,公子还是不要挣扎的好,免得我动作太大伤了你。

 

穆青久久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她,嘴角含着笑。

 

水水老脸一红,解穆青腰间带子的手都不利落了,喃喃道:小美人,别怕,我知道你是第一次,看在你以前请我吃了那么多糕点的份上,我不会弄疼你的……”

 

他猛地抓住她扒自己衣服的手,嘴角的笑越发明显,摇摇头,伸出另一只手轻柔地摸摸她的头。

 

水水一愣,穆青这是求饶了?师父有说过这个步骤吗?好像是说过,采花时要摸来摸去的。

 

她也伸出手,笑着默默穆青的头。

 

他用的什么洗发水?发质真舒服。

 

俩人互相摸头,也不知摸了多久,水水有些犯困,这采花应该算完成了一大半吧?那就剩最后一个步骤,明早就能回采花阁中复命,她一定是第一个完成的吧?

 

水水伸个懒腰睡眼朦胧地看着他:跟我睡觉好不好?”

 

穆青看向她的眼里充满疑问。

 

水水抱住他,将头枕在他肩上:要一起睡觉才算采花成功。

 

他身体僵了僵,耳根不知什么时候红透了,许久,他拉开水水:你做好准备了?”

 

水水头点的很坚定。

 

好。穆青声音有些沙哑,抓着她的手用力一拉向自己,水水便措不及防扑入他怀中。他将她抱到床内侧,眼神迟疑了一下,随即伸出手解她的衣领扣子。

 

水水灵光一闪,原来师父曾教过的解衣是脱对方的衣服,如此一来,步骤就对了,睡觉就是要把外衣都脱光才行。

 

她也伸手解穆青的衣服,手时不时摩挲过他的皮肤,热的像个大火炉,她很疑惑,以为穆青只是太热了,加快解衣的动作,在解到只剩里衣的时候停下来。

 

此时,她身上的衣服也被解的只剩里衣,心中一松,采花真是个容易的事啊,客气的对穆青笑了笑说句谢谢,就不管其他两眼一闭,香甜地睡着了。

 

她没有听见穆青咬牙切齿的声音。

 

江水水,你很好。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太阳高照,穆青早已不在屋内。

 

她心想这采花便是成功了,但师父曾说过穆青这样的被采花之后一定会痛哭流涕,没脸见人,她觉得过意不去,脑海中盘算着待会儿见面如何安慰。

 

找到穆青后,她觉得她的担心都是多余。

 

穆青好好地坐在花园中,看得出心情很是愉快,面前摆放了一盒精致的糕点。

 

他会不会是悲极生乐?水水猛地窜出这个念头,那糕点该不会放了致命的毒药吧?

 

她悻悻走过去,等安抚完穆青就离开!

 

昨夜里采了花,但采花也是有规矩的,万一对方因为被采而想不开寻死,那罪过可就大了。

 

他听见动静,依然温柔地笑着:醒了?”

 

一晚过去,昨晚点的哑穴已经被他自行冲开。

 

面对穆青挂起的微笑,水水干咳一声,从未听过有人被采后还是笑着的,想想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就这样被染指了,的确可怜。

 

心里咯噔一声,看向那盘糕点,出现的时机太不正常了,退后一步:你不必太难过,你昨晚的贡献是为了成就的我名气,我和采花阁都会感谢你的。

 

采花阁这么些年都教了你什么,他垂下眼帘,声音低沉,我倒是希望能有事呢……

 

水水骄傲地扬起头:当年你不告而别,我便去了采花阁,励志有一天能采了你。

 

穆青一愣,失笑:你那个不叫采。

 

水水感觉穆青在侮辱她的智商,第一偷心盗贼的徒弟会不知道怎么采花?难道他一个满腹经纶的公子知道?开玩笑。

 

穆青默默她的头:你是第一次采花吧?还好遇上我。

 

?”水水不明所以,随即道:用不着你教,你若无事,那我便要回去了。

 

她得赶紧回采花阁复命,好让师父将阁主之位传给她,这样才有资格聚集采花教的弟子将穆青绑了送上花轿,实现最初的梦想。

 

穆青怔了一下,马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露出一口大白牙,将糕点递给她:吃完再走吧。

 

忍着糕点的诱惑,拿起一个糕点递到穆青唇边:你先尝尝?”

 

穆青笑了笑,小口小口吃掉。

 

她这才放心了,拎了一个扔进嘴里,不得不说,这么多年她也曾吃过很多糕点,可再没能找到跟镇国府糕点一样的味道。

 

她舒适的眯了眯眼,就听穆青道:听说我家厨子明天会做雪花糕。

 

可是,我得走了。

 

水水依依不舍。

 

可惜了,那又软又甜,又香又糯的雪花糕,只能浪费了。他很遗憾的摇摇头,就要离开。

 

“……”

 

水水内心很是挣扎。

 

确定不吃吗?穆青魔鬼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心一横,吃个糕点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师姐们暂时应该完成不了任务,不碍事的。

 

果然,无法拒绝糕点的诱惑。

 

吃!

 

埋头吃糕点的水水没能看见穆青奸计得逞的笑容。

 

第二天,水水正吃着他家大厨做的一桌糕点,懒洋洋的趴在花园里晒太阳准备吃完就回去时,一阵胭脂水粉我味道传来,尖锐的女声就在身后响起。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穆青公子府中?”

 

水水缓缓转过身,是上次的漫琴。

 

漫琴吃惊的看着她,不可思议地后退了几步。

 

她呵呵一笑:我是来偷东西的。

 

采花贼,是贼,偷心。

 

漫琴脸一下就白了,猛地尖叫:快来人啊!抓贼!

 

这声音不去做歌姬都可惜了,水水暗自惊叹并捂住耳朵,女人的爆发力果然是巨大的。

 

不出片刻,她被护卫团团围住,只有几个被穆青吩咐过的小厮急忙解释着水水姑娘是公子要求留下的但很快被淹没在人声鼎沸中。

 

你们在做什么!穆青徐徐地走到她身边,弯腰将她嘴角糕点的残渣抹去,再朝众人微微一笑:她是我的人!

 

这句话在人群中掀起轩然大波,护卫们更是纷纷用怜悯的眼光看向漫琴。

 

公子,为什么?漫琴捂着自己的心脏。

 

水水有些激动,赶紧自报家门:我是江水水,未来的江湖第一采花贼!我是来采穆青公子的。

 


护卫们齐齐震惊,反应过来后立马拔出大刀,瞪着眼睛朝她咆哮:江湖小贼,你要是敢对公子做什么,我们跟你拼命!

 

穆青轻笑,温柔地看着水水:已经采了。

 

末了,又加上一句:是我自愿的。

 

穆青的声音在人群里回响,一时间竟无人喧哗,场面一度安静。水水很满意,穆青对她的维护,不就是采花的最高境界爱不得而又恨不终吗?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功夫竟是如此之高!

 

 

镇国府大厅里,镇国将军坐在主位,一边在水水和穆青的脸上扫视,一边听着漫琴的哭哭啼啼:穆青公子被这个妖女迷惑了心智,将军一定要替漫琴做主!

 

将军挥挥手:你先安静一下。

 

说完,走到她和穆青面前,竟不动声色地朝穆青眨了下眼。

 

将军为国家做过巨大贡献,近几十年的战争胜利基本上都有他,水水曾想过,将军这样奋勇杀敌的真情汉子是如何生出穆青这般文弱书生的儿子。

 

将军一副了然的神情,看向水水:十年前在我家待过一段时间的小丫头是你吧?

 

她点头。

 

将军豪爽地大笑:想当年我就觉得你不简单,看你当年吃糕点的模样我就更加确定,很好,现在终于把我儿子追上了。

 

水水也回夸:哪有您厉害,当年我就觉得将军您气势非凡,定不是普通人啊!

 

将军道:当年事出紧急,我儿子没跟你告别,之后他整天唉声叹气的,再回去找你又没找着,我以为他想女子想疯了,便擅自为他定了门亲,谁知道他更加愁眉苦脸了。

 

果然,东西还是两个人吃较有食欲,看看穆青,没人陪他吃都难过成什么样子了。

 

她忍不住挽起他的手臂:穆青,这么多年,难为你了。

 

穆青回她一个微笑,没有说话。

 

你们镇国府欺负人!这般羞辱我,与这妖女结为一帮,你们让我情以何堪……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要退婚!漫琴哭的梨花带雨,抹抹眼泪,一跺脚跑了出去。

 

将军奸诈地看着她:你害我丢了一个儿媳妇,该怎么陪?”

 

她惊恐,她身上可算是一穷二白,一有钱就被师父以收学费的名义搜刮去,哪有多余?

 

穆青感激地看了将军一眼:你儿媳妇还在。

 

将军精明的笑着:对啊,面前有个现成的,话落,他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来人!布置场地,将少爷和少夫人送入洞房!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5-04 19:53
古匣沉香 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骄傲的楚贵妃,最后是绝望自尽的。 <详情>
2021-05-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