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悲凉爱情

绿豆沙子| 2021-2-18 09:22 阅读 784 评论 2

     
民国二十一年。
   
苏意宁咳了咳嗽,打开手帕,上面有血迹,她脸上出现苦笑。
  
站在一旁的丫鬟小白看到,满脸都是担心,她知道小姐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小姐,你没事吧!”
  
苏意宁摇了摇头头,她觉得这很正常,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些艰难开口:“没事的,不久就会好的。”
  
“江少帅要是知道你的身体。”
  
小白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意宁立即打断,“别告诉他,我不想让他知道。”
  
江少帅全名叫江牧,是苏意宁的未婚夫,苏意宁知道江牧不喜欢她,她也不想强求。
  
苏意宁觉得无聊,就出来赏雪,但她看到了江牧好像和江牧的丫鬟在玩雪,小白也看到了,很想为她们家的小姐打报不平。
  
“我们走吧!”苏意宁赏雪的心情全无,她虽然喜欢江牧,但她不想强求。
  
小白跟了苏意宁那么多年,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受,她真想上去打那个丫鬟打一顿,明明知道江少帅已经有未婚妻了,竟然还这么不要脸。
  
苏意宁走到门口的时候胸口又隐隐泛疼,连气都喘不过来,小白赶紧上前扶住,拿出袖口的枣红手帕给苏意宁,然后小白把头转到别处,因为她知道苏意宁不想让她看到,所以她不看,而且她一看,自已的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苏意宁又把那枣红色的手帕给小白,那枣红手帕上却看不到任何血迹,但是一摸……
  
江牧身边的丫鬟小若苏意宁和小白最熟悉不过了,小若本来是和小白一起服待苏意宁的,谁知小若却不知怎么勾搭上了江牧,当时苏意宁什么都不知道她也只是以为江牧只是单纯的喜欢小若便把小若送给江牧。
  
苏意宁和江牧的婚期还有一个月,苏意宁不知道自已还能不能活到那时候。
  
江牧来看苏意宁,身后还带着小若,苏意宁很平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她只希望江牧可以快点走。
  
“这个是小若给你绣的手帕。”江牧把锦盒放至矮桌上,神情清冷,他觉得今天苏意宁有点怪,以前他来看她的时候她都会很开心,但现在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江牧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来看苏意宁一次。
  
苏意宁抬头对上江牧的眼神,灰暗的眼眸有了微丝亮光,“谢谢。”
  
江牧本想多留一会,但小若站在他身后扯了扯江牧的衣服,江牧才起身离开,临走前:“这天有点冷,要注意身体,我走了。”
  
小白有些生气,就刚刚小若那些动作她看到一清二楚。
  
苏意宁看了一眼矮桌上的锦盒,缓慢的拿起来,打开,又把锦盒给盒上,眼底泛起一层薄雾。
  
“小姐。”小白的声音微微有丝哽咽,她很心疼苏意宁,她也知道苏意宁的不容易。
  
苏意宁不想治疗,父亲因战争身亡,江牧又不喜欢她,她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因为苏意宁父亲的死,她才成了江牧的未婚妻,她的父亲一直都知道她喜欢江牧,所以临终前把她托付给江牧,江牧也对苏意宁充满愧疚,因为她的父亲为了救江牧所以才牺牲。
  
“小白,要是哪天我走了,你可别伤心。”苏意宁知道小白的心思。
  
小白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锦盒,“我把这东西给丢了可以吗?”
 
“别,这个还是他第一次送我的,虽然不是他绣的。”苏意宁说这话完全就是为了安慰自已。
  
江牧走出门口,有点不舍的往回看了一眼,在一旁的小若咬了咬嘴唇,闪了闪眼眸,娇滴滴说道:“大帅,别看了,小姐她喜欢那种冷漠的男生,你在她面前就尽管装出冷漠不想搭理她的样子就行了,不然我们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江牧皱着眉头,“可是我怎么感觉她很不开心?”
 
小若又随口说了几句把江牧给糊弄过去,愤恨地的看了一眼刚刚江牧看的,眼眸接近扭曲。
 
……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大红灯笼挂满了整个江帅府,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喜庆。
  
苏意宁很开心,可她怕江牧不开心。
  
江牧也是一样,他很开心,但他怕苏意宁不开心,当他看到苏意宁盖着红盖头,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但当江牧掀起盖头来,发现不是苏意宁是小若,大声的质问道:“怎么是你?她人呢?”
  
“是她叫我来了,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小若还没有说完,江牧就已经跑出去,他想找到苏意宁。
  
苏意宁站在远处看着,她本来以为江牧会和小若圆洞房,没有想到江牧会冲出来。
  
江牧看到苏意宁站在远处,赶紧的跑了过去,苏意宁觉得江牧跑过来很定是为了说感谢话之类的,但没有想到江牧抱住她。
  
“你不用感谢我。”苏意宁身体很僵硬,这是她第一次和男生有亲密接触,江牧这才知道
苏意宁误会他了,“我不喜欢她,我喜欢你。”
  
苏意宁不可置的看向江牧,还是有些不相信,苦笑道:“别开玩笑了…唔…”
  
苏意宁还没有说完,江牧的唇已经和苏意宁的唇合在了一起。
  
苏意宁喘不过气来嘴里溢着铁锈味,江牧赶紧的松开苏意宁,苏意宁的的嘴角还有一丝的血渍。
  
“你怎么了?”苏意宁往雪地里倒去,江牧赶紧抱住苏意宁,苏意宁摸了摸江牧的脸,这是她第一次摸,也是她最后一次摸,她真想可以天天摸。
  
“你啊!要好好活着…我…”苏意宁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就先一步闭上。
  
小白跑来,看到倒在雪地里的一身红衣苏意宁,跪下痛哭了起来,“小姐。”
  
江牧在苏意宁的鼻孔探了探气,没有任何的气息,他抱起苏意宁的身体往自已的怀里塞,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小白把所有的一切都跟江牧说了,江牧眼睛变红,找了一把枪,把苏意宁交给小白。
  
小若对外面一无所知,她听到了哭声,但她不知道是谁在哭,当她看到江牧手里拿着枪站在她面前,她才意识到危险,她赶紧跪下给江牧磕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嘭”忽地一声枪声,响彻整个江帅府。
 
江牧面无表情的走出去,抱起苏意宁冰冷的身体,苏意宁永远都不知道那手帕是江牧亲手绣给她的。
                          番外
  苏意宁死了一年后,江牧还是孤身一人。
  江牧一直活在回忆当中,他一直以为苏意宁还活着,只是生他的气躲了起来。
  “小白,你家小姐什么时候才原谅我?”
  小白眼泪在眼眶里转悠,每次每天江牧都来问她,她也总是忍住眼泪不让眼泪掉下来。
  “小姐说了看她心情。”小白每次回答江牧都是这个答案,而每次江牧都相信。
  江牧遇到苏意宁的那一年,他记得苏意宁看到他嘴角勉强牵出一缕浅笑,他以为苏意宁不喜欢他。
  苏意宁看到江牧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了江牧,但是她当时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嘴角勉强牵出一缕浅笑,因为笑得很勉强所以江牧以为苏意宁不喜欢自已。
  而苏意宁身边的丫鬟身边的小若早就知道了一切,她知道苏意宁喜欢江牧,而江牧也喜欢苏意宁,但是两人都以为对方不喜欢自已,而小若就刚好抓住这个机会利用江牧。
  小若也没有想到江牧竟然这么容易就上钩了,她也就开始了精心计划。
  有一次,江牧已经决定去找苏意宁说出自已的真心了,小若又知道了故意把信中的地址给改了,苏意宁满心欢喜的等江牧来结果等了一晚上都没有看到江牧的影子出现,而江牧也是等了苏意宁好久都没有看到苏意宁人影,这下两人很伤心。
  苏意宁觉得江牧就是在骗自已,给自已写信约她见面,可她去那里连人影都没有,这不是骗她?苏意宁越想越是委屈,她知道江牧不喜欢自已,但是这样对她真的好过份,但是她就是对江牧讨厌起不来。
  而江牧和苏意宁想得差不多,小若原本以为经过这次两人都不会在喜欢对方,是她低估了这两人的喜欢。
  有一次,是江牧的生日,苏意宁精心准备为江牧挑选礼物,但是没有想到小若选的礼物和她的礼物一样,她便偷偷把礼物给藏了起来,不敢拿出来,江牧原本很期待苏意宁给的礼物,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看到,这让他心情特别的不好,更何况没有认识苏意宁以前他从来不过生日的,但为了苏意宁给的礼物他才过,结果白过了。
  小若跟在苏意宁多年,自然了解苏意宁,一般只要苏意宁想到的,她都能想到,正是因为她了解苏意宁所以她才敢这么做,她还特意利用了江牧,谁知江牧对她完全没有戒备,正因为她是苏意宁身边的人,小若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
  (后面完全就是凑字数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已写了什么。)
  

  
  
 
  
  
  
  
    
3 人打赏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