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不负卿心

红叶魅舞| 2021-3-31 18:33 阅读 282 评论 2



万刀门掌门之女要选暗卫了,本来名额有限,让人争破脑袋的美差,现在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掌门之女叫刘眉嫣,十五岁年龄,最近才被寻回万刀门。她长得倒是标致动人,武功却不登大雅之堂,要不是掌门刘照天就这一女,真没什么能服人的地方。
其实刘照天但凡有其他子嗣,都恨不得立马把刘眉嫣打回胎里重生,有一个会跑去男澡堂偷窥男人洗澡的女儿,他丢不起这个人。
刘眉嫣也很无奈,自从来到这个神奇的地方,不止男人各个歪瓜裂枣、五大三粗,女人也是哭哭啼啼、无能又没种。
等她从这个阴阳倒转的世界适应过来,再被一个更加挑战她审美的老爹带回去,她终于碰见了一个让她一见倾心,希望相守一生的男子。
不过,两人初见真是说不出的狗血。
彼时,刘眉嫣刚被认回万刀门,生活安逸了,她开始饱暖思淫欲。上辈子她和众姐妹狼狈为奸惯了,经常计划些不好的事,其中一件是女人都心痒难耐的,就是偷窥男子出浴。
这辈子,刘眉嫣心想,虽然现在的男人长得实在不堪入目,可所谓的闺誉之说也跟着荡然无存了。不妨就去液月池饱饱眼福,干点上辈子一直没干成的大事,也不枉来此一趟。
刘眉嫣是个谨慎的人,她摸清了众男子洗浴的时间,又大白天进去踩点几次,终于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悄悄地蹲守在一个斜靠着水帘的滑石草丛旁。
看着一道人影渐近,刘眉嫣开始汗如出浆,她握紧了汗湿的手心。
她的心拼命的跳着,她听着耳边男子脱衣服的刷刷声,就是没敢抬头,只有余光忍不住往上漂移两下。
元鸿细细地清洗身上的血迹污渍,他感受到被窥探的第一瞬间是上岸摸刀,惊鸿一刀直劈刘眉嫣喉咙,心虚的刘眉嫣瞬间肝胆俱裂。
这样一来,刘眉嫣也不可避免地把元野身体看了个遍,刘眉嫣瞬间不怕了。她一心想着的是,这腰好细,腿好长,还有下面那里……啊!她的鼻子流血了。
这件事闹到了刘照天那里,他先是不敢置信,等见到了埋头缩颈,一副不打自招模样的刘眉嫣,他顿时满心崩溃,死死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刘眉嫣,就像一只红眼兔子一样。
刘照天屏退左右,不待大发脾气,刘眉嫣扑通一声,扑上来扒拉住他的膝盖,就差哭天喊地道:“爹爹,我要和刚刚那个漂亮的小哥哥成亲!”她动作迅猛,角度刁钻到刘照天楞是没躲过去,把一句‘孽障,还不跪下’堵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
他气急攻心,恨不得狠踹刘眉嫣一脚,好歹理智告诉他,他就这么一个子嗣。于是他揉了揉眉心,深呼吸后嗓门洪亮道:“你做梦!你大师兄就快回来了,你好好跟他相处,培养培养感情。”
说完看也不看刘眉嫣哀怨涕泣的表情,抽开腿就往里屋走去,用力之猛、迈步之快足见其多么眼不见为静。
刚好,万刀门大师兄携美归门了,还是江湖第一美女姜如梦,众人看了果然如梦似幻、勾魂摄魄,真不愧女人中的女人。
刘眉嫣听了一耳朵赞美,盯着人看得直撇嘴,瞧瞧那面纱外的一双眼睛,含嗔似怨,无限舒张的身条,微微扭摆的屁股,努力崩直的小腿,还有莲步、翘指等等。
她终于忍不住抚掌笑道:“果真女人,真是太女人了,啊哈哈哈——”以她为中心,周围人散开一大片空地。
当下一片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声,落在刘眉嫣身上的目光呈几何倍数增加。
大师兄摇着墨玉扇,施施然来到刘眉嫣近旁,他先是发出声几不可闻的轻笑,然后扇子一收,挑起刘眉嫣下巴,好整以暇道:“这莫非就是刚认回来的小师妹,想做我未婚妻那个?!”
立马有狗腿一号抢答道:没错,大师兄,这就是门主刚认之女,刘眉嫣。
刘眉嫣比较关心后半句,她力求不伤害男子弱小心灵,低垂着眼睛,斟酌着回答道:“大师兄形貌伟岸,眉嫣蒲柳之姿,大师兄还是……还是另觅良缘吧!”她说着忍不住瞄了姜如梦一眼,不由一个哆嗦,攥拳吸气,心想,这个大师兄难得不是猛男那一挂的,看着好歹清清爽爽,要是看上那一身骚气的姜如梦,她倒是好办了,可结果当真是害人啊!
大师兄眼底暗含得意,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只听一声石破天惊般的“鸿鸿”,他眼看刘眉嫣像小鸟似的扑向刚来的元鸿。
元鸿乜着眼,艳若芙蕖的脸上满是冷漠不羁,他没吭声,直接不理人,大师兄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大师兄敲着手里的扇子,慢慢踱步到元鸿二人跟前,听刘眉嫣正说到:“……这种芙花膏美颜去疤效果可好了,哪里有伤,一敷就止血,吃下去还能去毒养颜。你平时做的事那么危险,用到它的地方很多……”她说到这里,一脸的疼惜,目光却无比真诚殷切,竟显得格外可爱起来。
第一次被人无视这么彻底的大师兄,忍住额头突突直冒的青筋,微侧过头去说道:“竟有这等好东西,眉嫣妹妹也让我得一瓶去如何?”他摇着扇子,一副好整以暇、毫不走心的样子。
只见刘眉嫣笑容甜甜的,却毫不迟疑拒绝道:“这是我特配的方子,用料难得,没法子随便送人,还望大师兄谅解则个。”说完还抱了抱拳,一对小虎牙白得晃眼。
大师兄摇扇子的手微顿,他感觉自己的头顶正在发绿,却不知该怎么去反驳那个随便,毕竟他还没打算牺牲他宝贵的婚姻。
姜如梦本来杵在一旁笑得岁月静好,虽然已经心生鄙夷,但还是适时依偎过来顿足解围道:“王师兄,都不给梦儿介绍一下么,就知道把梦儿撇在一边,梦儿可生气了!”话说得一婉三叹,脆如银铃,还充满着笑意,令刘眉嫣叹为观止。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聚焦在姜如梦身上,窃窃私语中饱含着对大师兄的欣羡,大师兄虚荣心得到强烈满足,他一抖折扇指了指元鸿道:“这是元鸿,暗卫堂一霸,别看他脾气温温的,暗卫里那么多狠茬子,没人敢惹他。”他后半句完全在跟姜如梦咬耳朵,姜如梦手掩朱唇,笑得很是惬意。
刘眉嫣觉得自己快不行了,眼看姜如梦和元鸿见过礼,亲切地就要朝她伸过手来,她急切地朝元鸿身后一躲,耳朵里听着那声“刘妹妹”,心里就跟被鬼追似的。
现场一片尴尬,众人的议论声、谴责声不绝于耳,大师兄这才发现,新来的小师妹好像跟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几人去见了刘照天,刘照天正在喝茶,大师兄单膝着地抱拳道:“师父,舟儿回来了。”
刘照天夹着眉头看向另外三个人,彻底无视掉姜如梦道:“回来就好,眉嫣你也见过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尽早完婚。”他不想再等了,他要见外孙,外孙女也行,他真是受够了刘眉嫣。
元鸿眼底闪过一丝脆弱和悲哀,他握紧腰间的刀,真想就这么走开。
刘眉嫣大喊道:“爹爹,我喜欢的是元鸿,你怎么能乱点鸳鸯谱呢!你不是答应让元鸿当我的暗卫吗?”她气得头晕眼花,指着王莲舟颤抖道:“更况且,大师兄除了出身,哪点比得上鸿鸿,你看他和姜如梦在一起,简直像个断袖!”
‘啪’刘照天抓起茶盏砸在地上,眼如铜铃,气喘如牛,他伸出一根手指抖啊抖。随后一只柔荑轻缓地抚上他的胸膛,姜如梦呵气如兰道:“刘掌门何必跟小孩子呕气,死坏了身子,岂不让夫人们伤心。”
姜如梦两眼跟勾子似的,刘眉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天天着急上火的老爹就这么安静下来,还颇好脾气地回道:“武林第一美女,姜如梦,很好!”他伸手到桌面上抓了个空,才想起杯子被自己摔了。
时光匆匆,姜如梦成了掌门夫人,刘照天被毒倒。王莲舟阴沉着脸,摩挲着扇柄道:“为什么不毒死他,只要我上位,你还是掌门夫人,现在这样算什么?”
一身黑裳衬得姜如梦肤白如雪,她吐字清晰且掷地有声道:“王师兄,你背地里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刘照天不知道,我可清楚的很。只要你以后好好辅佐我,你还是万刀门说一不二的大师兄,或者你想去和刘眉嫣作伴?嗯?!”话尾又不由自主地暴露出蛊惑人心的本性。
“你说什么?你把眉嫣怎么了?”王莲舟听了坐不住了,他上去一把攥住姜如梦双臂。
“你喜欢她了?你喜欢她了是不是?!这真是太好笑了”姜如梦疯了似的,笑出了一点眼泪,毫不在意被掐进肉里的疼痛。
她缓缓地抽出胳膊,背过身去道:“晚了,暗卫堂做事最是爽快,我派了元鸿去杀她,能死在最心爱的人手里,相必别是一般滋味。”
她背过手,复又转过身道:“这种人死了也活该,我要是有个门主爹,就算有千千万万个姊妹兄弟,也不会放手争那个位置。刘眉嫣满脑子情情爱爱,全是男人,简直烂泥扶不上墙。”
“虽然你把话说得很霸气,但好像你一路就没离开过男人吧!”刘眉嫣似笑非笑进来,温和地反问。
美目死死瞪着刘眉嫣和元鸿,她两颊通红,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指着元鸿道:“你不要解药了,你居然连命都不要了!”她陷入一种不可思议的癫狂中。
“来人,来人!”大师兄紧张地弹出扇刀,很快这里被团团围住。
刘眉嫣毫不在意,她摸出袖中小刀,在双方打斗中,一刀一个解决最硬的茬子。
很快人潮退却,众人眼中皆是敬畏,大师兄眼中满是愕然与倾颓。
刘照天被救出来以后,刘眉嫣找他要了元鸿的解药,一对神仙眷侣就此离去。
2 人打赏
原作者: 红叶魅舞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5-04 19:53
古匣沉香 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骄傲的楚贵妃,最后是绝望自尽的。 <详情>
2021-05-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