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1-4-1 17:29| 发布者: 流浪的松鼠| 查看: 267| 评论: 2|原作者: 流浪的松鼠

摘要: 在成年人的情感世界里,总有着这样那样的不顺,像人的机体一样,感情的世界里有了不适也是需要用药来治疗的。


晚风轻柔地吹过江面,层层的涟漪毫无隔阂地触摸着堤岸的水草。那些柔软的涟漪此起彼伏,不厌其烦地向着岸边的水草讲述着遥远的江那边的故事。
初春的水草并不茂盛,并不浓密,在白白的灯光里,依稀的水草沿着堤岸向着远方延伸。
月亮不明不暗,星星不稀不密。远方的天际和无尽的江水慢慢地重叠,直到合二为一,成为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黑洞。
他独自一人坐在江边的石凳上发呆。今晚他喝了不少的酒,是一个人独自喝的闷酒。好在他没有喝醉,他只是想借着酒精的力量来排遣他心中的烦闷而已。
人到中年的他,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意上的失败。去年就在张罗着要给儿子转个好学校,眼看着又是一个新学期了,儿子的转学的问题依然没有着落。母亲前天又住了医院,到现在还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他叹了一口气,都说男人是座山,是座巍峨挺拔的山,可他不想成为那样的一座山。回到家里,他不愿意,也不敢给妻子讲这些事,他不想让妻子有意无意地说他不如别人,尽管他的妻子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江边的一个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碎花的毛衣,在春寒料峭的晚风中是那样的单薄。
那女人背对着江岸,面向着一江看不到尽头的春水缓步而行。她有着一头金色的秀丽的卷发,那金色的卷发覆满了她的整个后背。她的金色的卷发和她的碎花的毛衣在白白的灯光下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弱小。
她的双脚一前一后地没在了江水里,江水在上升,她在下降。江水又没过了她的膝盖,没过了她的腰身,江水还在上升,她还在下降。
他猛地一惊站了起来,向着江边奔过去。他毫不犹豫地跳到冰冷的江水里,靠近她,一把拉住了她。
“你不要管我,让我去死。”她转过身,用力地挣扎着,溅起的水花湿透了他和她的全身。
那是一张满是泪痕的脸,苍白而又憔悴。那憔悴的脸上写满了故事,写满了愤恨,写满了颓废。尽管如此,她的憔悴依然掩饰不了她的美丽,掩饰不了她的楚楚动人。
“是你吗?梅!”他惊呼了起来。
“杰!”她也同时惊呼道,并猛然靠在他的肩头痛哭了起来。
虽然十几年没有见面了,虽然岁月的杀猪刀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抹不掉的痕迹,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她亦是如此。
1 人打赏

相关阅读

  • 李晓江 2021-4-2 16:10
    精辟
  • 流浪的松鼠 2021-4-1 17:33
    这是一个短篇连载,这是第一节。发表的时候忘记在题目上注明了,给朋友们带来的阅读的不便,深表歉意。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