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八分钱的真不简单的一瓶酒

2021-4-5 05:12| 发布者: 流浪的松鼠| 查看: 185| 评论: 0|原作者: 流浪的松鼠

摘要: 这篇散文记叙了我在疫情期间的一次网购经历,故事的发展让人意想不到,却简简单单真真切切。



庚子鼠年的阴历三月二十,星期二,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我来说,对于我们全家来说,却是一个值得永远记忆的日子。
那天的天气很特别。早上,大雾弥漫寒气袭人,眼前的一切景物也都影影绰绰。到了半晌,大雾散去,太阳露出整张脸,没有一丝一毫地遮遮掩掩。霍时,万道的金光铺满大地,温暖的阳光像无数温暖的手,轻轻地抚摸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经历了严冬考验的树木早已着上了嫩绿的衣装,舒展着枝条在阳光下起劲地生长。隐在绿叶间的鸟,此唱彼和,婉转悠扬的啼鸣声随着阵阵的微风扩散。此时的湖北刚刚解封,欣欣然的一切都重新换发出生命的活力。
吃完午饭,我躺在墙根的一张躺椅上,悠闲地眯着眼听着音乐,不知不觉的已有睡意。朦胧中,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黑龙集快递店通知我去领快递。
第一直觉告诉我,一定是我前天在淘宝上买的十五斤的新疆大枣到货了。我对和我一样享受着阳光的妻说道:“前天咱买的新疆大枣到货了,黑龙集快递店通知我去取件。”
“这么快?”妻有些惊异,“会不会是搞错了?”
我们家开了一个中医诊所,大枣做为一个常用的补气养血的中药,我们每年都要网购上百斤。这一家的新疆大枣质量好还便宜,是我们网购的定点商户。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从这一家网购新疆大枣最少也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到货。
我想了想对妻说道:“疫情给各行各业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如今疫情结束了,整个社会都在复工复产,肯定是快递的速度加快了。”
妻点点头,说道:“如果不是儿子上网课,我也想和你一起上街。在家里憋了好几个月了。”
妻的心情我能理解,和妻有着同样感受的人岂止妻一个?再有两个多月儿子就要中考了,整个疫情期间,儿子一直都在上网课。儿子的自制力比较差,陪着儿子上网课成了妻的一个重要工作。授网课的老师们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家长要负起责任,和老师们一起,做好孩子上网课的监管。
湖北虽然解封了,但湖北的网课还在继续。做为家长,我们巴不得孩子早点到学校里上课。毕竟,上网课的效果和在学校里上课的效果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也体谅教育主管部门对学生们上学方式的安排。
我们的国家刚刚经历了一次阵痛,绝对不能在曙光显现的时候掉已经心。上网课仍是学生们目前最好的选择。
“你再辛苦两天,星期天了我带着你们娘俩一起上街。去年我就说过要给你们买新衣服的,估计现在衣服都要打折的。”
我带上口罩,骑上摩托车赶往黑龙集。从我家到黑龙集仅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但我却破天荒地足足走了三十多分钟。
村村的疫情防控点都还有人值守。值守人员都还像疫情严重时期一样,一丝不苟地对过往的行人测体温,做登记。
我笑着问值守的人员:“咱们湖北都已经解封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这样严格地执行防疫政策呢?”
值守人员说道:“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掉以轻心,万一疫情反弹,后果不敢想象。”
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疫情防控点,我终于到了黑龙集快递店。快递店的门口放着一张疫情防控注意事项的牌子。进到店里,人并不多。店里的人和我一样,都带着口罩,只露出半个脸。
“老板,拿快递。”我把我的手机尾号报给了快递店的老板。
老板熟练地找出了我的快递。看到快递,我有些诧异了。眼前的快递是一个宽有一扎长约一尺的泡沫盒子。
“这么小的东西,怎么会是我的十五斤的新疆大枣呢?”我的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我有些迷糊了。
如果换做平常,在我的快递多的时候我一时想不起来倒也不足为奇。要知道,这单新疆大枣是我们湖北解封后我的第一个快递!我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难道是别人的快递误发到我这里了?”我和快递店的老板谈了我的看法。
老板又查了查电脑,确信是我的快递,便说道:“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我向老板借了一把剪刀,小心地剪断了泡沫盒子外面的塑料带子。打开泡沫盒子,我惊呆了!
原来泡沫盒子里躺着一瓶精美的白酒!乳白色的陶瓷酒瓶,白白嫩嫩,酒瓶的颈部还系着一条漂亮的红丝带,怎么看都像是美女脖子上系了一条红色的纱巾,那么的热烈,那么的火热。隔着酒瓶,我似乎闻到了浓浓的酒香。我如梦方醒,难道真的是它?我记忆的闸门哗的一下子被打开了。
过年前,我用淘宝的红包在网上买了一瓶酒。我还清晰地记得,除外红包,我实际仅仅支付了八分钱。当时我还为此在左邻右舍们面前炫耀了一番:“看看我,怎么样?八分钱轻轻松松地买了一瓶酒。”
谁知我的酒还没有收到,却收到了整个社会都按下的暂停键。一时之间,火车停运,飞机停飞,本该热热闹闹的春运也戛然而止了。宅在家里成了全民生活的主旋律。
没有了大街上的车水马龙;没有了节日里的张灯结彩;没有了春节里的走亲访友;也没有了小朋友们成群结队欢呼雀跃的身影。有的只是村干部们骑着单车,手持扩音器走街串巷地宣传新冠疫情的防控知识;有的只是志愿者们挨家挨户查体温,做排查的忙碌的身影;有的只是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全民共识;还有的只是小朋友问了一遍又一遍的“爸爸,咱们什么时候去给姥姥拜年呢?”。
那到底是一段什么样的记忆?我相信每一个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生命是宝贵的,也是唯一的,在突如其来的灾难的面前,脆弱的生命是那么地不堪一击。此时的我们,能够安全地躲过新冠病毒的袭击比什么都重要。
下单后,我也曾试着联系商家,既然不能发货,就做退款处理。但商家却像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我每次的询问都石沉大海。联系淘宝,淘宝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疫情的防控形势越来越严格,每天的新闻都是滚动的铺天盖地的新冠疫情。人的神经被绷得紧紧的,使人不得不把全部的关注都放着新冠疫情的防控上。本来也就区区八分钱的交易,渐渐地被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瓶酒应该是我用时最长的一次网购了,三个多月了,它终于姗姗来迟!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它是怎样一路走过来的呢?它到底经历了什么呢?我有些好奇于这瓶酒的经历了。我立即打开淘宝,找到了这瓶酒的旅行轨迹。
己亥猪年的腊月二十二,我在淘宝上下了单,下单的第二天,也就是小年的那一天——举国封城——党和国家带领我们吹响了向新冠病毒发起总攻的号角。
当胜利的曙光渐渐显露的时候,商家终于在庚子鼠年的阴历二月二十七日发货了。但这瓶酒转了一圈,在阴历的三月初十,又回到了它的原发地,并被商家签收。
众所周知,我们湖北,特别是武汉,是这场战役的主阵地。当时的湖北,疫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还没有解封。这瓶酒被挡在了湖北之外,也只能按照原路返回到商家的手里,等待着商家的下一步处理。
卖酒的商家是诚实守信的,他们一定想尽快地把这瓶酒寄到我的手里,也一定以为我还在焦急地期盼着。毕竟,三个多月,一百多天,顾客就是上帝!呵呵,他们哪里知道,这区区八分钱的交易早已被我忘到爪哇国里去了。
我恍然大悟,怨不得我下单后联系商家商家一直没有回音,原来疫情期间他们也要像我们一样宅在家里,用自己的行动和新冠病毒战斗。只有商家所在地解封后,商家才能复工复产,才能给我寄出快递。
复工复产后的商家一定时刻都在关注着湖北的疫情防控。在得知湖北终于解封的消息后,商家又在阴历的三月十五日第二次发货了。
看着躺在盒子里美人般的白酒,我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三个多月,一瓶白酒,区区八分钱,跨越新旧两年,这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这是无数人坚守执着敬业奉献的结果;这是冰雪融化春暖花开阳光普照的结果;这是华夏儿女众志成城砥砺前行的结果;这是无数白衣甲士无惧生死披风逆行的结果。
快递店的老板也有些惊异于这瓶白酒的传奇经历了,他连连咂舌道:“真不简单,真不简单呀。再有两天就整整四个月了,这瓶酒的经历可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快递店的老板幽默风趣的话语引得周围的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听得出来,大家的笑声里有着发自内心的赞许,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有着感同身受的幸福。
快递店的老板又问我道:“你把这瓶酒卖给我吧,多少钱都行。”看老板的神情,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笑了。
不待我回答,周围的几个人抢先说道:“你咋想得这么美?昨晚做梦娶媳妇了吧?这瓶酒的价值岂是用钱来衡量的?”
我轻轻地笑了,对老板说道:“听见了吗?多少钱我都不卖。”
快递店的老板拿起泡沫盒子里的白酒,掂在手里看了又看,又把鼻子凑近酒瓶闻了又闻,那样子像是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绝世宝物。最终,老板又依依不舍的把白酒放到泡沫盒子里。
快递店的老板对我竖起大拇指,说道:“你这样做是对的,换做我也是不会卖的。”
走出快递店,街上忽然热闹了起来。也许是我刚来的时候只顾着自己的快递,而没有过多的留意街上的情况罢了。
像突然从哪个地方冒出来一样,大街上多了一些行人。各家店铺的门都打开着,门口也都像快递店门口一样,放着一块防范疫情的宣传牌子。店铺里的商品琳琅满目,有的店铺里还有几个选购商品的顾客。饭馆里吃饭的客人最为引人注目,平常他们都是在饭馆里摆开桌子,“老板”一样享受着饭馆老板的伺候。而现在,他们全都端着碗,站在饭馆的门外,相互隔着一米以上的距离,用一种特俗的方式享受着美食。
来黑龙集的时候,我已经在各村的疫情防控点做过了登记,回家就顺畅得多了。不消多时,我便到了崔岗村疫情防控点,值守的人员和我熟识,他们问我道:“你的新疆大枣呢?”
我举起手里的白酒,和他们谈起了这瓶酒的传奇经历。防控点的值守人员也像快递店的老板一样,拿起美人般的白酒,一连地说道:“真不简单,真不简单呀。”
回到家里,儿子刚刚下了网课,正在门前玩耍,看到我回家便兴奋地说道:“爸爸,给你说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老师刚刚发了通知,再过半个月我们就要回学校上课了。”
妻也证实了儿子的话,妻如负释重地说道:“这只小神兽,终于要回笼了。”
看到我手里的快递,妻大惑不解,我又把在崔岗疫情防控点说过的话对妻重复了一遍。
妻是一个极具浪漫情怀的人,听完我的话,妻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妻说道:“咱们把这瓶酒埋到院子里的樱桃树下吧。”
“什么?”我有些恼火了,和妻争吵道,“这瓶酒一波三折,今天终于到了我的手里。不论它的价钱多少,单就论它不一般的经历,我也应该好好地喝上几杯才是。”
儿子静静地站在我和妻的旁边,不置可否地听着我和妻的争吵。看着旁边的儿子,我心生一计。
儿子平常最听我的话了。每当我和妻在某件事情上出现分歧的时候,儿子总是坚定地和我站在一个战壕里。儿子有了成长上的喜悦或烦恼,也一定会第一个和我交流分享。这一切,都让妻对我嫉妒有加。我相信,在喝酒和埋酒这件事情上,儿子也一定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我。
我极有把握地问儿子道:“儿子,你给我和你妈做个裁决。你说咱们应该好好地喝上几杯还是应该把它埋到樱桃树下?”
儿子看了看我和妻,平静地说道:“妈妈说得对,咱们还是把它埋了吧。”
“什么?”我不相信我的耳朵了,心里嘀咕道,“平常那么依赖我,那么信任我的儿子,今天怎么会和我唱起了反调?”
我扫了儿子一眼,有心冲他发一通火,但我看到儿子的眼光时,我内心里的火却怎么也发不出来了。儿子的眼光里有着少年特有的光芒,那眼光里满是青涩,满是率直,满是勇敢,满是坚毅。
我换了个口吻,央求妻道:“你知道的,我就喜爱这杯中之物。如果把它埋到樱桃树下岂不是暴殄天物?”
妻很认真地说道:“这瓶酒真不简单,咱们还是把它埋了吧。你要喝酒,咱再到商店里去买。”
又是一个说“真不简单”的人,我的内心突的一颤,这绝对不是什么机缘巧合。我想起了快递店老板说过的话,想起了崔岗村疫情防控点值守人员说过的话。
是的,真不简单。真不简单的岂止是这一瓶酒?全面的复工复产简单吗?孩子们马上就要到学校里上课了,简单吗?像我那样,悠闲地躺在躺椅上,惬意地享受着阳光,简单吗?
只有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刚刚走过来的那几个月,只有放眼全球看一看某些国家几近失控的新冠疫情,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真不简单”四个字的深刻含义。照理说,有了我们国家的抗疫经验,那些国家本应该更好的控制新冠疫情才是,谁知道他们在新冠疫情面前败得一塌糊涂。
妻又接着说道:“等到若干年以后,等到我们的儿子孙子结婚的时候,我们再把它挖出来。我们要让他们看一看这瓶‘真不简单’的酒,给他们讲一讲这瓶‘真不简单’的酒的故事。”
妻的语调不高不低,语速不快不慢,语气不大不小,和我们平常拉家常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我突然有些敬重于妻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段历史值得我们永远记忆。在我们的后人们享受着岁月静好的时候,他们应当记住,那是无数的前人们曾经负重前行的结果。
我感激地看了妻一眼。妻的眼眸是那样的清澈,清澈得如同一尘不染的水;妻的眼眸又是那样的温暖,温暖得如同这季春的阳光,温暖得让人觉着那样的舒服。我忍不住又看了妻一眼。
“走,听你们的。”我说道,“咱们现在就把它埋在樱桃树下吧。”
我找来一把铁锹,儿子抱着酒,和妻一起走到院子里那株已是满枝脆果樱桃树下。这是一株比我的儿子还要年长的樱桃树,枝叶葱茏,生机盎然。每到盛夏,茂密的树冠铺展开来,遮住了我们家的大半个院子,这株樱桃树便成了我们一家乘凉纳暑的最好的场所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认认真真地把这瓶酒埋在了樱桃树下。我们坚信,到了麦梢泛黄的时候,这株樱桃树定会是一树的红红火火了。

1 人打赏
上一篇:下一篇:楚汉人物诗

相关阅读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