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美人如花隔云端

红叶魅舞| 2021-4-6 12:47 阅读 248 评论 0



白忆雪领着一众江湖人士上山,她一身拉风的白衣,尽管一身懒骨,依然坚强地摆着冰山高手的POSE。
比较值得欣慰的是,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直逼烈火神教雷云殿,双方人马这才开始对峙。
只见俊美无铸的年轻教主,十分风流地手持造型精美的酒盏,另一手搭在坐在宽大座椅另一头的美男子身上。
当前的情况很说明问题,白忆雪真想就这么瞎掉一双眼睛,她忍住扭头的冲动,听流剑阁阁主万守义在众人喁喁私语里一马当先道:“玉无邪,白老帮主尸骨未寒,你就掳了他大徒弟叶凤轩,这是想干嘛!”话落一片附和响应之声。
魔教教主玉无邪把玩着美男黑亮如水的长发,伸出一只修长有型的玉指,对着万守义他们一摇,啧了一声道:“谁说是我掳的人,你们也不看看他自己愿不愿意跟你们走!”说完好整以暇地理了理敞着大片胸膛的胸口,一只精致且绣着好看梅花的黑靴踏上宝座。
现场一片哗然,白忆雪瞄着那只靴子上的梅花,她十分想借此转移一下注意力,生怕表情一个控制不住,嘴会张成O型。
不过有人不肯放过他,众人眼看一对狗男男对谴责无动于衷,就有人把矛头指向白忆雪道:“白帮主就没有什么话说么,要知道叶凤轩可是你的未婚夫婿啊!”
白忆雪冲着那人嘴一抿,避免了撇嘴这一不雅动作,她努力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里不满道:这要我怎么说,你行你来啊,难道要她直冲上去大叫一声,‘魔头,有种别搞我师兄,你来搞我!’那样大家这次倒真是不用壮烈了,只等着明天狗血洒遍整个江湖就可以了。
那人眼看着白忆雪一声不吭,只一脸寒气地摩挲着配剑,不由心生胆怯,默默地朝边上挪了挪。
像是怕现场不够刺激似的,玉无邪用他纤匀修长的手指掐住叶凤轩精雕玉啄般的下巴,一时间只见两狗男男,一邪肆狂狷,一清雅如莲,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视线胶着、难舍难分起来。
玉无邪摩挲着指下润泽的皮肤,轻轻嘻笑着道:“轩儿,你我既已心意相通,还不去跟小未婚妻解释一下,免得人家姑娘还苦苦等着你回心转意呢!”
玉无邪笑意渐长,叶凤轩别开目光,向白忆雪看去,白忆雪不自在地和他错开视线,内心早已血流成河,一片唏嘘慨叹,总结一下就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这张脸,也是真的爱过!!!
叶凤轩眼神一暗,垂眸掩去眼中厉色,玉无邪盯着白忆雪笑得意味深长,舔舔唇满口叹惋道:“看来是我想多了,白帮主何等人物,岂是一般小女子可以比得的。”
眼见话题不断歪楼,万守义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只听他大喝一声:“玉无邪,你与叶凤轩什么瓜葛,这里没人关心,但是白老帮主死前携带的那张藏宝图,叶凤轩必须有个交代。”
神月堂堂主黄时光也一脸正色,语气悲痛道:“白老帮主生前何等深明大义,他历经生死得来的藏宝之地怎能落于魔教之手。更况且——”他语调陡转,变得声色俱厉道:“白老帮主死前唯有叶凤轩随侍在侧,说不准白老帮主就是死于他手。世侄女,你还等什么,要我说就该夷平魔教,给你爹讨回公道。”
白忆雪目光冷厉地朝他看去,非常想朝那张欠扁的老脸上踏一万只脚,她听了一路藏宝图的事都快吐了,现在还拿她爹的死说事,经过她同意了吗?!难道她很像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傻逼?!
白忆雪的表现让玉无邪很失望,他拍拍手,语调邪恶上扬道:“大家想要夷平我魔教,这种心情我非常理解,所以我特别在各处堆放了足量的火药,足够大家和我魔教总坛共生死了。”
正道这方阵脚大乱,一片喧哗,有人惊慌失措地怒吼:“疯子,你不要命了吗?!”
玉无邪挑衅地怪笑一声:“我们魔教有暗道,怎么,你们正道都不懂要狡兔三窟的吗?!”
白忆雪神情依然冷酷,但内里已经开始汗流浃背了,她不知道现在踩着凌波微步赶回家去还来不来得及,外面太可怕了,她真的好想回家!
少林无悲大师大步一跨上前,双手合十高声念道:“阿弥陀佛!玉施主,大家此方探讨的毕竟是万鲨帮家务事,叶施主就是对我们无需多言,也该给白帮主一个交代吧!”
显然,大家的求生欲不会连个和尚都不如,纷纷把一件江湖公案盖棺定论为家务事,把白忆雪的处境诉说得凄凉百倍。
玉教主饶有兴趣地看了会戏,支着下巴也不废话道:“此事倒叫轩儿难以自辩,白帮主不妨留在神教数日,自己弄个清楚可好!”
白忆雪忍不住死鱼眼上翻,仿佛被雷劈傻了一样,脑海里飘过一行大字:牺牲我一个,造福千万家。
烈火神教适意居,玉无邪和叶凤轩大眼瞪小眼半天,叶凤轩揉着额心不耐道:“为什么把她留下来,不是让你把人打发走就算了么,白白折腾半天,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看着玉无邪没正型的样,气得想打人。
玉无邪神神在在地伸了伸胳膊腿,再悠悠哉哉地喝上一口酒,才在叶凤轩越发犀利的眼神下,大大咧咧道:“不要生气嘛,大哥,我也想看看未来大嫂有什么魅力,能把大哥迷得个半死,再说了,人不都被打发干净了,怎么能叫白折腾呢!”
“算了,把人安排到榴仙居吧!”叶凤轩玉脸崩紧紧的,语气不容置疑道。
“榴仙居?!”玉无邪摩挲着下巴迟疑道:“大哥这么不想见他吗?”
闻言叶凤轩眼底漫上无边笑意,随即两眼一垂道:“你照做就是!”
“她真有那么好?!我看不像啊!”玉无邪眼神纯洁充满求知欲。
叶凤轩清咳一声,喝了口茶道:“你最好别去招惹她,我自小被送到万鲨帮,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可这么些年,我是越发看不透她了。”
“大哥,你笑得好贱!”狗狗眼杀伤力异常强大,玉无邪神情平板波,语调非常客观,一副真的没有在撩骚的正经样子。
叶凤轩最终没能忍住,狠狠地把翡翠茶杯砸在玉无邪自带三分笑相的脸上。
白忆雪看着眼前的温汤池子一阵沉默,吃饭没试毒的,她可以凭借过人的胆色,催眠自己一口一口吃进肚里。
但在这种四面来风的地方洗澡,她余光扫了扫迎风拂动的飘纱和水晶帘,心想究竟哪个傻逼设计的洗澡间,这么喜欢露点,干嘛不把家安到楼子里,恕正常如她,和他实在找不到共同语言啊!!!!
白忆雪一通澡洗得战战兢兢,几个站得和柱子似的面无表情的侍女实在没办法提供多少安全感,她以最慢的速度下池子,又火速洗完穿好衣服,惹得身边的侍女忍不住一个侧头。
白忆雪整理衣襟的手一顿,随即若无其事优雅流畅地埋头理袖口,待衣服穿好后,侍女红着脸端着托盘退下。
到了卧室,白忆雪觉得自己崩溃的内心终于得到了安息,她挥退左右,脱好衣服放下剑,把自己埋进了香香软软的被子里。
白忆雪心大,她渐渐觉得身处魔教,也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直到第二天一早她睁开眼,方才发现昨晚的自己就是个大写的傻逼。
白忆雪酣睡了一夜,每天醒来前,她总是先翻个身,再慢慢地睁开眼睛。
今早白忆雪惯例翻身时,触到了一条绵软有弹性的棍状物,她摸到手里条件反射捏一捏,然后睁开眼睛一看。
肝胆俱裂不足以形容她的内心,她表情雷劈一样,想丢下白蛇,在床上狂踩大叫一通。
可是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像第一次见到蛇似的,脸上全是人将醒未醒时特有的懵懂空白。
她心里那个咬牙流血呀,生怕把白蛇放跑了不知道在哪里更可怕,她就这么犹豫不定地举着白蛇,姿势僵硬得就快维持不下去了。
不过再长的僵持也有尽头,白忆雪僵着一张脸给自己打气道:白忆雪,你是巾帼不让须眉的真豪杰,吃钢咬铁的真汉子,打败你的绝不能是区区一条蛇!
于是,等侍女乙来到床前,不由惊呼一声,几个侍女围过来一看,侍女甲不由奇道:“咦,这不是白长老的小青吗!”
只见一条白蛇被一根淡蓝发带歪歪扭扭地绑在床头。
白忆雪心情郁卒的时候喜欢练剑,她喜欢那种持剑时一心一意的感觉,专注时可以把几朵落花花瓣绞碎,却分毫不伤蕊萼,就连见多识广的白老帮主,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个不世出的剑术奇才。
叶凤轩来的时候,白忆雪正在几株落花如吹雪的树旁专心舞剑,白衣飘飘,身如蛟龙,剑如皓月,如此盛景,叶凤轩无论看过几次,都止不住内心的震撼和狂热。
叶凤轩寒星般的眸子,落在白忆雪身上发出灼人的光,白忆雪额发汗湿,收剑肃立,整个人如一把绝世神兵。
叶凤轩含笑上前道:“师妹近来可好?!”白忆雪看他笑意拳拳的样子心想,不愧是你,劈腿后第一件事居然装得没事人似的,看来是混得不错。
见白忆雪不愿多言,叶凤轩眼神微动,再次笑道:“我们师兄妹许久未见,手谈一局如何?!”回答他的是无边的沉默,白忆雪心道,以前给你面子那是哈你的颜,这种死伤很多脑神经的活,你还是霍霍你的新姘头去吧!!!!
白忆雪抱剑就走,然后被侍者一路请进了偏房,里面高调地摆着做工精美的棋盘,润泽的黑白棋子,彰显着不菲的材质,所以说白忆雪真的很讨厌排场。
叶凤轩挥挥手,仆俾纷纷退下,二人开始手谈。
下着下着,叶凤轩开启谈心模式,开口就是:“阿雪对前朝皇裔怎么看?!”他状似不在意地研究着棋盘。
怎么看?学瞎子一只眼看着过去,一只眼看着未来吗?!!白忆雪胡乱思考着,啪嗒落下一子随口道:“野火烧不尽。”这是她能想起的最有深度的词了,哪朝那代没几个前朝余孽呢!!
叶凤轩笑意加深,缓缓道:“不才正是大明皇室后裔。”他盯着白忆雪脸上的表情,发现对方眼珠子都不曾动一下。
殊不知白忆雪拿着棋子,汗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脑海里联想了一系列被拉上贼船,不行就被灭口的事,含含糊糊道:“世间姓叶的虽多如牛毛,但大明皇室应该不至于——所以——”她盯着棋盘,手不知道样那放。
“没错,我是嫡支,而且是嫡支唯一一个叶姓。”斩钉截铁的回复,打消了白忆雪的侥幸心理。
在她神思茫然中,突然听到一句语气真挚的“阿雪,若凤轩侥幸成功,你可愿做我的皇后?!!”
白忆雪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可是身体太好了,她根本晕不过去,枉她一直以为大师兄为人谦逊,没想到人家其实那么高调,张口就是一个皇后之位,难道玉无邪甘心只做一个男妃。
她缓缓抽出玉手,看着棋盘上排列错综复杂的棋子,悠悠地叹了一声道:“江湖人历来以武犯禁,但绝不参与朝堂更迭之事。”
叶凤轩深深深深地看了白忆雪一眼,最终化作一声叹息道:“师妹,你想太多了。”
三天一过,白忆雪赶紧收拾包袱走了,玉无邪不明就里道:“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1 人打赏
原作者: 红叶魅舞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5-04 19:53
古匣沉香 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骄傲的楚贵妃,最后是绝望自尽的。 <详情>
2021-05-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