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局中局

可可爱爱| 2021-4-8 08:57 阅读 311 评论 0


 
 “來來來,喝了这碗汤忘记前尘往事,该忘的,该惦的,该怨的,通通忘了,过了奈何这条桥你将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一个老婆婆勺着一碗孟婆汤递给了姜时语,姜时语手脚慢悠的接过了孟婆汤,端着汤碗她仰头痛快的一口喝光,汤汁顺着喉咙流进了肚子里不一会儿在她胃里翻江倒海的滚动,紧接着化为了乌有。
  姜时语在记忆散尽之前回忆起了生前的点点滴滴,她本是一个花样年华般的女子有着一对疼爱她的父母还有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她原本可以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可一场大火把他们一家三口烧为灰烬她到死都不明白究竟是谁要谋害他们一家,姜家与人一向无冤无仇是谁如此歹毒残忍杀害他们呢?
  姜时语眼前的白光逐渐消失,她慢慢闭上了双眼,她这是要去投胎了吧?好不甘心,她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她想要报仇!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姜时语的脑海里不停的旋转,白光最后消失的那瞬间姜时语眼角落了一滴泪,若有來生她还愿做姜家的女儿,她愿穿上最美的婚纱嫁給她最爱的人。
  “时语时语,你醒醒,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姜时语耳边是一道熟悉又好听的声音,那道声音直穿进她脑海里,那好像是秦天的声音。
  姜时语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她低沉沉的喊道:“秦天是你吗?”
  姜时语原本想看看面前的人是不是秦天可当她睁开眼睛时却愣住了,她的眼睛看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的眼睛失明了吗?
  “秦天我的眼睛?眼睛怎么回事?”
  秦天握着姜时语的手轻声说着:“时语別怕有我在呢,你的眼睛只是短暂失明以后会好的。”
  “秦天我爸妈呢?”姜时语着急询问父母的消息,她此刻已明白自己重生了,她的记忆根本没有消去前尘往事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她重生在他们一家三口死后的那场大火,她还活着只可惜自己眼睛瞎了。
  秦天咽了一把口水,他吞吐着气息半会抓着姜时语肩膀沉重的说:“时语你一定要坚强,你听我说叔叔阿姨他们他们不幸走了,姜家只剩你一人了。”
  秦天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痛击在姜时语心上,自己的父母竟然真的死了,她重生了可父母却永远离开了她。
  “不要不要,爸妈你们怎么舍得离开我。”姜时语捂着嘴巴泣不成声,她不信父母就这么离开了她,他们那么爱她怎么舍得狠心扔下她一人。
  “时语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看到姜时语痛哭的样子秦天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姜时语,他想用自己温热的怀抱去温暖姜时语冰冷的心口看到姜时语痛苦他也和她一样痛苦。
  秦思年在警局里反复的翻看视频里的监控,视频是姜家出事的那晚,视频里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姜家附近,奇怪的是中间有十几秒的时间视频黑频了紧接着画面上的蒙面人凭空消失了,那个蒙面人究竟是谁秦思年到现在都没找出一点头绪,姜家二老平日里待人宽厚性格温和他实在想不出是谁对他们下的黑手。
  “哎。”秦思年叹了声气,距离姜家出事已经过了五天了凶手到现在都查不到一丁点蛛丝马迹他愧对身上的这身警服。
  墙上的钟摆滴滴答答的敲响,秦思年抬头看了一眼,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他起身走出了调查室。
  秦思年走出警局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开着车奔向了医院,听说姜时语醒了她醒來若是知道自己父母死了她一定非常难过吧,他想去看看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秦思年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姜时语病房门口,他抬起手轻轻推开了门,从狭小的缝隙里他看到了房内拥抱的俩人,突然间握着门柄的手就这么滑落了。
  秦思年未惊动房里的俩人他静悄悄的合上门离开了医院,医院外面秦思年点了一支烟,烟雾在他两指间慢慢的燃烧,他已经戒了很长时间的烟这会又控制不住的抽起来,看到秦天和姜时语拥抱他怎么就这么难过呢,他到底在难过什么劲呢,姜时语是秦天未婚妻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不该难过的。
  “姜时语你本该是我未婚妻的。”秦思年振振有词的念到,救下姜时语的人是他而不是秦天,秦天不过是一个偷了他幸福的大混蛋。
  “咳咳秦天放开我吧我快喘不过气了。”姜时语抵开与秦天的距离,不知怎么回事她感觉秦天今天怪怪的他平时都不喜与她这般亲密的今天怎么就抱着她舍不得松开?
  秦天不甘愿的松开了姜时语,“时语我怕你也会离开我,你要是离开我了我今後该怎么办,我害怕失去你。”
  秦天的深情告白让姜时语瞬间梗咽,秦天喜欢她她一直都明白的,能遇到秦天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秦天谢谢你爱我,陪着我,这辈子能遇见你我真的很开心。”
  “时语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就结婚吧。”
  结婚?这两个词在姜时语脑海里反复的翻滚,秦天和她求婚了他们俩个三年的长跑是该画上句号了。
  姜时语轻轻点头:“嗯。”
  “好了你仔休息一会我去问问医生你的眼睛什么时候能好。”
  “好。”
  姜时语躺回床上翻身背对着秦天,她好累,等出院了她还要給父母安葬,那个杀害他们一家的凶手她一定不会放过的。
  秦天給姜时语盖好了被子,出了病房后秦天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了,他歪着嘴角扯起了一个阴森的笑,这笑与他刚才面对姜时语时完全不同。
  秦天拐弯出了医院,他警惕的朝四周看了一遍后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电话刚被人接通他气急败坏的怒吼:“废物,让你处理人竟然还留了一个活口你这没用的东西!”
  电话那边的人战战兢兢的说:“秦少我真不知道她还活着我检查全都没气了我才走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姜时语还活着。”
  “蠢货赶紧給我滚出A市,要是让人发现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是是……”男人断断续续的“是是”,几声过后电话被挂了,男人擦了把汗水赶紧跑路。
  秦思年在附近听到秦天拿着电话气急败坏的大吼大叫,他原本打算走了看到秦天时又不自觉停下了脚步,离秦天距离有点远他听不太清秦天的话但能分辨出秦天脸上愤怒的表情,秦天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斯斯文文这么气愤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到底是谁惹得秦天生这么大的气?
  秦思年与秦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秦天是秦父二婚老婆生的,秦思年对这个小他两岁的弟弟从来都没放在心上过,对秦思年來说秦天母子不过是破坏他家庭的可恨之人他对秦天只有厌恶没有兄弟情。
  秦天和男人通了电话后气冲冲的开车跑出了医院,他完全忘记了姜时语还在医院里。
  秦思年看着秦天走远后扔下了手中的烟头,他整理了一翻衣领然后又走进了医院,本说过不再惦念姜时语可他又做不到放下她,那个女人在很久之前就在他心里种下了情根,他这辈子忘不掉姜时语了。
  秦思年走到姜时语病房前推开了门,他一步一步挪向了床边,紧张又害怕被抓包的心情在他心里反复上演,明明离姜时语这么近却又感觉那么遥远。
  姜时语耳朵很灵敏她早听到了动静她以为是秦天回来了刹那间转过身子对着面前的男人问:“秦天你回来了,我的眼睛医生怎么说?”
  秦天?秦思年眼睛眨了两三下,姜时语叫他秦天,他是秦思年啊怎么会是秦天呢,房间里的灯开得明晃晃的姜时语她看不出他是谁吗?他和秦天长的分明不一样啊。
  “小语你刚才说什么?”秦思年不确信又问了一遍。
  “你不是去问医生我的眼睛什么时候能治好吗?”
  秦思年听了姜时语的话慢慢走近姜时语跟前,他伸出两指在姜时语面前晃了晃,姜时语眼睛很迷茫眼里什么光彩也没有,秦思年心惊:这是怎么回事?姜时语眼睛看不见了?
  “秦天你怎么不说话了?”
  秦思年提着嗓子挤出与秦天相似的声音说道:“医生说你的眼睛很快就会好的。”
  姜时语像只欢快的鸟儿欢叫道:“太好了。”
  等她眼睛好了她一定要去调查父母的死因,她不会让父母白死的那个凶手她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小语,没事了,我会陪着你的我会当你的眼睛。”秦思年怎么都没想到姜时语竟然失明了这个消息打的他措手不及。
  “秦天有你真好。”
  姜时语对秦天的诉情听在秦思年耳里却是另一番意思,她把他当成了秦天。
  秦思年給姜时语擦洗了身子还給她换上了一套新衣服,姜时语把秦思年当成了秦天她坦然接受男人的伺候。
  姜时语躺回床上她睁着眼睛问:“秦天现在什么时候了?”
        “晚上十点。”
  “十点了?你还不回去吗?”
  秦思年思考了一会接着说:“不回了。”
  说罢秦思年挤到了姜时语身旁空着的地方,躺在姜时语身旁秦思年闻到了一股清幽味,那是姜时语身上独有的味道他对那味道情有独钟就像对姜时语的感情一样。
  “睡吧,明天醒來一切都会过去的。”
  秦思年伸出右手穿过姜时语腋下拥着她的腰,感受到怀里女人的温度他才敢相信姜时语还活着,当时看到火场里奄奄一息的姜时语时他还以为姜时语活不成了,他不敢想象姜时语要是死了他能不能承受的住打击。
  “小语,谢谢你还活着。”
  姜时语感觉今晚的秦天格外的温柔,他念着她的名字是那样的好听,一声一声“小语小语”简直甜到她心里。
  清晨姜时语醒來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豆浆油条味,她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秦天不知去哪了。
  “秦天秦天。”
  “我在这呢。”秦思年听到姜时语的叫声赶紧从洗手间里跑出来,他急忙忙回应姜时语。
  姜时语问:“你去哪了?”
  “去給你买早餐了,你醒了正好洗漱一下就可以吃早餐了。”
  秦思年扶起姜时语进洗手间洗漱,洗好后秦思年又把姜时语扶回床边。
  “小语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还热乎着你吃吧。”
  姜时语接过秦思年放进她手里的早餐慢慢吃了起来,姜时语咬了一口油条后眨着眼睛问秦思年:“秦天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哦!”
  房间里响起了姜时语嚼东西的声音,秦思年照顾姜时语吃完了早餐眼看上班时间要到了他依依不舍的告別了姜时语,“小语我給你找了一个护工,我要去上班了晚上下班我再过来看你,你要吃什么或干什么就跟护工说。”
  姜时语乖巧的应:“嗯嗯,你去上班吧。”
  秦思年出了医院,去上班的路上正等着红绿灯突然间他在路口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衣带着口罩看着很是怪异,他脑海里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看到男人朝前面走去他开车追了上去。
  “站住……”秦思年离男人越近越感觉不安,他这会确认了眼前的男人和视频上看到的那个人影几乎是一样的,男人的穿着,身高,背影与视频里如出一辙。
  男人听到声音回头看见秦思年追來他爆了句粗口后立马跑进了小巷里,秦思年赶紧停下车子跟着跑进了小巷里,男人在小巷里飞快的跑着,秦思年跨步冲上前使出了擒拿手直接抓住了男人的肩膀,男人被扣住了肩膀使劲的动腾想要逃跑,秦思年踹了男人一脚后将男人双手反剪带出了小巷。
  警局里男人坐在椅子上战战兢兢的缩着脑袋,他生性爱赌欠了不少高利贷秦天找到他时说让他帮办件事事成之后給他五百万,他被钱财诱惑然后才去干了杀人放火的事,他真不是故意的。
  男人的口罩已经被摘了下來,样貌是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无儿无女光棍一人。
  “说视频上的人是不是你?姜家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你的主谋是谁?”
  秦思年犀利的眼睛一寸一寸扫在男人身上,任何的可疑之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男人生平第一次干坏事就被抓住了,他畏畏缩缩的坦白:“警官是有人指使我的。”男人眼看自己跑不掉了干脆供出了指使他的人。
  “说是谁指使你的?”
  “是秦家少爷秦天。”
  秦思年震惊,“你说什么?这里是警局欺骗警察你知道要犯什么罪吗?”
  男人委屈喊道:“警官我没骗你,秦少爷说了事成之后会給我五百万我见钱眼开才犯了糊涂,秦少爷才是主谋。”
  “姜时语是他未婚妻他为什么要杀姜家,呵,你编也要编个像样的理由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警官我真没骗你,我有通话记录还有视频你不信就拿去看,秦少爷根本不喜欢姜小姐他只想要姜家财产而已。”
  秦思年半信半疑的掏出了男人的手机,打开那些通话记录和视频联系后秦思年久久不敢回神,秦天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伤害了姜时语,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他竟然敢伤害她。
  秦天和死党泡了一夜的酒吧,吃喝玩乐了一晚上他完全忘记了姜时语的存在,他从来就没喜欢过姜时语,求父亲让姜时语跟他定婚不过是为了让秦思年痛苦而已,他在乎的只有姜家的财产。
  “走了,我得去医院看看那个蠢女人怎么样了。”
  秦天打了个酒嗝和死党优哉游哉的道別,又要回去医院演戏想想他就觉得恶心,姜时语那女人命真硬竟然没死成算她命大。
  酒吧外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车声秦天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秦思年扣住了,他怒的大骂:“秦思年你特么的敢扣老子,你算什么东西!”
  “哼,秦天你丧心病狂草菅人命指使陈峰杀害姜家二老,你罪大恶极法律容不得你。”
  “你胡说八道秦思年你冤枉我,我要找父亲,父亲一定不会让你抓我的,你放开我!”
  秦思年不为所动,秦天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就得付出代价谁都救不了他。
  秦天被秦思年抓回了警局,秦天进了警局看到陈峰就知道自己完了,陈峰这个蠢货竟然被秦思年抓了还把他供了出来他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个蠢东西帮他做事的这回想逃也逃不了了。
  秦天伙同陈峰杀害姜家一家证据确凿俩人均被判了相应的刑罚,出了法院秦思年轻吐了一口气,秦天才是杀害姜家二老的凶手这消息姜时语若是知道了她该有多伤心啊,被最喜欢的人欺骗和背叛一定很痛苦吧。秦思年最后做了决定他要暂时瞒着姜时语等她眼睛好了他会告诉她所有的一切。
  秦思年买了午饭带去了医院,走进病房里正好看见姜时语双手抱膝看着窗外,秦思年希望她能看到了可私心又希望姜时语看不见,只有她看不见他才能用秦天的身份继续陪着她。
  “小语我來看你了。”
  姜时语回头扯了一抹笑,这段时间“秦天”每天都來陪她,給她讲故事陪她说话給她开导甚至还会夜里陪她共眠,她感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秦天”了。
  “秦天你來了。”
  “嗯,我带了你爱吃的那家抹茶蛋糕來了,你应该会喜欢的。”
  姜时语眉眼微动她似是惊讶的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那家老字号的蛋糕的?”
  “关于你的一切我全都知道。”
  秦思年移向姜时语他捏着一块蛋糕递到姜时语嘴边,“尝尝。”
  姜时语张嘴咬了一口,轻哼道:“好甜,是我喜欢的那个味道,秦天你也吃一块吧。”
  姜时语摸索着欲从袋子里拿出蛋糕,秦思年盯着姜时语手里未吃完的蛋糕喉结滚动着他张嘴在那块蛋糕上咬了一口,新生的牙印完完全全盖住了姜时语刚才留下的印子。
  “小语……”
  秦思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实在说不出口,他没办法告诉姜时语他不是秦天更没办法告诉她秦天其实是杀害她父母的凶手。
  姜时语感受到了秦思年的异常,这段时间她感觉得到秦天和以前不一样了,说不出来那里不一样反正就是和以前不一样,秦天以前一直叫她“时语”现在却喊她“小语”,明明都是一个名字可她愣是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叫她“小语”时明显更温柔了。
  “秦天你怎么了?”
  “没事,医生说你的眼睛很快就能恢复了。”姜时语眼睛恢复正常的那天就是他秦思年离开的日子。
  一日复一日,不知不觉秦思年陪着姜时语渡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是秦思年最开心的日子,那种小心翼翼偷來的幸福是他这辈子最难忘记的。
  姜时语迷迷糊糊睡醒了,睁开眼睛她看到了朦朦胧胧的白光,她不可置信的闭上眼睛又睁开,这会看的比刚才更清楚了,姜时语喜极而泣她的眼睛能看见了。
  姜时语雀跃的拨了电话,秦思年刚下班准备过来医院給姜时语送午饭就接到了姜时语电话,电话里姜时语听起来非常高兴秦思年好奇的问她:“小语有什么事这么开心?”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眼睛看见了。”
  秦思年一愣,姜时语眼睛看见了那他是不是就不能再去看她了,毕竟他一直用秦天的身份骗她。
  秦思年压抑着心里紧张的情绪说道:“小语恭喜你,我这段时间工作非常忙可能不能过去看你了,你有事的话记得找护工,等我忙完了工作就过去找你。”
  秦思年慌张的想要挂断电话,姜时语突然大笑了起来,“秦思年你这个笨蛋你还想骗我多久。”
  她一直都知道医院里陪着她的人是秦思年而不是秦天,秦天只会叫她“时语”根本不会叫她“小语”,她眼睛早就好了她就想看看秦思年会骗她多久。
  “小语你怎么会知道我是……”
  “一直都知道,秦思年我的眼睛早就好了,我已经知道爸妈的死和秦天有关系了。”
  她不傻,她早猜到秦天心术不正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丧心病狂的伤害他们一家,秦天这个混蛋她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秦思年完全被姜时语的话搞愣了,姜时语早知道他是秦思年了?感情她这段时间都是陪着他演戏。
  “小语,你还喜欢秦天吗?”
  “我从来就没喜欢过秦天,秦思年听过放长线钓大鱼吗?你才是我想钓的那条大鱼。”
  她真正喜欢的人是秦思年,和秦天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刺激秦思年而已,哪知那个笨蛋竟然眼睁睁看着她和秦天订婚真是气死她了不过好在秦思年总算开窍了,这趟重生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她今后会更珍惜以后的每一天。
  听到姜时语说她喜欢自己秦思年迈出的步子差点被绊倒,姜时语喜欢的是他他不是在做梦吧。
  “小语我马上过来医院找你。”
  “你不是工作很忙没时间见我吗?”
  秦思年乐呵呵说道:“骗你的,等着我马上过去找你。” 
  
2 人打赏
原作者: 可可爱爱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5-04 19:53
古匣沉香 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骄傲的楚贵妃,最后是绝望自尽的。 <详情>
2021-05-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