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十步一杀

李晓江| 2021-4-10 23:43 阅读 164 评论 0

    
   南宋末年,战火连绵,天下大乱,匪患横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飞龙镇凌云山的匪徒以王春为首,匪徒人数众多,尤为猖狂。
    明目张胆的逼良为娼,开设青楼,强占良田,草芥人命,这些都不算什么,还有更过分的,他们还建设赌馆,放水钱,借一赔百,如若不能偿还,全家为奴抵债……
    最近这伙匪徒又勾结东洋浪人,建起了烟馆,开始销售福寿膏,进行祸害百姓。
    大飞镇的镇长,林飞是个为人正直,刚正不阿的人,深得民众爱戴。
    如今听闻王春贼子作乱,立即整顿兵马,直杀凌云山,奈何王春匪众人多势众,王春武艺高强不说,还有武艺毫不逊色于王春的四大护法助纣为孽,林飞一众那里是对手?
    林飞等人与匪徒才一合交锋,就已经全军覆没,从此大龙镇正真成为匪徒的天下,为所欲为,无人能敌。
    林飞膝下有一子,唤作林小天,今年一十有九,好打抱不平,嫉恶如仇。
    更痴迷武学,不喜过问世事,对剑道一途情有独钟,拜师松山门下,日夜勤学苦练,练的一手好剑法,经过十年苦修,终于练成一式绝招,十步一杀。
    学有所成,如今拜别师门,下得山来,知晓家父被害,匪徒伤天害理,其压百姓。
    怒不可竭,火气冲天,决心欲找寻王春匪众报仇雪恨,为民除害,救镇民于水火之中。
    林小天由于出身名门世家,在习武的同时也不忘家训,饱读诗书,可谓是满腹经纶,见多识广。
    故而,行事极为缜密,并不莽撞。
    林小天知道王春匪众,人数极多,自己势单力薄,再加上并不知晓匪徒的底细,于是决定探查一番,好做打算。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说做就做,林小天换上一身布衣,戴上斗笠,提上砍菜刀,扮成农夫模样,前往山上打柴,然后到集市上贩卖,装的像模像样……
    经过多番探查,询问,林小天大致搞清楚了匪徒的势力分布情况,王春匪众势力实力强横,错综复杂,霸占着整个大龙镇的东西南北四道城门。
    控制住城门,就等于控制住了整个大龙镇的命脉,这伙匪徒实在嚣张啊,明目张胆的欺凌百姓,丝毫不把官府放在眼里,气的林小天咬牙切齿,暗下决心,定要扫除匪患,还大龙镇一个太平盛世,完成爹爹生前的遗志。
    可是匪徒众多,势力庞大,以自己一己之力怕是难以一口吃下,得从长计议,各个击破才行。
    想到这里,林小天剑眉一挑,眼珠飞转几圈,顿时有了主意。
    王春匪徒不是有四大护法吗?
    听说掌管镇东门的是大护法柳三娘,镇东的醉仙居是他的旗下的产业,掌管镇南门的是二护法邱贾,镇南的升仙烟馆是他的旗下产业,掌管镇西门的是三护法王健,镇西的逍遥耍宝坊是他旗下的产业,掌管镇北门的是四护法尹宝,镇北凌云商行是他旗下的产业。
    这四个产业,都是无恶不作的地方,比如醉仙居,时常逼良为娼,升仙烟馆出售福寿膏祸害人命,逍遥耍宝坊让人输的倾家荡产,凌云商行借一赔百,简直吃人不吐骨头。
    镇上的百姓对这匪徒创建的产业,简直就是狠之入骨,但碍于严威,根本就是敢怒不敢言。
    当然还有更过分的,就是镇上的百姓,无论出城进城都要给过路钱,不然有你好看的,除此之外,还要按时上绞人头保护费,不然时间一到,人头不保,大龙镇的村民,人人自危......
    想到这里,林小天顿时嘴角上扬,绘心的笑了起来。
    既然匪徒有四大护法,并且不在一起,自己为何不到他们旗下的产业闹事,制造矛盾,然后名正言顺的将他们各个击破,如数铲除?
    四大护法,有四名,能排老大的肯定厉害,可能是块硬骨头,暂时不能动,那么老四,定然实力最弱,就先拿老四开刀。
    林小天说做就做的性子还是改不了,换上展新的衣服,提上手中的青风剑,径自前往镇北的凌云商行。
    才进门,一胖呼呼的中年男子就迎上来,手里拿着一把金算盘,笑眯眯的对着林小天说道:“这位小兄弟,你这回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我这里有的是货,什么都能借,不知小兄弟想借什么?”
    “是么?我要借的东西,怕是你做不了主,得你们商行的掌柜尹宝出来说话才行。”
    “哈哈哈!小兄弟找我啊?鄙人正是尹宝,今天刚有空来商行看看,正好遇上小兄弟,当真的有缘,不知小兄弟欲借何物?只管开口便是,只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借一赔百,得抵押房产......”
    “好说,好说,不就是借一赔百吗?这个容易。”
    “哈哈哈,爽快人,不知道小兄弟欲借何物?”
    “借你项上人头用用如何?”
    “哈哈哈!小兄弟说话真的风趣,此物不借。”尹宝一边对着商行内的伙计使眼色,一边暗自警觉的向后退了退的说道。
    “不借?那只好我自己动手了。”
    林小天剑眉一挑,噌的一声,抽剑出窍,对着眼前的尹宝就是一剑刺出,别看这尹宝肥胖至极,但身手还是非常敏捷的,就在剑间离其三寸之际,其向后一闪就躲过一致命一击。
    林小天一击失手,欲再发一击,奈何此时商行内的匪众赶到,挥刀直劈林小天,林小天只好弃了尹宝,回剑防守,大战匪众。
    刀光剑影之间,只见林小天手起剑落,带起一道道鲜血飙洒于空,伴随着声声惨叫,不一会儿的功夫,匪徒喽啰三下五除二就被林小天砍了个尸横遍地,横七竖八。
    尹宝见林小天大开杀戒,知道其真的是来找茬的,再说这凌云商行在这大龙镇也是响当当的,如今要是被林小天这么一闹,息事宁人的话,日后这凌云商行还怎么经营下去?还有他尹宝的脸往那里搁?王春怪罪下来,如何担待?
    面对赤露露的挑衅,尹宝非常恼火,原本笑眯眯的脸上,换上了怒意,对着林小天嘶吼道:“小砸毛,你居然敢在我凌天商行挑事,简直就是不把我尹宝放在眼里,给我死来,看招!”
    “呵呵!”
    尹宝语落,手的金算盘一摇,发出声声咔咔声响,一个箭步向前,对着林小天砸了下来,速度快极,势如破竹!
    别看这尹宝,肥的一匹,但动手来,还是非常敏捷的,行家的功夫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看来能做四大护法的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林小天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向后一跃,避开一击。
    然后一个斜刺,直袭尹宝的手腕,那曾想,剑才刺出,尹宝就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接着手一番,金算盘一撩,拨开青风剑,另一只手猛的就是一缩,变掌成拳,对着林小天的腹部印了上去。
    林小天见尹宝露出邪恶的笑容,知道大事不妙,心中暗暗大叫不好,欲向后闪避,可惜已经来之不急;尹宝的拳头已经印在了林小天的腹部之上。
    哎哟一声,一道人影,嗖的一下,向后飞了出去十丈来远,重重的摔落在桌子上。
    啪啦!
    桌子被撞到,发出一声响,直接化为斋粉,顿时木屑飞扬。
    你道飞出去的人影是谁?不是别人,正是那挨了尹宝一拳的林小天......
    半晌过后,林小天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觉头晕目眩,眼冒金星,目眦欲裂的看着尹宝,正要怒骂之是,只觉喉咙一阵滚烫,噗的一声,从口中飙出一口老血,差点没晕倒。
    “小砸毛,怎么样?我这一拳可伺候的你舒服?”尹宝脸上的怒色突然没了,换上一抹讥讽的说道。
    “我呸!是不是没有吃饭?打在身上软绵绵的,好像个娘们似的,来,有种的话,给再小爷来一百拳。”林小天强忍住腹部传来的阵阵剧痛,叫嚣道。
    “呵呵,你个小砸毛,你简直不要太弱,我都懒得动手打你,打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你还是自我了断吧,省得脏了我的手呢。”尹宝一脸不屑的讥笑道。
    “切,既然你不想再动手,那就换我动手吧,刚才我吃了你一拳,现在你也吃我一剑,看招!”
    林小天话音落下,向前跌跌撞撞的挥剑走来,如喝醉酒的醉汉,分不清东南西北,家在何方,尹宝见之,嘴角挂着讥讽,以为林小天被他打成重伤,已是强弩之末,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尹宝那里知道,林小天这是在施展他的绝世杀招“十步一杀”?
    林小天走出十步的时候,突然挥动手中的青风剑,对着尹宝的喉咙就是一刺而来,速度快到了极点,如流星破空,势如奔雷,足可排山倒海。
    林小天出剑那一刻,尹宝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欲要扬起手中的金算盘抵御,可惜已经来之不及,说那时迟,那时却快,只见林小天的轻轻用力一推,青风剑,对着尹宝的喉咙一穿而过,接着猛的收剑。
    啊!
    惨叫传出,尹宝应声倒地,鲜血喷洒一地,身体抽搐几下,便已呜呼。
    林小天收起青风剑,运气疗伤了一会,将凌云商行的钱文洗劫一空,趁着夜色,将钱文挨家挨户的分别扔进大龙镇镇民的家里......
    林小天认为,这些钱文都是大龙镇镇民的钱文,是被凌云商行压榨来的,应该还给他们,虽然自己也知道,要是拿着这些钱文,足以创建一个势力,或者干一番事业,可惜他们能用这些钱文,如果他私吞的话,他会内疚一辈子,他林小天,别无他求,只求天下太平,武绝天下,什么钱文,对他来说,就是一堆臭铜,留着没什么用,不如接济镇民来的实在,反正这些钱也是匪徒压榨他们得来的,严格的说,这就是他们都钱文......
    镇南门,逍遥耍宝坊。
    日出东头,东方才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耍宝坊的变得异常的热闹起来,前来耍钱的赌徒开始幺五喝六的,耍宝坊里的赌师,大声吆喝着。
    “来来来!我庄家买和,你们买大买小,押一赔十!押押押!”
    “我押大!”
    “我押小!”
    “......”
    “嘿!开啦,和,庄家大,通杀!”
    “哎,又输了,明天又得喝西北风了!”
    “你喝西北风还好,我全家都得喝西北风!”
    就在这时,林小天,走了进来,二话未说,抽剑在手,啪的一声,便将耍宝坊的桌子挥成两段,接着高声说道:“从今天开始,逍遥耍宝坊这种害人的地方还是关门的好!”
    “哟!又来一个送死的,刚好今天我们王健三爷在呢,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今天逍遥耍宝坊要处理一点小事,请各位速度离开,不然后果自负!”
    随着话音落下,逍遥耍宝坊早已经是人去楼空,只有一群手持兵刃的匪徒喽啰,向着林小天袭了过来。
    林小天也不废话,剑眉一挑,手中的剑舞若梨花,噌噌噌,剑之所过,必有死伤,惨叫连天,简直就是一刀一个小朋友。
    不一会儿,四五十名小喽啰被林小天宰的一干二净,悠哉悠哉的收起青风剑,林小天坐在椅子上,开始喝起了耍宝坊提供的茶水。
    “一群废物,就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死的活该!”
    才喝了一口茶水,一道不男不女,刺耳的声音就从声后传来,林小天放眼看去,只见一穿着一声碎花锦衣,脸上胭脂涂抹,手中拿着折扇的中年男子碎道。
    林小天看一眼这不伦不类的中年男子一眼,知其定然就是三护法王健无疑,于是站起身来,对着王健说道:“他们废的话,那就来战!我保证不杀死你这个臭不要脸!”
    王健虽然是男儿身,却有一颗女儿心,听到林小天骂他臭不要脸的,顿时面色低沉如水,怒火中烧。
    “你个小砸种,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语落,一个飞身,手中的折扇一挑,直袭林小天,速度快到了极点,让林小天避之不及,腹部中了一扇。
    林小天吃痛,向后一跃,嘴角溢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哈哈哈,小砸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一下你就萎啦?还装死,喵的!”
    王健一边讥讽的说道,一边靠近林小天,伸出二指在林小天的鼻息之地试了试。
    “咦,真的没气了?这么就死了?”
    王健没有感觉到林小天的气息,不由喃喃自语道。
    “死了也好......”
    就在王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林小天的眼睛突然睁开,王健大惊失色,欲退,可惜,林小天用剑柄点在王健的腹部之上,王健抛飞了出去。
    林小天趁势抽剑出窍,十步一杀施展,手一挥,一剑结果了王健;王健才倒下,王健的匪徒手下,早已经开始拔腿就跑。
    奈何,林小天根本不会是让他们走脱,一个纵身,便已经出现在门口,挡住去路,林小天二话不说,手中的剑舞若梨花,一剑一个结果了匪徒,这些匪徒坏事做尽,都是沾满了无辜村民的鲜血,实在该死,他林小天对于这种恶人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杀尽逍遥耍宝坊的匪徒,林小天将耍宝坊的财务洗劫一空,然后交给附近的正直老者,分发给善良穷苦的村民。
    休整一下,林小天直扑升仙烟馆.......
    升仙烟馆今天抽完福寿膏,极乐升天了十几人,家属正在门口叫骂,被升仙烟馆的匪徒打个半死过后,正欲痛下杀手,不想就在此时林小天赶到,救人没有废话,林小天手起剑落,直接将欺负的人尽数斩杀。
    鲜血流了一地,看的路人目瞪口呆,顿时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林小天没有管看然闹的路人,提着还在滴血的青风剑,走进升仙烟馆。
    还没走进升仙烟馆,林小天便挺住了脚步,因为升仙烟馆的邱贾带着几个东洋浪人正从其他地方欢乐回来,见有人闹事,邱贾本来就是暴脾气,没有说话,几个箭步向前,就直袭林小天。
    邱贾使得一口连环刀,手一扬,一刀直劈林小天的肩部,速如电闪,势若狂雷,如若被这一击袭中,林小天必死无疑。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一刀,林小天不敢大意,直接施展十步一杀,只见林小天的剑一挥,一剑刺入邱贾的喉咙,而邱贾手中的连环刀停在半空,再也无法精进半分。
    收剑,邱贾倒地,看都没有看一眼的,看着向东洋人,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们要么死,要么滚,我们大宋不欢迎你们这种人渣。”
    “你算什么东西,我东洋乃太阳之出的地方,无比圣神,我们来这里给你们送来福寿膏,让你们欢乐,快活!”
    “艹尼玛的,能抽死人的也能带来欢乐吗?看来你们还是死吧,东洋浪人是吧?今天起,我见一个杀一个!”
    林小天吼着,大步向前,直接施展出十步一杀,将东洋浪人如数宰杀,斩尽升仙烟馆的匪徒之后,找来火把,一把火将升仙烟馆烧的一干二净。
    烧掉烟馆,林小天对着围观的路人说道:“从今天,不要让我看见大龙镇的人抽福寿膏,见的话,我见一个宰一个,绝不姑息!”
    说完,林小天转身就走,直奔醉仙居。
    醉仙居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好不快活,林小天进入醉仙居,几名老堡就迎了上来,热情款待。
    老堡:“这位小爷,刚买来的几位姑娘水灵的很,是不是叫来尝尝鲜?”
    “我看你们逼迫那些姑娘来的吧?”
    “呵!原来你是来找茬的啊?来人啊,有人来闹事了。”
    啪!
    “哎哟!”
    林小天一巴掌打在老堡脸上,将老堡一耳光扇出老远,摔在地上一命呜呼,瞬间醉仙居安静下来,都相续溜走,醉仙居的热闹他们可不敢看。
    打死老堡,醉仙居的匪徒迅速赶来,奈何林小天太过强悍,被林小天一个回合便打的落花流水,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见势头不妙,又听闻林小天杀了其他三大护法的柳三娘,知道来人是林小天,无心恋战,一心想要溜走,去找王春,与其会合,好对付林小天。
    奈何林小天根本不给她机会,在她欲要逃走之时,堵住去路,柳三娘倒也刚烈,与林小天大战了一起,足足战了三百余合,胜负不分,林小天本不想杀女人,但柳三娘坏死做尽,不能当人来看,林小天纠结半天后,终于施展出十步一杀,结果了柳三娘。
    醉仙居的匪徒被斩杀殆尽过后,林小天将醉仙居的女子如数解救,一把火烧了卖身契,解救其自由,然后将醉仙居的财物分发给贫苦村民,剩下的分给解救出来的女子作为盘缠,自己却是一分不拿。
    烧掉醉仙居,林小天休整了一天,杀上凌云山,这一次林小天不再是一个人,被欺压的镇民很多人都带上武器,与林小天一起攻打凌云山。
    大龙镇村民人数众多,再加上一肚子怨气,凌云山的匪徒那里是对手?战不三合便被杀的丢盔弃甲。
    林小天带着镇民杀上山来。
    只见凌云山早已经人去楼空,在凌云山的凌云大寨中,端坐着一人,表情冰冷,不怒自威,等着众人的到来。
    你道其人是谁?正是凌云山匪众的首领王春。
    当看到王春的时候,大龙镇的村民都傻了眼,特别是林小天,直接愣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因为座位上端坐的匪徒王春,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林飞......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林小天颤抖着身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问道。
    “为什么?因为我是东洋人,我要发展势力,为我东洋入主大宋的时候出一份力。”林飞风轻云淡的说道。
    父亲是东洋人?那自己不也是东洋人?
    对于林小天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可这是个事实。
    愣了许久,林小天开口说道:“无论是大宋子民,还是东洋子民都是人,你做的事情毫无人性,你该为你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哈哈哈!那你动手吧,为了东洋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看招!”
    噌!
    林小天抽剑出鞘,跌跌撞撞的走向林飞,像是一醉汉,当走到第十步的时候,突然出剑,快若流星破空,塞过闪电奔雷,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就在林小天出剑的那一刻,王春的手动了一下,握掌成拳,猛的一缩,接着一拳弹出,直袭林小天的死穴。
    剑至,拳出。
    林小天的剑穿过林飞的喉咙,林飞的拳打在林小天的腹部之上。
    林飞面目狰狞,看着林小天,想问为什么,又没又问,因为他不能说话。
    林小天好像明白他的意思,吐出两口老血说道:“因为正义,正义是不分地域种族的。”
    说完,林小天,跪在地上,对着大龙镇的村民说道:“我爹罪孽深重,他一个人死,根本抵不了他犯下的罪过,我林小天坑求大家见谅!”
    “.......”
    林小天话音落下,挥剑自抡.......
    林飞这一刻,心中后悔到了极点,哈哈大笑几声,闭目身死......

3 人打赏
原作者: 李晓江 来自: 原创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5-04 19:53
古匣沉香 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骄傲的楚贵妃,最后是绝望自尽的。 <详情>
2021-05-04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