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吾皇撸猫已成瘾

admin| 2020-7-17 22:43 阅读 631 评论 0

 她的梦想是成为护国神猫,却被陛下的肚兜绑住了手脚,相貌虽是丑,但陛下喜欢,怪我咯!

  楔子

  举国震惊!全朝轰动!

  从即位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以贤明勤政闻名天下的肃国陛下突然有一天玩物丧志,甚至为其三日不上朝!

  是祸国妖妃横空出世,还是陛下的真爱终于出现?

  “朕是养了只宠物。”面对群臣的质问,肃国天子萧兰庭回答得有些轻描淡写。但不知紧接着他想到了什么,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突然加深,变得有些意味不明起来。

  “长得嘛……嗯,却是十分难看。”

  萧兰庭一手支着下颌,顾不上面前臣子们的呼天抢地,他目光渐渐放空,心里又惦记起后院那家伙来。

  ……没错,不是后宫,而是后院。

  他没有说的是,这宠物,丑虽丑了点,但放眼天下,也绝对是独一无二。

  毕竟没有谁家养的猫一觉醒来,一伸懒腰一低头,脱口就能说出一句人话来–

  “天哪,这一身毛是怎么回事!别吓唬爸爸!”

  一、陛下让本猫背锅

  徐姗姗整个人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她原本是个无忧无虑的兽医学学生,毕业之后在一家宠物店里给猫猫狗狗打打针,过着没心没肺的“小二缺”生活,但自从她送一只被车祸糟蹋、被缝缝补补依旧重伤难治的猫猫安乐死之后,她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这就算了,她一扭满是毛的脸便看到旁边的铜镜,发现这只猫天生就跟被车压过一样丑!

  尖嘴猴腮三角眼,一坨突兀的黑毛点缀在脸上的白毛里,恰似一颗媒婆痣……等等,铜镜?

  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转头一看–看到四条床腿。

  再抬头一看–一个长发及腰、身穿明黄中衣、一看就长得很“传统”的男人,低头看着她。

  徐姗姗:“……”

  徐姗姗感觉脸上的毛似乎堵住了自己的鼻孔,她翻翻白眼,想要原地昏厥。

  可这位用猫的视角看起来十分巨大的人类却丝毫不体贴她的心意,抬手一捞,直接把她从地上捞到了他尚且温热的被窝里。

  告诉我你刚才什么也没听见……一切都是我在做梦在做梦在做梦……徐姗姗在心中默念。

  然而梦想就是梦想,猫的梦想不会成真。徐姗姗听到那人伸出一根手指,抬起她的猫下巴,左左右右打量了一圈,笑道:“哦?朕果然天赋异禀、紫气东来,随手拾回来的猫是个妖怪不说,被人发现了居然还会装死不成?”

  ……

  徐姗姗的最后一丝希望啪嗒破灭。

  她清清楚楚听见,这男人口中自称了“朕”。

  徐姗姗花了三天时间,终于接受了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了皇帝身边的一只“爱宠”的事实。

  虽然这个皇帝感觉像是有毛病。

  徐姗姗发现,他每天晚上都不去后宫睡女人。她小小一团,缩在大殿的阴影里,看到萧兰庭在臣子们双眼含泪的感动目光中抱起一沓折子道:“大业尚未完成,朕心无意享乐。”

  这帮臣子们闻言无不涕零跪地:“陛下–臣等遇此明君,死而无憾!万死不辞!”

  只见萧兰庭人五人六地走了,趁臣子们不注意将她一把捞起,塞进他宽大的龙袍里。回到寝殿一关上门,他就将折子往旁边一扔,抱着她往床上滚。

  徐姗姗伸出猫爪,肉球盖在他脸上,冷漠地陈述:“陛下,说好的大业呢?我可也是女人。”

  “哦?”萧兰庭闻言惊异地一挑眉,松开了蹂躏着她毛的手,突然转过去抬起了她的后腿。

  徐姗姗:“!!!”

  她一时不察,被萧兰庭翻了个肚皮朝天。萧兰庭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番,点头道:“唔,竟让你说对了一半。虽然不是女人,但勉强算雌性。”

  徐姗姗:“……萧兰庭!”

  徐姗姗怒不可遏,用白天在陛下龙床床柱上新磨好的爪子给了陛下英俊的脸庞一个血的教训。

  于是第二天,萧兰庭脸上顶着三道血印,再次出现在众大臣的面前。

  徐姗姗分明看到众大臣一脸遭受欺骗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萧兰庭摸摸脸,愧疚地说道:“唉,昨日回去本想看看折子,却被一个坏家伙打扰……”说着说着他居然摆出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折子便也看不下去了,脸还被抓成这样,真让众爱卿见笑,见笑。”

  众大臣写了一脸的“陛下竟淫乱至此”!

  徐姗姗的猫脸上……好吧,猫脸上并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这不妨碍她内心咆哮:好不要脸!偷懒不看折子就算了,居然让一只猫来背锅!

  二、陛下为何不怕我

  于是后一天晚上,萧兰庭故技重施,抱着折子揣着她回到寝宫时,她不闹不叫,任凭萧兰庭捋毛,只冷眼看他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萧兰庭见她不语,只好颇无趣地把地上的折子拾起来看,后来拾着拾着估计是嫌麻烦,便干脆一撩衣摆坐在地上。皇帝的寝宫即使到初春也仍供着地暖,倒也不冷,徐姗姗端坐在龙床上,四只脚并在一起,头一次居高临下地打量起这个男人。

  徐姗姗眯着湛蓝色的眼睛,对着他左看右看,时不时下意识地晃晃尾巴。这人低头专心时看起来倒也正常,薄唇微抿略显薄情,烛光跳动间将他本就深邃的五官勾勒得越发浓艳,和她在现代时颇喜欢的一个北欧小鲜肉模特竟有几分神似。

  只不过她平常看得比较多的都是这人毫不在意美貌地跪趴在床边,撅着龙臀对她扮鬼脸以及强行捏她肉球的傻样。

  –难道古代的男人脑回路都如此清奇?徐姗姗略想不通。若是她在宠物店时听到猫狗说人话,哪怕她自认为是有道德有情操的兽医,怕也要被吓死了。徐姗姗不由得脑补了一下她与萧兰庭身份互换的场景–她穿着白大褂拿着针管,一脸肃穆地朝四肢被绑在手术台上的萧金毛大狗子走去,萧狗张嘴求饶:“汪汪!女侠!饶朕一命!”

  噗。她不由得被脑补的画面逗得笑出了声。

  不安分的窸窸窣窣声立刻传来,徐姗姗耳朵警惕地一转,将发散的脑回路立刻收回。果不其然这陛下没安静几分钟就又摸到了她身边,一屁股坐在脚踏上,两只手搁在床上,下巴就搁在手背上。萧兰庭选了个离她四只肉球最近的位置,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她:“咪咪,乐什么呢?”

  徐姗姗一甩尾巴看向一边,一副面瘫高冷状。

  “说话嘛,说话嘛。”萧兰庭此时完全没有他日常在外人面前摆出的九五之尊的威严,嬉皮笑脸地求她:“再笑一个给朕听听。”

  徐姗姗如他所愿,一张嘴:“呵呵。”

  萧兰庭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手贱兮兮地掐了一把她的尾巴尖。

  “嗷!”徐姗姗瞬间炸毛,连忙抱住自己的尾巴。

  “别生气别生气。”萧兰庭看她又要亮爪,连忙挠挠她的下巴表示安抚。动物的本能压过理智,徐姗姗每次生气都被这一手吃得死死的,何况他挠她下巴的手白皙修长,凑在她大脸旁边的俊脸也赏心悦目。徐姗姗便不由得问了出来:“你怎么不怕我?”

  “啊?”

  “一只会说话的猫,你怎么不害怕?”徐姗姗脑袋一垂,瞳孔收得细了点,“你们古……你们不是最相信什么天命啊什么迷信,难道就不怕我是天降异端?”

  萧兰庭闻言收回手。“你又不是第一个。”他说,“朕的母后说了,在朕出生的时候,宫殿顶上就金光万丈、百鸟齐鸣,明明是寒冬腊月,却满园花开、满室芬芳……”

  “你傻吗,那都是骗不懂事的小孩子的。”

  “你没见过,何以见得那就是假的?”他颇自负地道,“朕贫农出身,祖上十八代没出过秀才,也没有出过士兵。朕却在十二岁时考上了进士,十六岁时上马掌兵。天下纷争,强者辈出,最后却是朕坐在这龙椅上,这难道不是天命?”

  萧兰庭微微一笑,这一笑便带上了他身为天子的睥睨纵横,浑身的不正经一扫而空,一双眼居高一扫,仿佛将万物臣服尽收眼底一般。

  “就算你是异端,有朕在,你也只能是祥瑞。朕都不惧,你怕什么?”

  徐姗姗闻言,心里微微一动。

  三、陛下亲手做猫衣

  徐姗姗承认,那天的萧兰庭还是很有王霸之气的,几乎把她这个升斗小民震慑住,对他生出一点敬服来。

  然而这一点敬服第二天就被皇帝陛下亲手打碎,来提醒她他童年时不过也是和她一样的升斗小民。

  “来来,咪咪,看朕给你做了什么!”皇帝下了朝就快步回宫已是常态,回寝殿后一关门立刻变出一脸灿烂笑意也不特别,徐姗姗趴在枕头上一脸麻木地看着他乐颠颠地快步走来,然后从背后摸出一物给她。

  “当当当!这可是朕亲手做的–猫肚兜!”

  “……”

  徐姗姗的猫脸以人眼可见的幅度抽了抽。

  萧兰庭将那巴掌大的小粉红肚兜在她面前抖开,仍然还在喋喋不休:“咪咪,你可别小看这猫肚兜,这可是朕一针一线亲手设计、亲手缝制出来的。”

  徐姗姗内心:呵呵,好想冲出去告诉别人,大家英明贤武的皇帝陛下,竟然给猫做肚兜。

  萧兰庭道:“你看到这个小兜兜了吗,你可以把吃不完的粮食放在里面,是不是很贴心?这可是朕趁早朝偷偷缝的,下头那帮大臣没一个发现。”

  徐姗姗内心:呵呵,好想冲出去告诉别人,大家英明贤武的皇帝陛下,竟然在早朝时间偷偷给猫做肚兜。

  萧兰庭道:“虽然咱们性别不同,但你平常都裸奔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好害羞的,来,不如就让朕亲手给你换上?朕不但做了粉红色肚兜,还做了配套的粉红色丝巾和粉红色小鞋子哦!”

  徐姗姗内心:呵呵,好想……等等。

  什么?我才不要!

  然而猫的脑回路毕竟没有陛下那双会拿绣花针的手快,萧兰庭不顾她稀里哗啦的挣扎,牢牢将她摁住,硬是把小肚兜小围巾和小鞋子都给她套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

  就当最后那只鞋子套上的一瞬。

  只见两人眼前一道灿烂金光闪过,灿烂到两人瞬间都短暂失明。而那金光渐渐褪去,一片亮白的视野也渐渐恢复清晰,徐姗姗突然觉得萧兰庭摁在她身上的手的手感有点不对。

  以往萧兰庭隔着她一层毛摁住她,她顶多能感受到他手心的热度,还隐隐约约的,感受不清;可此时她不但能感觉到他的温度,还能感觉到他手心的茧、手掌的纹,甚至能感觉到他皮肤下一跳一跳的脉搏。

  徐姗姗低头一看。

  自己的毛不见了,四只爪子一条尾巴也不见了。她浑身赤裸地躺在这世上最尊贵的龙床上,身上覆着这世界最尊贵的陛下,而陛下的尊手就按在她光溜溜的腰上。

  不对,她也不算是完全赤裸。

  毕竟她的关键部位被一个粉红色带小兜兜的肚兜欲拒还迎地遮着,细白脖颈上系着一个诱惑的丝巾,脚上手上还戴着粉红色的小爪套。

  徐姗姗:“……”

  这个情态,徐姗姗自己脑补一下都颇为诱惑。但具体有多诱惑呢?

  徐姗姗抬头一看,恰好撞进了萧兰庭的目光里。萧兰庭只在最初时微微一愣,天子不愧是天子,回神的速度也比她快上许多。只见他仍然保持着这姿势,却将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细细打量了一番。

  “萧兰庭,你看什么看,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分明看到他表情变得深邃,凤眼微眯,似乎有情欲隐隐透了出来。

  徐姗姗:“……”

  夭寿了,向来对后宫女人性冷淡几十年不动摇的萧兰庭,今天竟然要对着一只猫发情了。

  这个魔性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四、陛下嫌我长得丑

  徐姗姗并没有给萧兰庭这样那样的机会。

  她发挥自己挠人多年的能动优势,想也不想地一巴掌盖在萧兰庭脸上。人手不比肉球,打在脸上啪的一声,萧兰庭显然是被她打愣了。徐姗姗趁机往下一缩,从萧兰庭手臂下头钻了出去,屁滚尿流地滚到地上。

  萧兰庭在她背后幽幽道:“你知不知道,肚兜之所以称之为肚兜,就是因为它只能遮住肚子,并不能遮住后面……”

  正在撅着屁股往外爬的徐姗姗浑身一僵,紧接着就有一道明黄色飞来,盖在她的头上。萧兰庭隔着一层衣服幽幽道:“啊,即使是朕这样的天生英才也万万没有想到,朕居然有一天会对一只猫动情……”

  这就是干脆直接承认了?

  萧兰庭说:“而且更没想到的是,身为猫时长得丑就算了,可变成人了这色相也没多少进步啊……”

  徐姗姗猛地把衣服从脑袋上扯下来,大怒道:“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你到底会不会说话?”

  她再次对上萧兰庭的目光,只见萧兰庭不知何时已经换了姿势,盘膝端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膝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的目光……

  恍如入世的佛陀。

  让她以为方才的情欲都是错觉,他眼神分明慈祥又清明。

  徐姗姗:“……”晕,虽然感觉逃过一劫应该松一口气,但是玻璃心感觉到碎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刚才你被朕压在身下,朕其实没有看仔细。”萧兰庭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慢悠悠道。

  他慈祥清明地看着她:“现在一看,朕果然是对的。”

  “……”

  “真的长得丑。”

  “……”

  萧兰庭面带微笑,在徐姗姗想要活剐了他的愤怒目光中站了起来,稳稳地走了出去。

  虽然他身子仍然有些僵直,走起路来略微有些奇怪,但徐姗姗已经顾不得了。

  –他竟然说她长得丑!

  猫可忍,人不可忍!

  徐姗姗,昨日“穿越猫”身不由己,今日她决定拿出一个“穿越女”的自尊!

  徐姗姗贴身裹着明黄的衣裳,外头套了一套太监衣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帝的寝宫能摸出太监衣服–她决定要趁萧兰庭不在,偷偷摸出宫去!

  然后远走江湖,收服小弟,升级打怪,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真是想想就令人兴奋。

  徐姗姗走出寝宫,走到不知通往哪里的廊道上,竟如入无人之境,她心里想,果然穿越就是自带金手指,心想事成。

  想着想着低头一看,那粉红色的小手套还戴在手上,和这套灰扑扑的太监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徐姗姗想也不想,右手将左手的手套往上一抽,然后随手往后一扔。

  然而还来不及等她左手把右手的手套抽了,说时迟那时快,她眼前金光一闪,竟然又变回了猫的样子。

  徐姗姗:“……”

  这是怎么回事?!她要骂街了!

  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多半是“出生自带祥瑞”的萧兰庭搞的鬼。他那套衣服上怕有古怪,穿上,她就能变成人;脱了,她就会变成猫。想通了,徐姗姗便松了口气,那粉红手套就落在不远处,她颠颠地跑过去想叼起来。

  可还没等她颠到那里,横空伸出一只软软香香的手臂,将她抱了起来。

  “玉妃娘娘,您看,这里有只猫。”抱着她的是个奴婢,这奴婢身边站了个妖娆多姿的女人。

  奴婢低头看了看她,道:“啊,这猫真丑。”

  徐姗姗:“呵呵。”

  正当徐姗姗酝酿着要给这女人一爪子时,那奴婢下一句话却让她整个猫身都僵住了。

  那奴婢道:“娘娘,您不是怀疑赵嫔给您的食物中下毒却苦于没有证据吗?干脆我们反客为主,弄死这猫,然后栽赃在赵嫔身上,一劳永逸,免了您所有后顾之忧。”

  徐姗姗:“??”

  Excuse me?

  五、陛下替我杀了人

  徐姗姗发现,身为来自文明社会的她,实在低估了古人一言不合就杀人的程度。

  何况她此时还不是个人,还是只猫。

  她闻言立刻想要挣扎,却被那奴婢按住手脚。妖娆的女人终于朝她走了过来,在她身上拨了拨。

  她人变猫时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变小了,玉妃随手一拨,就看见她的“太监猫套装”里面的明黄色“猫秋衣”。

  玉妃眼神中立刻迸射出冷冷的光:“明黄色……陛下向来没有养这些猫猫狗狗的爱好,这畜生定是哪个后妃养的。我近日常听人说,陛下被一个妖艳美人蛊惑了心智,连上朝都耽搁了……这样放肆的贱人,想必给猫穿明黄布料,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

  “……”

  徐姗姗险些张嘴–不是的啊,亲!你究竟对陛下有什么样的误解!陛下就是有养猫猫狗狗的爱好啊,而且爱得很深!

  但这妃子不是萧兰庭,她怕被当成妖怪宰了,便强忍着没有说话,而是憋了一个“喵”出来。

  “死到临头,喵也没用。”玉妃显然已经沉浸在“弄死妖艳美人的爱猫”这场大戏中不可自拔,她得意地一笑,“就按你说的办,把它给我灌了鹤顶红,扔在赵嫔的宫门外头。”

  “哦,你要把谁给灌了鹤顶红?”

  徐姗姗闻声精神大振!玉妃和奴婢一瞬间似乎僵成了木头,她立刻趁机一蹬腿,像是百姓见到了八路军一般,热情地扑进了来人的怀中!

  “陛……陛下!”

  萧兰庭一手稳稳地将她抱在怀里,一边面无表情地俯视着瘫倒在地的玉妃二人:“哦,难不成是要把朕的爱猫灌了鹤顶红,扔到那个什么什么的路上去?”

  “陛下……”

  “朕有养猫猫狗狗的爱好。”萧兰庭打断她,“且朕喜欢给猫猫狗狗缝衣服。”

  “……”

  “这猫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朕亲手缝的。”

  “……”

  “这明黄的布料,和朕身上穿的布料一样。”

  “……”

  萧兰庭说话间呼吸起伏,胸口的刺绣磨蹭着她的耳朵。徐姗姗抖了抖耳朵尖将脑袋换了个方向。她冷眼看着地上的玉妃,只见萧兰庭这一番话说下来,玉妃已经吓得快要当场暴毙了。

  而萧兰庭没有给她自杀的机会。

  “鹤顶红这样肮脏的东西,你也敢带进宫里。”萧兰庭冷漠地转身。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来人啊,把那脏药给这女人和她奴才灌下去,然后给我扔出宫去,扔到随便哪条路上。”

  一言不合就杀人。

  这事儿原来也不只是玉妃能做得出来,她这些日子竟然忘了,她所在的这个世界,面前这个男人是绝对的主宰,要谁生便生,要谁死便死。

  徐姗姗脊背上猛地蹿上一股凉意来,可还没等她想明白这吃人的社会,萧兰庭便已抱着她快步回宫,他手上还拎着那只被她扔掉的手套。

  他踢开寝宫的大门,驱赶开所有的下人,抱着丑丑的猫坐到床上,然后亲自替她把那只手套戴了上去。

  一片金光之后,穿着太监服的少女就坐在萧兰庭腿上,被他打横抱在怀里。她睁大眼睛瞧着他,看着有点紧张,竟然纹丝不敢动。

  而那九五之尊则伸出一根手指,拨弄了一下她这身太监衣服。

  “嗯,不错,连我私藏的衣服都找了出来。”他慢慢解开衣服的系扣,再慢慢拉开。手上慢条斯理,唇边却仍然是似笑非笑的。

  他侧身过来,用牙齿碾了碾她的耳朵,贴着她咬牙切齿道:“更不错的是,我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你就险些弄死自己,真让朕佩服,佩服。”

  萧兰庭估计是故意想折磨她,衣服脱得极慢,慢得足以让徐姗姗处于一片震惊紧接着一片呆滞紧接着再恢复神智中。

  他要干什么?他眼中的颜色已非常明了,由不得她不信。

  她该怎么办?徐姗姗心中发慌,情急之下抬手挡了他一下,随便找了个话题企图岔开他:“等等!你你你,你是怎么这么快找到我的?”

  萧兰庭闻言果然停了下来。

  “太监衣服不见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你羞愤之下想要逃跑。出了朕的寝宫有两条路,一条灰扑扑的路,看着不起眼,通往宫外;一条干净又风景旖旎的路,通往后宫。”萧兰庭嘲笑道,“用脚趾头想你肯定也会跑错路。”

  “呃……”

  “你以为朕方才真的是嫌你丑?”他话锋一转,冷笑道,“不过是怕你害怕,给你点接受时间,你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想要出宫?”

  “等等,我明明是只猫,就算会说人话,你也不该对我……”

  “怪力乱神,世上本不少见,朕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而来。”萧兰庭打断她,“但朕一开始就知道,你最后必能化成人形。”

  “而朕,从一开始,就迷恋你的声音。”

  “……”

  徐姗姗震惊地瞪大眼睛–万万没想到,皇帝居然是个声控!

  “你一说话,就让朕情不自禁。朕从未对任何女子有这样的感觉,因此哪怕一开始你还是只猫,朕就知道,朕非你莫属。”

  徐姗姗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走神之下并未察觉,陛下那双会拿绣花针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把她的太监套装和明黄里衣都剥了下来。萧兰庭一低头看到她推在他胸膛的手上还戴着手套,一皱眉:“真碍事……”抬手就去扯。

  “等,等等!”

  哗啦一声,萧兰庭手上拿着手套,她又变回猫。

  萧兰庭:“……”

  六、陛下出征带上我

  人人都知道,肃国皇帝萧兰庭玩物丧志,为了个无名女子除了自己的正牌后妃,天天将那女子养在寝殿里头,但凡是稍微了解这女子一点的人,就知道皇帝甚至为她亲手做衣,而她也日日穿着不离身。

  人们都说,这女子怕是陛下命中劫数,因为陛下与她日日形影不离,坊间有人猜测,若要等两人分离,怕是只有等陛下御驾亲征。

  这话传进了徐姗姗的耳朵里,徐姗姗心中一喜。

  –御驾亲征!

  征得好,征得妙!徐姗姗迫不及待地问萧兰庭:“陛下,你什么时候亲征?”

  几个月前,她虽然因为突变猫身逃过一劫,但萧兰庭很快发现,只要那套衣服牢牢穿在她身上,她就会保持人形。

  ……而那套衣服,既然是肚兜,其实也不妨碍什么。

  徐姗姗实在是有点怕了他。这性冷淡一点也不冷淡,尤其喜欢她在床上哼哼唧唧,且虽然每次她与他……时都是人形,可万一怀孕了,生出来的会是个什么玩意儿?简直令人细思极恐。

  徐姗姗从未这样盼望过他赶紧出去亲征。

  萧兰庭不知她心中的弯弯绕,坦言道:“就这几日吧。”

  “此去虽然没什么危险,但也至少要半年。”他的目光在她脸上一转便知道她在窃喜,萧兰庭看徐姗姗向来就像看一张白纸,虽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却不点破。

  他说:“唉,可惜既然是去打仗,就不方便带着你同行。”

  不方便好!不方便好!徐姗姗闻言喜不自禁。

  隔日,萧兰庭御驾亲征。

  徐姗姗睡眼蒙眬地醒来,发现身周一片冰冷。她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出了宫!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徐姗姗一脸麻木地抬头,发现萧兰庭盔甲当身,坐在一群将领正中,一手在沙盘上排兵布将,另一只手–将她抱在腿上。

  将领们的表情都十分复杂。

  萧兰庭一脸坦荡。

  徐姗姗发现自己又着了他的道–他说不能带人,却没说不能带猫!

  此时,萧兰庭却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将手中的棋子一放,惆怅道:“唉,虽然才离宫半日,内心却十分想念朕那宠妃的声音。”

  众将领表情愈发复杂:“……”

  “若是能听到她的声音便好了,我宠妃虽然貌丑无,嗯,声音却叫人欲罢不能。”萧兰庭笑了笑,仿佛不觉得他刚才说了怎样的流氓话一般,掂了掂怀中的猫,意味深长道,“既然爱妃不在,爱猫,你不如替代爱妃,叫两声给朕听听。”

  徐姗姗:“……”

  萧兰庭,你怎么可以!

  当着这么多人,我难道冒着把他们都吓死的风险,来给你说一段单口相声?

  然而形势比人强。

  徐姗姗红着脸–反正脸上有毛也看不出来,爪子委委屈屈地勾着,张了张嘴,说了一声。

  “喵。”

  边境夷族作乱,虽然声势不小,却终归是乌合之众,徐珊珊陪着萧兰庭在前线待了几日,情势果然如萧兰庭所说,难度不大。

  半月后,萧兰庭得到卧底密报,夷族军队破釜沉舟,九成战士离开大本营打算迂回到我军后方突袭,大本营只留守一成残兵老弱,如果轻骑突袭,必能拿下!

  “朕亲自去。”萧兰庭抱着猫对众大臣道,“突袭要的就是快,你们都不擅长。”

  大臣们竟都纷纷点头,只有徐珊珊大惊失色,伸出爪子狠狠往萧兰庭的脖子上挠:“喵!嗷!”

  不知不觉学猫叫学久了竟然已经很熟练了呢。

  萧兰庭手疾眼快地一把捏住猫爪,淡定道:“就这么定了。”

  机不可失,当夜,萧兰庭夜袭夷族。

  带着一百骑兵、二百匹马,以及一只猫。

  英俊的陛下左手持箭、右手马鞭、盔甲当身,背后背着个搞笑的粉红布袋,猫就被揣在袋子里。

  徐珊珊两只爪子勾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碎碎念:“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这么急啊。”萧兰庭轻笑,“虽然说帐篷里面不是太方便,但朕都不急,你就这么想念家里的大床吗?”

  徐珊珊冷静道:“陛下,你信不信我一爪子挠死你,让你出师未捷身先死。”

  萧兰庭:“你舍不得。”

  徐珊珊闻言将爪子伸出来在萧兰庭的动脉上比画了半晌,最后讪讪地收了回去。

  一路疾驰三个时辰,天微微亮时,敌方寂静的大营终于映入眼帘。

  或许是动物的第六感,徐珊珊的胡须微微一动,粉红色的小鼻子似乎闻到了一丝暗藏的硝烟味道。

  耳朵尖轻轻一摆,徐珊珊有点紧张:“陛下,我觉得似乎有点……”

  “终于来了!”

  一声冷笑从背后的树林响起,四周火光骤亮!

  萧兰庭猛然回头,树林中人影还未显现,铺天盖地的箭雨就扑面袭来!

  他瞳孔骤缩,还未等有所反应,眼前白影一闪!

  徐珊珊竟在此时变身为人,挡在他的面前!

  竟以血肉之躯,生生将那些箭都挡了下来!

  七、陛下为我做昏君

  呃,徐珊珊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实力坑猫。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猫的视觉更加敏捷,当一支箭朝萧兰庭的面门射来时,那只箭的轨迹如同慢动作般在她眼中移动。

  憋屈地做猫多年,徐珊珊觉得终于到了她hold住全场的时候了。

  她十分自信,认为自己绝对能够把那支夺命之箭撞开,从此,成为救了天子性命的“护国神猫”,迎娶“猫富帅”,走上“猫生”巅峰!

  她料对了结局,却没有料到开头。

  只见她后腿用力一蹬,猫身像箭一样射了出去!

  肚兜的绳子没有系紧!粉红色小布片飘飘而落!

  徐珊珊:“我去!”

  此时树林中,玉妃越众而出,她竟还活着:“萧贼,你……”

  她满肚子的爱恨情仇还未能说出口,就见萧兰庭面前不知怎么凭空出现了一个女子扑进他的怀里!

  所有人都没看清这瞬间的变故,等目光能够聚焦时,萧兰庭已经用整个身体迎了上去,将那女子紧紧地裹在了自己的怀中。

  他身穿银色薄甲,其实这样弯腰环抱的姿势会很别扭,但此时已顾不得了,别人再仔细看时,便能看到在他手臂间那女子裸露的皮肤上,像个靶子,横七竖八地扎进了不少羽箭。

  萧兰庭暴吼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朕全部挖了你们的眼睛!”

  他的声音都急得变了,一勒马缰:“撤!”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萧兰庭作为臣子们公认的一代明君,对于边境作乱常采用怀柔政策,即使给钱给粮也不愿轻易挑起战争,仁慈得甚至颇受一些主战派的诟病。这次脱身回营后,他却画风陡变,比最残忍暴戾的君王也不遑多让!

  夷族军队五万,他竟派出五十万大军前去碾压!十倍的兵力,扫过那些乌合之众如狂风过境,陛下的命令,不接受降兵,凡是夷军格杀勿论,俘虏全部就地活埋。夷族首领九族内全部被屠戮殆尽!

  此令一出,举国哗然!

  在他多年的仁政下,颇养出了一些怀柔派,雪片般的折子飞向萧兰庭的案头,天子与臣在朝堂接连半月的气氛都是剑拔弩张,终于有言官为了逼他,一头撞死在了大殿的金柱上!后面他的同僚跪地苦劝:“陛下!切莫冲动行事!当心万古骂名!”这人猛地一抬头,“何况人人都知,陛下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

  萧兰庭闻言冷笑了一声。

  他抬起脚走下御座,明黄色的靴子置若罔闻地从血泊上踩过。

  “女人,那也是朕的女人。朕连朕的女人都护不住,这个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义?”萧兰庭的声音很淡,却让人从心底里畏惧发寒,“各位爱卿别忘了,这天下,如今还是朕的天下。”

  萧兰庭不接受再议,直接放话说有人再就这个事情纠缠不清,也不用“撞金柱”这么麻烦,他直接将人拖出午门斩首。

  此举彻底震住了所有人。

  “如果朕这样做便是昏庸,那朕就任性地做一次昏君又何妨。”萧兰庭在徐珊珊面前再不复那样阴冷的气质,只是垂了眼睫,白皙的面庞上甚至带着一点委屈。

  徐珊珊龇牙咧嘴地笑:“嘶–你看我这不是没死……”

  徐珊珊觉得自己大约真是穿越到了一只猫妖身上。

  猫妖或许有九条命,她被扎成了个刺猬竟然都还勉强活了下来。

  只不过就是不能翻身啊不能翻身。徐珊珊像个王八一样,呈“大”字趴在床上,下巴下头垫了个枕头,她就这样抬着眼皮对坐在床头的萧兰庭努力地眨巴眨巴眼睛。

  她努力缓解气氛,笑道:“你看,你原本不就是喜欢我的声音,现在我没死,声音也还好好的,这具身体嘛其实对你来说也不那么要紧……”

  “你说这样的话,是在戳朕的心吗?”萧兰庭冷冷地打断她。

  “什么叫朕只迷恋你的声音便不在意你的身体……”萧兰庭说,“这句话朕记下了,以后等你好了,朕会让你明白,朕对你的这具身体,到底充满了怎、样、的、兴趣。”

  “你最好给朕好好养着。”他最后一抬眼,定定地看着她,“你从头到尾,从脚后跟到头发丝,每一寸皮肤,每一缕呼吸,都是朕的。”

  八、尾声

  徐珊珊觉得,自己的人生目标似乎也算是另类地达成了。

  –远走江湖,收服小弟,升级打怪,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在她伤好之后,萧兰庭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为她遣散后宫,然后娶了她。人人都知道肃国国君爱上了一个祸国妖姬,这女人来路不正,而且似乎并非人类……以他们二人为原型的爱情话本在民间写出了七七四十九个版本,每一版本……嗯,都还挺好看的。

  徐珊珊一边看着话本一边碎碎念:“迎娶高富帅我做到了,走上人生巅峰……目前也算是巅峰吧。可惜难得再能远走江湖升级打怪,唉,只能困在后宫看看爱情话本……”

  “哦,不然你还想抛下朕,自己去哪里潇洒?”

  背后这么冷不丁地传来一声,徐珊珊吓得手一抖,腋下却穿过一只手来,把她掉落的书捏住。他顺势像抱小孩一般将她提起来放进他的怀中,下巴搁在她肩上,顺手翻了翻那话本:“又看的什么?”

  徐珊珊浑身僵硬,并不敢言。

  “哦–《霸道君王与他的狐媚小妖妃床间日常》。”萧兰庭轻笑,“书名合朕的胃口。”

  他将书随手一扔,翻身将徐珊珊压在床上:“这种日常何必看别人的,我现在就可以帮你亲自体验。”

  徐珊珊:“……”完蛋!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

  帐幔里、锦被中,细细的呻吟夹杂着哭腔传了出来:“不,不要了……”细白的手湿淋淋的,推拒在同样热意蓬勃的胸膛上,“再……再继续,要出人命了!”

  “不怕。”他埋头用力吻她,说话声音因此模糊。

  “猫有九条命,你还剩八条。”

  文/顾我 

原作者: 顾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2021-06-19 22:56
诗与远方 伦敦 轮蹲 轮顿
乔若愚今年四十五岁,是村小学的公办老师。村小学是村里的最高学府。担负着教育全村未 <详情>
2021-06-19 13:07
诗与远方 你好,旧时光
在月夜来临的时候,在喧闹消失的时候,在万物开始跟随着时间走向静谧的时候,也最是一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