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仇爱难解

红叶魅舞| 2021-7-31 10:36 阅读 6834 评论 0

“白,你怎么这么冷静,他可是你的杀父仇人啊!”张有志脸皱得能夹死苍蝇,看宁笑白依旧不露声色的脸,心里充满感慨。
宁笑白细细地打量着打斗的青年,劲瘦的腰,苍白的脸,和冰冷的如一滩死水的表情,默默地叹了口气,心里只道你活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小白?”张有志继续骚扰,坚信宁笑白那张死人脸下,一定充满了矛盾纠结。
宁笑白听了直皱眉头,他讨厌这个名字,未免对方继续喋喋不休,他抱紧手中之剑解释道:“如果甩你巴掌和给你糖吃的是同一个人,你也会像我一样犹豫不决。”
他刚一说完,只觉眼前一黑,脑袋已被师娘于婉儿强行按进傲人的双峰挣扎,听着对方嘴里念叨的“好孩子。”他直想对天骂娘。
张有志看了咽了咽唾沫,平常他只道小师弟惯会装深沉,结果大敌当前还有此等艳福,他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打架结束了,像段千羽这种危险人物是不可能输的,他最后看了鬓发凌乱,肉眼可见有些消沉的宁笑白一眼,然后架轻功翩然而去。
曾经的他们也曾兄友弟恭,段千羽是宁宏云义子,也是大弟子。宁小白生来自闭,学话时口齿不清,早早被认定为傻子白痴。他的生命里本无所谓光和热,好像世间所有色彩都与他无关。
很多次段千羽出任务回来,看所有人,包括宁掌门与夫人都顾自行事,哪怕只在寻常消遣,也要把宁笑白撇在一边,任他百无聊赖地玩泥巴或数着蚂蚁玩。
唯有段千羽无法视而不见,无数个夜晚他与宁笑白相拥而眠,白天他就拉着他的小胖手,不厌其烦地说些身边的事。
即使宁笑白嫌他烦了大发脾气,段千羽也总是充满包容静悄悄看着,直到他自己开始懊恼和无措。
灭门的那一天,大雨如注,段千羽拿剑从一具又一具身体里捅进又抽出。
宁笑白麻木地看着他走近,段千羽看了他很久,久到宁笑白以为他会手下留情。
可惜段千羽最终没留只字片语,活他一人,屠尽满门,从此无人再笑宁笑白是傻子白痴。
段千羽的头发很柔软,性格十分平和,宁笑白一直知道他更向往温馨平静的生活,他想这样的人,纵然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死祸首足矣,断不会牵扯人全家,现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段千羽走后,一行人回了雪夜门,大家听张有志口沫横飞地还原路上的故事。
角落里,宁笑白冷清地坐着,他无视着身上胶着的女孩们充满母性的目光,看着眼前出现一双熟悉的脚,不由叹了口气。
“你这就退了吗,如果是我全家被人……你也不过如此!”陈岩兴高傲地表达着他的唾弃和不满,倨傲的神情仿佛宁笑白蝼蚁般不值一提。
宁笑白最不耐烦的就是他像活鬼似的不时就要撵着人走路,陈岩兴苦大仇深他可以理解,毕竟为了他那条精贵的小命,他父母早早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可是正常来讲,他们不是应该惺惺相惜、互相取暖的吗?果然段千羽当初跟他说的尽是些鬼扯。
“陈兴岩,做人请凭实力说话,你是仗着笑白弟弟脾气好,就来欺负他么?”顾惜音迈着大长腿抱臂而出,她低头吹了吹鲜红的指甲,撩开碎发给宁笑白抛了个媚眼,偏头危险地看向陈岩兴。
听着耳边开始大噪的私语声,陈岩兴不屑地冷哼一声,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面瘫着的宁笑白一眼。
人一走,顾惜音紧挨着宁笑白坐下,满脸疼惜不舍望着他道:“可怜的笑白弟弟,别听陈岩兴那小子胡说八道,你有多努力,我们谁都看得到,我相信你终有一天可以大仇得报的。”
说到感动之处,她撇了撇眼角些许泪花,涂着鲜红丹蔻的手指慢慢向宁笑白脸挪去。
宁笑白像被狗追似的跳起,他条件反射地擦擦脸,语速飞快道:“大师姐,趁天还早,我还有事没做,就先走了。”一句话说完就走,听到身后顾惜音喊他名字,脚步越发加快。
当晚,段千羽躲在昏暗的密室里喝酒,这里突然进来个女人。
女子慕容嫣妖娆邪气,眉目间透着一股阴邪霸气,她靠近想把手放到段千羽头上,哪知对方充满抗拒地狠狠扭开。
她左眼眼尾微跳,硬是按捺着忍下道:“儿子,你喝太多了。”
段千羽闻言一声冷呵,狠狠痛饮一口,无比冷漠说道:“儿子?我不过就是你手里一把刀子,工具而已,有必要叫得这么亲吗?首领大人?”
“阎是你父亲的,只要有一天大仇得报,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少主,难道我不想明正言顺叫我一声母亲吗?”慕容嫣抓过酒壶狠狠一摔,看他半死不活目光悲恸地坐在那里。
她目光淬了毒般咬牙道:“好,我知道了,是宁家那个小崽子对不对,今天你见过他了,所以你就受不了了。你忘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当初我不是没给过你选择,本来只用死他一家子的,为了他那条小命,你也够狠了,稍微沾点边的都下去了。好,好得很,这才是我和你爹的儿子。不过现在看来,最应该死的那个还留在世上。”
慕容嫣不停来回走着,用一种兴奋狂怒的可怕语气把话说完,看了一眼段千羽就要甩袖离开。
段千羽新拿了一壶酒,慢慢腾腾在地上浇了一路,用很冷静笃定的口吻说道:“那我就去给他陪葬,我老早想过有一天或许会死在他手上,那是我欠他的,现在换个死法也一样。”
慕容嫣攥拳头的声音响起,妆饰艳丽的美目怒瞪着段千羽,段千羽表情麻木,悠悠补了一句:“或死或伤,我都陪他。”
慕容嫣扭曲着脸就要离去,却听段千羽轻叹般的一句:“母亲,你现在做的,究竟是为了父亲的仇,还是为了自己的贪欲?!”
密室里只余段千羽一人,他掏出火折子点燃,看温暖的火舌跳跃着升起,明亮而不刺眼,却无能照亮这一小片天地。
他不由想到当年,他在宁家后山坡上,因为太累了,所以静静躺在哪里,任一条蛇缠绕上他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那时霞光满天,他的身体渐渐麻痹,他的眼泪流了出来。突然他的手被抓起,一张小嘴咬上去,他偏头一看是他,不由吓唬他道:“这样你会死的。”
宁笑白黑乎乎的大眼睛有种呆滞的平静,他继续埋头苦吸,那块皮肤被他吮咬得不成样子。
“痴儿。”段千羽无奈地笑道,风轻轻吹过,宁笑白继续卖力吸吮着。
当时段千羽就想,如果是条要人命的毒蛇,恐怕现在他只剩下尸体了。这小傻子既不知道叫人,也不会先割开伤口,尽做些无用之事。可他为什么心酸酸胀胀,眼像被与黑暗交界的霞光耀花一样,脑海里全都是光。
宁笑白瞪大了眼,目光努力追踪着慕容嫣的身影,结果还是被几下踩倒,掐着脖子提起。
他还从来没见识过对他这么暴力的女人,他悄悄抖出一截箭头,想做奋力一击。
谁知女人目光狰狞,陡然间手指收紧,她像在思考什么般偏头皱眉,艳色的唇彩在黑暗中,有种邪魔歪道的味道。
慕容嫣杀气不要钱样放着,袖箭被无力松开后,她就把手指松了松,然而宁笑白始终大睁着眼,话也不多说一句。
良久,慕容嫣神态不可一世道:“小子,我这就带你去见一个人,以后你跟着他,杀得了他算你的本事。”
说完,不等宁笑白反对,掐着他的脖子拖着走,宁笑白忍不住翻着,心里狠狠大骂:到底哪里来的神经病,黑灯瞎火的蹦跶出来折磨人玩,这么喜欢掐人脖子,找自己儿子不就好了,折腾死了也别祸祸别人……
段千羽宿醉酒醒之后,握着佩刀,看也不看凌乱的密室,木着脸从这出去。
开门就见连山鬼一脸喜气洋洋地报喜道:“千羽,赶紧的,首领让你去呢,说有好处等着你呢!”他激动地拍了拍段千羽肩膀,果然看他一副不紧不慢、百无聊赖的样子。
连山鬼自觉没趣般啧啧两声,感叹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美男子都是怎么想的,一个比一个酷,一个比一个拽。那小子现在看着毛没长齐,过两年也是个祸害,可惜老山我从来没有女人缘。”
连山鬼人如其名,脸如山鬼,不过他性格开朗,也不自卑,继续滔滔不绝道:“不是我说,首领毕竟是个女人,她平时看你就跟看儿子似的,现在又带回一个等着你,脸笑得高深莫测的,我……”
他话未完,段千羽飞一般跑掉了,连山鬼满脑门子问号,摇着头继续自己的步伐。
段千羽来到正堂,他努力无视着宁笑白纯挚的目光,盯着慕容嫣。一时间母子二人表情气势仿佛凝固了一般,宁笑白紧抿着唇,一时搞不清状况。
最后,慕容嫣掩唇笑道:“你看,千羽,人你喜欢,所以我带回来了,以后有他跟着你,你可要好好保护好你们的小命,不要死了,不然我不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段千羽垂下眼,神情不辩喜怒,十分木讷道:“谢谢首领。”
“退下吧!”慕容嫣懒懒地挥了挥袖子,噙着胜了一筹的微笑,动作优雅而随和。
宁笑白和段千羽无言地对看了一眼,就别别扭扭地一起走了。
1 人打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原作者: 红叶魅舞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