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渣男很渣吗?

埋葬自己| 2021-10-21 22:38 阅读 8794 评论 0

陈家豆腐

简介:对顾英的爱慕伴随着姜小宝度过了从少年到成年的漫长时光,顾英却从来连正眼都不愿看她一眼,直到他出了事。顾英的脸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被毁,他终于在姜小宝不离不弃的陪伴里懂得了她的心情,姜小宝却在向顾英表明心迹之后下定了离开的决心。

【一】

“我被车撞了。”

电话里顾英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姜小宝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你在哪儿?”

顾英在那边断断续续地报了一个地址,姜小宝算了算,从家里赶到事发地点大概还要三十分钟的时间。而在这三十分钟的时间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现在还在马路上吗?自己动得了吗?我先帮你叫救护车好不好?”

“小宝,”顾英在那头顿了下,“我现在只想见你。”

姜小宝努力把快要溢出喉咙的哭泣咽回去:“那你再撑一下,我马上来!”

她几乎是用摔的扣了电话,身上还穿着居家的睡衣,走到玄关的时候只匆忙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外套披上,连拖鞋都忘了换。

顾英,顾英。

她将车开得飞快,一路上险险擦过了好几辆体型硕大的货车,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更是直接闯过一盏又一盏红灯。泪水像是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蹦出来,为了不让视线太过模糊,她不得不在疯狂飙车的间隙隔几秒就抬起手抹一次眼睛。

顾英,顾英。

等她到顾英通知的地点时,却已经没有人了。

路边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没有玻璃碴和血迹,甚至看不出来一点点才刚刚发生过车祸的混乱。姜小宝愣了两秒,慌张地抓住一个经过的路人:“请问刚才在这里的伤者去哪里了?”

那人一脸莫名:“什么伤者?”

“车祸的伤者啊!”

“我一直在这附近,没看见什么车祸啊。”

姜小宝怔怔地松开拽着他袖子的手,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嘲讽的冷笑。

她僵了僵,转过脸,顾英正完好无损地站在五步之外的地方,身体两边还各搂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

“速度不错嘛,比我想象中的快多了!”他一脸恶作剧成功之后的得意,而后又在左边搂着的女孩脸上亲了一口,“你输了,晚上留下来陪我吧!”

那女孩笑着捶了他一拳,粉嫩的拳头砸在顾英胸口,却像是砸在姜小宝心上一样。她挤出一个勉强的笑意:“你……没事?”

“怎么,看到我没事你很失望?”顾英挑高了眉毛,“借你打个赌而已。你还真好骗啊,也不动脑子想想,就算我真的出车祸了,第一个想见的会是你?”

“……”

“生气了?想揍我?你有本事倒是来呀,村姑!”

他搂着的两个女孩子都抿着唇笑了。姜小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一身和这里格格不入的灰格子睡衣,出门的时候因为着急,外套还拿成了顾英的,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

可是,一开始的那些慌张失措不安这时反而全部平静下来了。姜小宝以为她至少会伤心或者愤怒一下,而此刻她只感觉到精神高度紧张之后一阵阵的疲惫。她转过身走回车里,遥遥听见顾英在身后冷笑了一声,然后啵的一下,大概是又亲上了哪个女孩的脸蛋。

【二】

“小宝。”

顾英一脸春风和煦地推开办公室的门,手里还提着姜小宝最喜欢的那家店的点心盒子。她从办公桌后抬起头看着他,顾英鲜少有这样主动示好的时候,唯一的可能就是——

“爸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姜小宝看着他递到跟前的点心盒子,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顾英的神情也跟着放松下来,索性坐上了她的桌子,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撞开了,门店经理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经、经理,顾客在外边闹事了!”

姜小宝立刻就搁下了手里的笔站起身,顾英想了想,还是在后边跟上。

店里已经乱作一团,混乱的中心站着一个红衣黑裤的中年女人,此时她整张脸都因为愤怒憋红了。她的对面怯生生地站了一个女员工,一边白嫩的侧脸上浮着五道醒目的指印。姜小宝看在眼里,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走上前。

“出了什么事?”

“总经理……”女员工一看到她立刻就变得泪汪汪的。中年女人的气明显还没有撒够,看到姜小宝的出现立刻一阵冷笑:“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吧?来得正好,你们是怎么教员工的,卖个化妆品一问三不知,不懂得讨顾客欢心就算了,说她两句,还搞得好像我欺负了她一样!”

“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意见,可以直接向我投诉,”姜小宝又看了一眼女员工脸上的指印,“但您不应该打我的职员。”

“你……”女人平白无故被噎了一句,脸色更加难看,连声音也陡然尖厉起来,“好,投诉是吧?叫你的上司来见我,我要直接投诉你!”

大红色镶着亮片的皮包被她当作武器一般狠狠地扔在姜小宝的身上,周围围满了围观看热闹的人,却连一个开口说话的都没有。

“女士,您是要找我吗?”

侧边插出一道温柔的男中音,中年女人还在气头上,看都不看就直接揪住对方的领口:“你们到底是怎么招人的,啊?你们公司销售产品的方法就是惹顾客生……”气吗?

她的后半截声音彻底被空气吞掉了。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顾英,”顾英像是丝毫不介意领子还被狠狠地揪在她的手里,凤眼微微眯着,深黑的瞳仁中盛满细碎的光。他专注地回应着对面愤怒的视线,直到那双眼里的情绪渐渐转成了其他的什么,“我们的员工让您生气了吗?”

“喀喀,也没有啦,”那女人像被猛然从梦中叫醒,这才慌忙松开揪住他衣领的手,微红着脸颊移开视线,“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

“我想您也一定是很和善的,”顾英露出一个足以让任何女人心都酥掉的笑,原先还怒气冲天的中年妇女这会儿已经温顺得像只猫咪。两个人又寒暄了一阵他才恭敬有礼地把对方送出大门。等到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又恢复成了那种漫不经心的轻浮。

“姜小宝,我说你就算是靠关系上的位至少也给我们顾家长点脸吧?连这种小问题都处理不好,你的经理白当的吗?”

“……”

姜小宝摸了摸那个被打了的女员工微肿的侧脸,在顾英取笑的目光中转身走开了。

“喂,说你两句走什么走,别忘了晚上吃饭的事!下班了我来接你!”

【三】

顾家二老一直都很喜欢姜小宝,管家张罗了一桌的菜,全部都是她爱吃的。吃饭的时候顾英就坐在她的左侧,在和父母交谈的间隙里还不忘转头为她布菜,惹得顾妈妈捂着嘴直笑:“看他们小两口的感情多好!”

顾爸爸也满脸遮掩不住的笑意:“小宝,如果顾英那个混小子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揍他!”

“怎么会,”顾英牵起她搁在桌上的手,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却只有姜小宝看得清那眼神中的威胁,“我对小宝最好了,是不是?”

“嗯。”

餐桌上一片轻松的笑,姜小宝看着盘子里色泽鲜亮的牛排,突然就失去了全部的胃口。

晚上照例两人又被分到了一间房,顾英从里边把门锁上,脸上缱绻的笑意立刻就退了个干净。

他躺到床的一侧,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拍了拍另一侧的空位,像在召唤一只宠物一般召唤姜小宝:“过来。”

“……”姜小宝顿了下,还是顺从地躺到他身边。两个人一起用极其纯洁的姿势看着天花板。

“明年年初就要结婚了,你心里肯定高兴死了吧!”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身边的姜小宝一眼,像是已经笃定了此刻她脸上的表情。

他们的婚期早在年中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了。姜家和顾家原本是世交,姜小宝又是顾妈妈的学生,父母过世后一个人独立又坚强地长大,很得顾妈妈的喜欢。

后来姜小宝念了大学,顾妈妈和顾爸爸更是有意给两人牵线,常常邀请她到顾家吃饭。她始终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看到顾英的场景,他穿着纯白的西装从带着扶手的旋梯上慢慢走下来,眼中像含着漫天的星光,就像是姜小宝在梦里见到过很多次的那种王子。

“喂,”长久没有得到回应,顾英有种被怠慢的不爽,皱着眉看向她走神的侧脸,“我在问你话!”

“还……还好。”

“哼,”他冷笑一声,“你就装吧,上次也不知道是谁一听见我出车祸就哭得跟什么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你眼睛都发直了!”

姜小宝没有说话,顾英又等了一阵,大概是觉得她的没有反应很无趣,嘟囔了一声什么便翻个身背对着她睡了。她睁大眼睛对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是啊,连顾英都那么笃定,她非他不可。

可有时就连姜小宝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初次遇见时的怦然心动早就过去,她在长年累月的相处里对顾英恶魔一般的本性越发了解,对顾英中了蛊一般的爱慕却依旧伴随着她过完了整个少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爱着顾英的那一点。

姜小宝扭头看看顾英冷淡的背影,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也许她其实只是习惯了爱他,也在默默等待着自己认清真相从惯性里醒来的那一天。

【四】

姜小宝起得有些晚,她醒来的时候顾英已经不在了。

顾妈妈正在张罗早餐,看到姜小宝揉着眼睛下来,对她露出一个关爱到极点的笑容:“公司出了点事情,顾英和他爸爸先走了。”

姜小宝的动作立刻顿住,警觉地睁大眼:“什么事?”

“好像是新上市的药妆出了问题,”顾妈妈走到一边打开电视,早间新闻恰好播到顾氏的大楼前混乱拥挤的场面。

“昨日我市著名的化妆品公司被曝出新上市的H面霜存在严重的汞含量超标现象……”

汞超标……这是化妆品行业最要命的事情之一,姜小宝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拿起沙发上的包就大步向外走,被顾妈妈一把拉住:“小宝,你今天还是在家里待着吧。这是他们男人的事情,你现在赶过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可是……”姜小宝把脸转向电视机,新闻里,顾氏大楼外的场景已经开始小范围地失控,用了面霜产生不良反应的顾客和听说了新闻吵着要来退货的顾客乱作一团,一楼销售大厅门外的警力已经控制不住群愤,人群冲破了封锁纷纷拥入大厅里。

姜小宝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阿姨,我得去……”

“轰!”

说话的间隙,新闻背景里一声突兀的巨响引得两个人纷纷回头——顾氏一楼的销售大厅发生了爆炸,火光随着尖叫的人群一波一波向外拥。

“顾英!”顾妈妈当即便软了下去,抓着姜小宝的手无力地坐倒在地上。姜小宝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巨大的恐惧顺着她的背脊向上爬,她拼命告诉自己顾英也许并不在那些人中间,却还是窒息般被淹没在绝望的汪洋里。

顾家的早晨,从未这样漫长过。

顾英住进了医院。

爆炸发生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店门口,那时销售大厅内的场面已经完全失控,愤怒的顾客们砸破了柜台的玻璃,慌乱中有人点燃了柜台里码着的化妆水,火几乎是片刻之间就蹿了起来。

堵着门想要冲出去的人太多,大家反而全都被困在里边。这场事故一共死了五个人,顾英只是烧伤,这对顾家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只不过,顾英全身上下烧伤最严重的地方,是他的脸。

姜小宝拿着花束走进病房的时候顾爸爸正坐在顾英的床边上跟他说着什么,顾英半靠在床上,听到这边的响动立刻就转过脸来,姜小宝原本准备好的问候便全部都卡在了喉咙中间。

顾英的……那张脸。

如果不是顾爸爸坐在这里,她根本无法认出此刻坐在床上的那个人是顾英。他线条分明的脸颊整个肿了起来,白皙的皮肤看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版图一样连在一起的深褐色。好看的丹凤眼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像是一块麻布上随意捅出来的两个黑色的洞,闪着寒凉的光。

顾英看到姜小宝愣在原地的样子,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什么,在她还来不及捕捉到之前就顺手拎起桌上的花瓶用力扔向她。

“嘭!”

花瓶擦着姜小宝的小腿落在地上,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想要重新收拾好脸上的表情,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滚!”

顾英几乎是带着浓烈的恨意对她吼出的这个字,姜小宝看到怪物一般的神情刺痛了他,他不顾顾爸爸的阻拦,扬手就打翻了搁在床头的热水瓶,把够得着的、能摔的东西通通摔到了地上。

“小宝,”顾爸爸使劲全力制住他的手,忙乱中回过头对她皱起眉,“你先出去!”

“我……”一只马克杯擦着姜小宝的小腿摔在地上,她怔了片刻,终于转身跑了出去。

医院的走廊上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姜小宝把背贴在凉凉的墙壁上,缓了半天才努力平复下快得无以复加的心跳。她在来医院的路上就听说了顾英的伤情,在脑海里想过各种面对他时的场景,可真正见到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一片茫然的空白。

里边的那个顾英,再也不能是那个美得让人眼前一亮又骄傲又嚣张的顾英了。

【五】

顾英又做了噩梦。

梦里他被人关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箱子中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周围不断靠近的咝咝声。那是蛇,很多蛇。他在梦中很想惊恐地大叫,喉咙里却发不出来一丁点儿声音。那些蛇爬到他的身体上,慢慢缠住了他的脸,越收越紧……

那种绝望和窒息感那么清晰,顾英惊叫了一声,猛然睁开眼。

“顾英!”

姜小宝原本睡在他隔壁的病床上,听到他的响动慌忙来到他床边站定。顾英的脸在夜里看来很像索命的恶鬼,她的心跳了两跳,还是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你是不是不舒服?”

顾英大口喘着气,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姜小宝还站在床边,立刻不耐烦地挥开她的手:“你怎么在这里?”

“我让阿姨回去了。”其实是家里的阿姨已经被顾爸爸辞退了,现在顾家正是处处都需要用钱的地方,姜小宝自发担任起了护工的职责。

顾英看着她,又想起白天她看到他时压抑的目光,整个胸腔都被一种怪异的戾气涨满——那算什么?被他嫌弃的人嫌弃吗?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姜小宝不明就里。

顾英冷笑一声——貌似冷笑一直都是他对姜小宝做出的最多的一种回应:“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我的脸毁了,你很得意是吧?”

“我……我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你以前天天巴结我不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吗,就算被我冷嘲热讽也不肯走,是舍不得我家的财产吧?现在这两样都没有了,我变成世界上最丑最难看的人,你心里肯定得意疯了,嗯?”

姜小宝用力摇头,顾英却已经将视线移向别处。突然遭受到这样的变故,他连对着姜小宝冷嘲热讽的心情都没有了。

“医生说,即使以后植皮整容,我的脸也不可能恢复到跟以前一样了。”

“……”

“也罢,你爱看多久就看多久吧。以前就当是我欠你的,现在报应不爽,看戏的人换成你了。”

顾英总是毒舌她,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声音里带着沮丧。姜小宝觉得整颗心都要因为他的话被揪起来,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不知道这时候还能怎么样去给他安慰。

第二天顾英在护士给他输液的时候突然发了狂,那时候姜小宝正在医院的食堂里给他订饭。等她回到病房的时候里边已经一片狼藉,输液瓶被顾英狠狠摔成了碎片,药水流了一地,前来照顾顾英的两个小护士全部被他打了出去。

其实事情的起因只是一面镜子。顾英住院之后,顾爸爸为了不让他受刺激撤掉了病房里所有能反光的东西。可是偏偏给顾英打针的护士格外爱美,时刻装在口袋里的化妆镜露了一个角,被顾英看见趁她不注意拿了出来。

姜小宝刚刚走进病房就被砸在她脚边的药瓶吓了一大跳——顾英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他面如恶鬼,这个时候病房门外已经围了一圈的人。

“滚!都别来管我——”

“顾英,你能不能好好养伤!”

顾英愣了愣,像是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姜小宝会用这样的句式对他讲话,气到极致反而笑了:“你是谁?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

他捡起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的镜子碎片,三步走到姜小宝的面前用尖利的那一角抵上她的脸,语气恶毒。

“被毁容的人又不是你!”

“……你真的这样想?”

姜小宝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顾英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眼神,竟然有些被骇住,而后赌气一般手上用力,真的在她脸上拉出一道血痕。

“姜小姐!”

门口的护士被这变故吓得尖叫连连,顾英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迅速扔掉自己手里的镜片,连带着看向姜小宝的眼神都变得惊恐。可是已经晚了,新鲜的伤口从姜小宝的眼角一直蔓延到嘴唇边沿,血迅速地从伤口中涌出来,涂红了她的半张脸。

姜小宝却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定定地迎着顾英惊愕的视线,不见惊讶也不见愤怒:“现在我陪着你毁容了,是不是你就愿意好好配合治疗了?”

【六】

顾英变得很乖,尤其是姜小宝在他身边的时候。

姜小宝脸上伤口边沿的肉都向外翻卷出来,可见他当时划得有多用力。他变得事事都离不开姜小宝,只要她一刻不在就变得无比狂躁。

顾爸爸又来过医院几次,顾英原本想提出回家治疗,都被他用各种借口敷衍过去——顾家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顾英回去疗养。化妆品安全事故的波及范围远比他们预想的要大,顾家的地址被人肉出来,每天都会有人堵在门口咒骂不止。可很快顾英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他住的医院和病房号码也被一起捅到了网上。

第一个记者来的时候姜小宝正坐在顾英床边给他削芒果吃。自从她的脸被划伤,顾英在她面前除了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过分的话。

然后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一架黑黑的摄像机从外边推了进来。

“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本次事件的主人公之一——顾英,在之前的爆炸案里他也是被困在店中没有来得及出来的人之一。当现场的消防人员将他救出来之后,他的面部和胸部都已经大面积烧伤……”

“你们进来做什么?”姜小宝冷冷地站起身,顾英却在那瞬间抓紧了她垂在身侧的手——他的手在微微地发抖。姜小宝怔了怔,反手用力握了回去。

“这位小姐你是顾英的……护工吗?”女记者第一眼就看到她脸上狰狞的伤疤,兴致勃勃地将话筒凑到姜小宝的鼻子下面,“请问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她瞟了一眼一直不发一言的顾英,“是被人故意划伤的吗?”

“这里是病房,病人需要休息。”

碰了个软钉子,女记者也不介意地将话筒收回来:“顾英先生,现在顾氏的所有业务都因为这次的化妆品事故不得不暂停进行,您本人也在爆炸案中受了伤,不知道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摄像机被推到了顾英正脸的前方,他开始慌乱地躲避着,最后被姜小宝牢牢揽进了怀里。姜小宝平时看起来总是柔弱温顺,这时却完全露出了母鸡护雏的姿态来,冷冷对上亮着红点的摄像机:“请你们出去。”

女记者的声音却陡然转厉:“顾先生,你知道因为你们的化妆品一共毁了多少爱美女性的脸吗?你知道上次的爆炸事故一共死伤了多少人吗?你有想过他们的家人吗?”

“出去——”

顾英始终将头埋在姜小宝怀里,突然发出动物嘶吼一般的叫声,把记者和摄像师都吓了一跳。医护人员这时也匆匆赶过来,拦着他们不让采访继续进行下去。

病房里重新恢复了安静,姜小宝的手依旧轻柔地覆在顾英头顶没有将他推开。她能感觉到胸口的那一片衣服湿掉了。

顾英哭了。

“我爸爸是跳楼死的,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那个时候顾伯伯还带着你一起参加过他的追悼会。”

姜小宝这些年已经很少再想起当时的事情,那时她还很小,记忆里除了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其他东西都已经不太分明了:“他欠了别人八千多万,这些钱,我妈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了一部分,顾伯伯帮我们还了一部分。”

顾英抓着她的手紧了紧,姜小宝在他看不见的头顶弯了弯嘴角:“当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可是后来时间还是在一天一天地过,我还是好好地活着,还搬到了你们家,和你订婚了。”

“我……以前那样对你……”

顾英从她怀中慢慢抬起脸,经过了几次修复手术,他的脸没有一开始那样凹凸不平了,乌黑的眼晴依稀还是从前那个风采奕奕的样子。

姜小宝抬起手在他头顶轻轻摸了摸,真感慨啊,他们鲜少能够坐下来敞开心扉心平气和地说说话,如今终于做到了,却是这样一种情形。

“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呢?如果是因为你长得好看,那现在对着你的脸也不该还是会心跳加速了。如果是因为顾家有钱,那现在看到你为了顾氏闷闷不乐也不该跟着觉得心疼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可是顾英,我为什么还要喜欢你呢?”

顾英怔怔地看着她,像是考试没考好的小学生静静等着老师的宣判。姜小宝对他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吧。顾英,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到了今天已经改不了了。”

【七】

顾英终于出了院,他的脸经过几次大规模的植皮手术,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恢复着。姜小宝在顾家二老的极力主张下在顾家住了下来,只是顾英开始终日里忙着公司的事务,他们又变得聚少离多。

顾英同银行家的女儿手挽手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姜小宝正和顾妈妈坐在桌前吃晚餐,电视画面里播出顾英和林小姐金童玉女般站在一起的画面,顾妈妈的脸便带上了几分尴尬。

“小宝啊,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你别当真……你也知道最近外边在传我们资金短缺……”

“没关系的,阿姨。”姜小宝埋头专心看着碗里的饭,这次居然没有感到一点难过,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其实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想得很清楚,假若顾英真的有一丝爱她的意思,便不会在她勇敢地表明了心迹之后久久地一言不发。她对顾英而言大多只是落水时的一根救命稻草,等到上了岸,也就是他们分道扬镳的时候。

姜小宝重新抬眼去看电视机里两人站在一起时养眼的画面,顾英的脸正在一天一天地复原,顾家的事业也在缓慢转向正常运行的轨道,兜兜转转了一圈,一切仍旧没有改变,而她脸上这一道疤,是对她自不量力爱上顾英的惩罚。

顾氏成立一百周年的庆典,因为之前一直闹得轰轰烈烈的汞事件,并不能像往年一样大肆操办。好在顾家对市场上有毒产品的召回及时,在对受害者的赔偿上也做得十分到位,这件事的后续风波就这么慢慢平息了下去。

之前一直合作的银行撤资之后,顾英反而因祸得福拉来了规模更大的林氏银行的赞助,于是这一届的公司庆典,顾爸爸直接全权交给了他主持。

“各位亲爱的员工们,这是一次和往年不太相同的庆典,在这个时候请允许我叫你们一声‘战友。在刚刚过去的化妆品事件中,是你们和我一起熬过了顾氏一百年以来最危险的时候。”

顾英穿了一件深黑色的西装,聚光灯下的脸已经看不出来和往常有任何不同。今日一同出席的还有电视台直播间的记者,他在讲话开始前特意和顾妈妈确认过,姜小宝此刻是待在家里的。

“这次的事故虽然给顾氏造成了不小的危机,却也让我们重新正视了很多事情,例如以前一直信赖的进货渠道和原料保管方式,都在本次事件后重新得到了调整。此外,我也在这次意外中,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顾英略微紧张地看向摄像机镜头,他一直在为这一天准备着,已经等待了好久。

“小宝,谢谢你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依旧陪在我身边。那天在医院的时候我就想要对你说这句话,只是那时候我的脸能不能复原还是未知,如果顾氏也就此衰落下去,我怕你会觉得我是在拖住你。”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你在楼梯下面傻乎乎地仰头看我,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当时我就想,这是哪里来的小花痴。你的情绪从来都写在脸上,所以这么多年我从来都不怕哪天你不喜欢我了会离开,直到这次出了事,我看到你目瞪口呆地站在病房里的时候,心想这次你一定不要我了,可是你却留了下来。”

“我的脾气不好,自大臭屁又骄傲,我曾经给予过你很多的伤害,也许现在再来说对不起已经晚了,那你愿意接受我用下半辈子的幸福来做的补偿吗?”

“小宝,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台下的掌声和起哄声已经炸开了锅,好些女员工直接感动得哭了出来。顾英的心在胸腔里疯狂乱撞,把话筒交给一旁的司仪就匆匆离开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姜小宝,即使她的答案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出来。

一路疯狂飙车赶回家里,顾妈妈还在对着电视机抹泪,顾英脚步不停地奔向楼上姜小宝的房间。

“小宝!”

房间是空的,并没有人。

“小宝呢?”

他扭头去看后面上来的顾妈妈,顾妈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奇怪地嘟囔:“她一直没下来过呀,我以为她在的……”

顾英心中突然升腾起巨大的不安,他跑进房里打开姜小宝的衣橱,里边已经空空如也了。

姜小宝已经走了,去他不知道的地方。

【八】

姜小宝搬到庸镇,已经整整四个月了。

庸镇是个还没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的古旧小镇,姜小宝住在镇上唯一的一家旅馆里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尔帮着老板娘打打下手,时间就像水一般流走了。

这一日老板娘手里拿了张报纸来找她,主版上占了大幅版面的寻人启事里赫然登着她的照片。老板娘走到她身边坐下:“姑娘,你是逃婚逃到这里来的吧?”

姜小宝接过报纸,果然是顾英在找她。寻人启事里讲得不是很详细,只说她是他走散的未婚妻。

“你的未婚夫在找你,为什么不回去呢?年轻人,闹再大的脾气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你总得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呀!”

姜小宝垂着头,将洁白的手指浸在庸镇晶莹的河水中:“不是您想的那样。”

老板娘大概以为她只是和未婚夫怄了气赌气出走,可她与顾英之间连感情都没有,又何来怄气之说。她实在是害怕了这样绝望又漫长的等待,等到最后与其让顾英踹了她或者因为内疚娶了她,还不如先识趣地走得远远的。

手机被拔了电池,还搁在旅馆房间的枕头下,顾英必然会找她,只是他说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姜小宝并没有坚强到和一个感激她却不肯爱她的男人共度一生。

就这样放手也挺好。

姜小宝一大早就被楼下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吵醒了,揉着眼去找老板娘,却远远看到柜台前站着个梦里梦到过许多次的熟悉身影。

是顾英。

“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英的脸已经完全好了,遥遥看去又是一副风流的花花公子模样。他就那样笑吟吟地看定姜小宝,老板娘在一边探出头:“是我打电话给他的!”

“姜小宝……你可让我好找!”

他的语气好像只是和姜小宝玩了个躲猫猫的游戏,姜小宝心头一痛,还没开口眼泪就掉了出来。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找了你好久,你别哭呀!”顾英被她的眼泪吓到,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淡定风流全数破功,手忙脚乱地上前将她拥入怀里,“你不说一声就走了,我都吓坏了。”

姜小宝的眼泪蹭了他一身一肩膀,原本以为已经放下的那些伤心委屈,这时候居然又被他的两句话尽数勾起。

“小宝,别再走了。”

说话间她的手指被套上一个凉凉的东西,姜小宝低头去看,是一枚亮晶晶的戒指。

“这枚戒指我藏了好久,那天公司的庆典上本来想向你求婚来着,回到家里却发现你已经不在了。”

“我……”姜小宝嗫嚅着,顾英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旅馆的窗外恰好就是庸镇的河,河水静静地流淌着,他作势要把她扔下去。

“快说你愿意跟我回去,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

他每次都是这样,兴之所至了逗弄一下她,等她认真的时候又一把丢开。姜小宝的眼泪流得更凶:“你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

“小宝,”顾英被姜小宝哭得整颗心都皱成一团,轻轻地把她放下来,为难地皱着眉,“我知道我以前做过很多混账的事情,可这一次我是认真的。我……想用我以后所有的时间来补偿你,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你爱我吗?”

“……”顾英简直快要抓狂了,“我不爱你追了这么远来找你干吗!”

姜小宝有些恍惚地看着顾英英俊的眉眼,其实她依旧不是很确定他此刻的心意,这趟跟他回去,会不会以后依旧难以逃脱被随手丢弃的命运还是未知。可是此刻她看着顾英眼中少有的认真和温柔,突然就觉得那些未知的以后都不再重要了。

绕过那么大一个圈,她终于还是放不下眼前这个人。姜小宝一只手抚上自己无名指间的戒指,对着顾英点点头。

“我愿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