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嘴毒丑女

傲雪风| 2021-12-3 23:21 阅读 8426 评论 0

狸豆

简介:崔钰作为判官活了几千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可一世的女人,一张毒舌连小鬼都给骂哭了。他崔钰既然身为地府公正无私的判官,那就必须给小鬼撑腰,来会会这个不一般的凡人。既然她自负美貌,那就把她变成丑女吧!

楔子

崔钰在地府做判官做了几千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把小鬼骂哭。地府新来的小鬼出去勾魂走错了路,结果被人给骂得狗血淋头回来了。

是什么人这么凶悍,连小鬼都给骂哭了!正常人见到鬼都是吓得七荤八素,居然还有人敢把小鬼给骂回来,而且还是个女人。

那他倒要看看这女人长什么样。

崔钰摸着下巴伸手摸出一把玄镜,镜子里显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慢慢地,脸也清晰了。

哟!还是个美女!

“就是她!”小鬼缩着肩膀蹲在一旁,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的,“她骂我们地府的人都是吃盐巴长大的,所以脑子都被腌掉了。”

崔钰看着在一旁抽泣的小鬼,看样子这地府的人也包括他和阎王了。

“她还说我们地府的人目光短浅,她这样的人看起来像短命吗,最重要的是……”小鬼哭得更加厉害了,“她……她鄙视我!”

“鄙视?”崔钰的声音一出来,小鬼的眼睛都亮了,谁都知道地府除了阎王爷就属崔判官长得最好,而他的声音则是地府最动听的一个,不仅如此,崔判官的声音还有静魂宁魄的作用,地府要是有厉鬼暴动,他一开口就会让那些厉鬼安静下来。

“呜呜呜——”小鬼哭得稀里哗啦的,“她嘲笑我做人难看,做鬼更加难看,没胸……没屁股……”

崔钰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粉红,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如扇子般的睫毛微垂,一双媚眼微微眯起就似在放电,估计没有几个人男人能抵抗住她这副样子。

崔钰生前就是一位公正不阿的清官,所以死后才成为阎王爷最信任的查案判官,主管查案司,赏善罚恶,管人生死,他手握“生死簿”和“勾魂笔”,只需一勾一点,谁该死谁该活那都是他一笔的事。

在地府几千年如一日的日子里,崔钰闷够了,他打算去会会这个连鬼都不怕的女人。

唐笑棠是个美女,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

她有本事,有手段,又有着傲人的姿色。她的人生也顺利得让人忌妒,她每天要遭遇无数个对她一见钟情的男士。吃饭从来不用买单,看上的衣服也不用自己给钱,总会有殷勤的男士给她买单。

工作也是,进公司一年不到已经升到经理级别,同事对她议论纷纷,都说她靠姿色上位。

唐笑棠冷笑,她这种姿色想做老板娘又有何难……可她不喜欢。

“听说这次人事变动,升职的又是她,还不是和总裁有一腿!”

唐笑棠刚进公司就听到又有人在说她坏话,同时她一眼就瞟到自己桌上已经放了早餐,买早餐的男同事正畏畏缩缩地朝她看过来,唐笑棠走过去把钱丢到对方桌上,这份情她不领。于她而言,男人如果只能每天给你买早餐,那就是废物。

“别说了!她来了!”几个正在说话的女同事一看到唐笑棠急忙噤声。

“干吗不说了?”唐笑棠踩着高跟鞋走过去,脸上的笑容微微扬起,现场的男同事们集体吞了口口水,“虽然我升职靠的不是美貌,但是你们这些连美貌都没有的人在起跑线上就输给我了,我还怕你们说吗?”

女同事们被她噎得面色各异,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唐笑棠冷笑着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对了,我要是想做老板娘……你们的饭碗……可能要砸了!”

说完走进办公室甩上门,任由她们再去说什么,反正闲话她已经听多了,不在乎再多一点。

中午调令就下来了,助理琪琪也跟着升了,琪琪帮唐笑棠抱着箱子在一群同事同情的目光里跟着上了属于高层们的二十二楼。

副董事长摸着唐笑棠的手说:“以后在一层了,多交流交流!”

唐笑棠嫌恶地抽回自己的手,冷冷地白了这个老头子一眼:“副董,您夫人似乎不太喜欢交流这个方式吧!”

说完也不理会副董的脸色,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唐笑棠就觉得迎面扑过来一阵寒气,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了?”琪琪抱着箱子站在她后面。

“没什么!”唐笑棠冷着脸摸了摸胳膊进了办公室,“东西放在这里吧,我自己整理,中午吃饭给我叫份外卖!”

琪琪应了一声便出去了,嘴里还在嘀咕,什么高姿态,明知道没人给她接风开欢迎会,还装忙吃外卖。

这些话唐笑棠听不到,可坐在柜子顶上的崔钰则听得清清楚楚,啧啧,这个女人的人缘还不是一般差。

唐笑棠从搬到新办公室就一直在工作,崔钰就跟着看了一天。一直到晚上九点以后,她才有下班的意思,崔钰在柜子上伸了个懒腰跟着她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这个东西崔钰还是第一次坐,速度真是快,他在琢磨是不是给地府也安一台电梯时,唐笑棠已经走进了地下车库。

其实这一路她都觉得不对劲,除了周身寒气逼人外,总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回头查看又没看见什么人。

唐笑棠心里有点慌张,飞速地走向自己的车,她在车内藏了一支棒球棍。

崔钰本来就是来吓唐笑棠的,见她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走向自己的车就乐了!这女人总是一副硬邦邦的样子,没想到胆子还是小。

见状,崔钰现出原形,出现在唐笑棠身后。不过他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这次出来,他给自己换了张脸,而且是一张长相十分狰狞的脸。在地府他从来都是不怒自威,这张脸皮平时小鬼们见到都会吓破胆,他不信这个凡人会不怕他。

唐笑棠越靠近自己的车子越觉得背后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了,作为经常被男人尾随的美女,她有足够的敏感度。打开车门她摸到棒球棍反手就是一棍。

崔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棍子打倒在地。

这一棍子,真心不疼,特别是对崔钰这种非人类而言。

不过,要是表现出不疼,会让人怀疑吧,所以崔钰很有职业道德地呻吟了两声,哪里知道唐笑棠这个女人居然还没完了,手里的棍子一下接一下地下来,崔钰的眼睛都被那棍影给晃瞎了,干脆不反抗了,任由她打。

唐笑棠原本只是想一棍子吓跑对方,不想一看到那张脸,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居然有长得这么丑的人!

惊吓之余手下就没个分寸,直到地上的人没了动静,她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崔钰没想到自己这趟出世,首先是被人当成了流氓,然后居然就给打进了医院。

医生诊断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崔钰居然没有呼吸。当然没呼吸,他原本就不是人。

崔钰闭着眼睛躺在医院的床上,听着医生跟唐笑棠的谈话。

“这是你什么人?”医生问这话的时候,崔钰从眼缝里看到唐笑棠的脸色都白了。

“他……他是……我……”唐笑棠长这么大都没被这么吓过,她居然打死人了!她仿佛看到自己被扣上手扣拖进牢房,心一慌脱口而出,“他是我男朋友,我们闹着玩,他忽然就晕倒了!”

“虽然病人没有心跳,但也没有死亡迹象,你要不要送到大医院去看看?”这是一家私人诊所,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唐笑棠一听,急忙点头,让人把崔钰送到自己车上,然后……她就开着车回家了。

送到别家医院去,等着她的就是故意杀人罪的判决,所以唐笑棠鬼使神差地把这具“尸体”带回了家,心急如焚的她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崔钰打着盹儿就被唐笑棠带回了家,丢在了地板上。唐笑棠则焦头烂额地在屋子里打转。他觉得差不多了,也该醒过来吓吓这个女人了,然后便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嘴里还哼哼唧唧地叫着。

“啊——你醒了?”唐笑棠被崔钰这一声吓得不轻,尖叫后反而冷静了不少,不管怎么样看到对方活过来了,还是深深地松了口气。不过在看到崔钰脸的时候,她原本伸出去要扶他的手又缩了回去。

崔钰一看这动作,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手伸过去:“扶我!”

唐笑棠白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还是把手伸过去了,崔钰大概是几千年没摸过正常女性人类的手了,捏着掌心里细嫩纤细的手,居然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惹来唐笑棠白眼一串。

从地上爬起来的崔钰一屁股就坐在了唐笑棠的高级沙发上:“给我倒杯水。”

唐笑棠看崔钰这架势就知道遇到了一个讹钱的货,黑着脸给他倒了杯水,高高在上地从上俯视他:“我打你是我不对,你开个价吧,拿了钱滚出我的房子。”

崔钰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懒洋洋地抬眼看了唐笑棠一眼,语气无辜得像个小孩:“我没地方去哦!”

“那我给你钱去住宾馆!”唐笑棠的语气依然坚定。

“不要,我要住在这里!”崔钰喝完水往沙发上一躺,连鞋子都不脱。

“你!”唐笑棠又心疼沙发又恼火,她今天怎么招惹了这样一个麻烦,而且一看就非善类。

“你要是赶我走,我没地方住,夜深露重我会死在你家门口的。”崔钰悠闲地偷偷用余光观察唐笑棠,对方漂亮的脸蛋都开始扭曲了。

遇到这样的无赖,唐笑棠只能认栽,时间已经很晚了,她可没时间跟他耗下去,上去一脚踩在崔钰的肚子上:“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要耍花样,要不然我就算杀了你也有办法埋尸。”

这是明白着的威胁,不过不做点什么就认栽那不是她唐笑棠的风格。

说完迈着优雅的步子进了卧室,晚上发生的事太多,她必须好好睡一觉才行。

唐笑棠刚走,崔钰便坐起来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凶残了,不思悔改,这亏得是崔钰挨打,要是常人,不死也要重伤了,绝不能轻饶。

崔钰从身后摸出一本册子,翻到其中一页,眼珠一转,在上面添了一笔。

“啊——”

第二天崔钰是在一声尖叫中醒过来的,只见唐笑棠披头散发地冲了出来,又冲回了卧室,然后崔钰就听到“哗啦啦”镜子被砸碎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大片东西被扫落在地的声音。

崔钰等一切都安静下来,才慢悠悠地走进了唐笑棠的卧室,唐笑棠正坐在地上发呆,双眼无神地盯着墙壁上被砸烂的镜子。

镜子里的唐笑棠再也没有先前的美貌——一脸的雀斑加上浮肿的双眼,看起来眼睛不仅小还无神,鼻头上布满了黑色的粉刺,清晰得超出了一般粉刺的范畴,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她下巴处还长了一颗硕大的黑痣。

崔钰没想到他昨晚只在册子上随意加了一个丑字,唐笑棠早上醒过来居然就成了这副模样。崔钰在心里偷笑,她不是仗着自己有美色而不可一世吗?

现在看她还怎么嚣张。

唐笑棠觉得自己的世界末日来了,她请了一周的假不敢出门,几乎翻阅了所有的资料,见过了本城所有的名医,统统都只有一个说法:“姑娘你应该去看下精神科或者整形科,你长成这样不是靠臆想就会变成美女的。”

唐笑棠活了这么久,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拦计程车被拒载,买衣服被导购员嫌弃,觉得她穿她们的衣服会带来负效应,这还不算,她身边居然还跟了个更丑的男人。

唐笑棠怨念地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崔钰,他正在认真地拦出租车,那张脸在阳光下,看着更加让人生厌了。

“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先回去吧!”唐笑棠把家里的钥匙丢给崔钰,反正她现在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好怕的,以前还怕人骗财骗色,现在谁会对她有兴趣。

崔钰这一周跟着唐笑棠跑上跑下,看着她那细胳膊细腿因为焦虑变得更细了,心里倒也滋生了一点点罪恶感,听到她说要一个人静静的时候,他留了个心眼,跟在唐笑棠的身后。

唐笑棠站在商场外面看着橱窗里漂亮的模特发呆,橱窗玻璃上映着一张丑陋得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脸,心一横直接坐电梯上了百货大楼的顶楼。

崔钰一看,她是要寻死吗,急忙也跟着上去了。谁知百货大楼人满为患,电梯一直不来,他咬咬牙,这次出来是惩罚唐笑棠的,可不想回去的时候带着一缕冤魂。顾不了那么多,他跑到百货大楼后巷直接飞上了顶楼。

果然,唐笑棠正站在护栏边缘,张开双臂,闭着眼睛。

崔钰被吓得不行,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唐笑棠,嘴里还喊:“你不要想不开呀!”

唐笑棠没反应过来就被崔钰抱下了护栏,顿时脸色大变,转身就给了崔钰一个大嘴巴。

“丑八怪,你往哪里摸!”

崔钰这才想起,手掌好像刚刚捏到了软绵绵的东西,眼神在唐笑棠身上打量了一下,最后落在两坨匪夷所思的部位,手掌还作势捏了捏……

“啪——”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崔钰火了,他是故意的吗?

“丑八怪,不要趁机占我便宜!”唐笑棠恶狠狠地叉着腰,就差没指着崔钰的鼻子骂了。

“你不要一口一个丑八怪地叫!”崔钰火气也不小,“我要不是怕你寻死,我会上来吗?”

“呸!”唐笑棠抬脚照着崔钰又是一脚,“你这么丑都还活得好好的,我会去死吗?”

说完甩下崔钰就下楼了,崔钰气得不行:“这个女人就算是重新投胎,恐怕还是这个死样,活该变得这么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得这么难看,但日子还是要过,这一周内唐笑棠已经把自己的积蓄花得差不多了,要是还不工作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第二天她裹着围巾去上班了,借口自己受了风寒吹不得风,准备蒙混到下班,这是唐笑棠工作以来第一次上班心神不宁。

大概是最近睡得一直不太好,唐笑棠在办公室里居然睡着了,琪琪原本只是进来问她一些事,见她睡觉都没把围巾解开不免好奇,朝睡得正香的唐笑棠走了过去。

崔钰坐在柜子上冷眼看着这一幕,要是大家发现唐笑棠变丑了,她以后的日子会怎样?

琪琪看到唐笑棠脸的时候,几乎爆发了巨大的尖叫,整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唐笑棠睡眼惺忪地坐直了身体,就看到一群人挤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她顺着这些人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然后一摸自己的脸。

——她的围巾掉了!

她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便急着拿东西挡住自己的脸,难堪和绝望的样子因为别人的目光变得越发强烈了。

“出去!”唐笑棠尖叫着把手里的文件砸向门口,门口围观的众人才讪讪地退去,没有一个人眼里有同情,几乎全是幸灾乐祸。

门关上的瞬间,唐笑棠抱着头趴在桌上哭了,这些天来,这是她第一次哭。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崔钰一直在上面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跟着唐笑棠的哭声开始阵阵疼了起来。

真是活见鬼了。

唐笑棠变成丑女的事一下子就在公司曝光了,接下来的事就像全部冲着她来似的——原本准备带她去欧洲出差的老板改变主意带着琪琪去了;原本就对她不满的副董更是趁着老板不在直接把她踢到了杂物部。

曾经不可一世的她现在变成整个公司都能使唤的人,平时被她奚落的同事都开始对她夹私报复。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变回原来的样子,她跑遍了所有的美容院,交了无数的冤枉钱,最终统统以失败告终。

吃了不少的药,也被无良医生骗走了不少钱,工资也从高薪降到了现在的底薪,到最后她不得不搬离现在的豪华公寓,住到小平房里去,顺带着崔钰这个黏人精。

最近这段时间,每每看到唐笑棠受折磨,崔钰的心便会跟着疼,这种疼不像是肉体的疼痛,而是来自心底。这种感觉不像是怜惜,反倒像是心悸,他觉得自己很不对劲,最后干脆放弃了跟踪唐笑棠。

结果,唐笑棠就出事了,下班到家居然是醉醺醺的,脸上挂着两个掌印。

“谁打你了?”崔钰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不要你管!”唐笑棠醉醺醺地歪倒在床上,双眼睁得大大的望着破旧的天花板,“自从遇到你,我就没遇到过一件好事……”

崔钰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确实是因为他,唐笑棠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不过,他居然觉得比起平时那个气焰高涨的唐笑棠,这个偶尔会示弱的女人更可爱几分。

“你说你是不是我的灾星?”唐笑棠张开嘴一说话,酒气喷了崔钰一脸。

“她们居然诬陷我偷东西!”唐笑棠闭上眼睛,眼泪滑了下来,“我是这种人吗?以貌取人,全是浑蛋!浑蛋!浑蛋!”

张牙舞爪的唐笑棠挥手就是一巴掌,崔钰躲避不及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巴掌,却一点都不生气,只是呆呆地望着躺在床上流泪的唐笑棠,这一刻就算她相貌丑陋,他都觉得她异常的美,这下真的是要见鬼了。

鬼使神差,他居然俯身把嘴唇贴到了对方的眼皮上,咸咸的泪水被他一点点吮吸干净,动作轻柔得如对待稀世珍宝般。唐笑棠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睛扑闪扑闪的,扇得崔钰意乱情迷。

“你干什么?”唐笑棠眼神迷茫地问道。

“不干什么……”崔钰这样说着,却俯身含住了唐笑棠半启的嘴唇,温柔似水地亲着,双手忍不住抱紧了对方瘦小的身体。

唐笑棠回抱住崔钰的时候,心里在想,丑八怪,又趁机占我便宜!

抱着崔钰的手却多加了几分力度。

其实这些日子要是没有崔钰这个受气包,唐笑棠也熬不过来。每天无论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回来崔钰都安静地任由她抱怨咒骂,从来都没回过嘴,这样温柔的男人就算她当初还没变丑的时候,遇到的也不多。

这种时候的唐笑棠是最需要人安慰的,崔钰被她那小手一撩拨,忍了几千年的情欲居然给破了。

第二天,崔钰醒过来的时候,臂弯里还躺着沉睡的唐笑棠,看着这张因自己而变丑的脸,他居然扬起了一丝甜蜜的笑容,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便出去给她买早餐。

回来的时候唐笑棠正坐在床上发呆,看到崔钰居然还脸色微红地别过头去,崔钰这才注意到床上的红痕,这个女人居然是第一次?

崔钰的愧疚感一下子涌了出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件很过分的事。这个女人之所以整天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不过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那个……”唐笑棠红着脸开口了。

“起来吃早餐吧,吃完我送你上班!”崔钰过去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还贴心地帮她穿衣服,对于昨晚的事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不提起。

崔钰暗想,等她下班就让她恢复原本的容貌。

一路上气氛尴尬得不知道要说什么,到了唐笑棠公司楼下,崔钰看到唐笑棠的衣领松开了,便伸手帮她稍作整理。

“真是丑人多作怪!”拎着LV的琪琪穿着窄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出现在两人身边,崔钰听唐笑棠说过,她自从跟老板出过差后,就取代了唐笑棠在公司的位置。

“以前围着你转的男人都哪儿去了?”琪琪掩嘴假笑,“是不是都被你现在这副样子给吓跑了?所以你才不甘寂寞找了这么个男人?”

崔钰刚想反击,唐笑棠便一把推开他,她虽然变得难看了,但是气势还在,仰着头瞪着崔钰:“我需要这样作践自己吗?”

“以我唐笑棠的身份,这种长相的男人怎么配得上我!”唐笑棠说完这话,心里也是虚虚的,特别是在崔钰转身离开的时候,居然虚到连琪琪的嘲讽都懒得回击了。

因为早上的小插曲,唐笑棠一天都心神不宁,好不容易等到下班赶回家,崔钰正正襟危坐地坐在那里看着她。

“崔钰……我……”唐笑棠咬着嘴唇,道歉的话刚到嘴边。

“我要走了!”崔钰冷脸看着唐笑棠,他是该回去了,地府的公务已经积累很久了,他必须回去处理,而且他也需要好好想想自己和唐笑棠之间的关系。

“你要走了?”唐笑棠脸色大变,“现在……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对!”崔钰一想起早上的事就一肚子的火,“你这种人应该找个帅哥来陪你,而不是我这种丑八怪。”

“你!”唐笑棠变丑以来听过无数难听的话,却没有一次被人这样伤到。她硬生生地把眼泪给憋回去,迅速地拉开大门,“你可以走了!”

崔钰看着唐笑棠含泪的眼睛,很想张开手臂拥住她,被嫌弃就嫌弃吧,他长成这样,唐笑棠看到他时没发出尖叫就不错了!

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唐笑棠一脚飞踢,直接把他给踢了出去。

无奈之余,崔钰只好回地府去了。

五、

崔钰已经在地府待了一个月了,他不是不想上去找唐笑棠,而是公务积累太多,阎王直接把他给扣下了,阎王爷有命,不把公务处理完,休想四处乱跑。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人鬼殊途,阎王爷这是在帮他。可他还是忍不住每天通过玄镜去看唐笑棠的近况。

唐笑棠的日子越过越糟糕了,原本只是相貌变丑了,穿着打扮还一直都很讲究,现在她整个人都颓废了,一直都在做的美容放弃了,家里堆满了泡面盒子,上班也是昏昏沉沉的……

她居然还学会了喝酒,晚上对着电视边喝边流泪,崔钰知道她心里很难过。那个抱着酒瓶倒在沙发上的女人,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崔钰想去找她,被阎王给挡了下来。

“你犯戒了!我不追究是因为她原本就该受此劫!”阎王爷拿过崔钰的册子,手在上面一抹,原本的丑字便消失了。

崔钰看着玄镜里的唐笑棠,脸上的痘痘消失了,皮肤变好了,眼睛变大了,原本满是黑头的鼻子变回了原先小巧的模样,挂着泪水的人现在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我见犹怜。

崔钰的心就像被挖走一块似的疼,唐笑棠原本就看不上他,现在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眼里就更加不会有他了。

“你和她命里是没有姻缘的!”阎王严峻的脸威严不可动摇。

崔钰点点头,动凡心是仙家大忌,他作为判官更加要作为表率。

唐笑棠醉了一夜,早上胡乱收拾了一下就去上班,一到公司发现大家投来的目光变得很奇怪。邻桌的同事递给她一面镜子,镜子里的人一颦一笑都透着美丽,她不敢相信地摸着自己的脸,是真的!

她居然变回来了,唐笑棠喜极而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呆呆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唐笑棠变漂亮的事不出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公司,似乎所有失去的东西都要回来了。

来来往往的人的态度改变了,唐笑棠冷眼看着在自己周围奔走的人,心里居然想着那个就算她变得最不堪也不曾离开过的人。

高层有意让唐笑棠回到以前的位置,唐笑棠拒绝了,经过这一次她觉得自己还是离开比较好,所以她递了辞职信,下班的时候接到上面的命令喊她上去。

唐笑棠进了副董办公室,喝了一口琪琪递过来的咖啡,不一会儿浑身的力气似乎被抽离了,副董一脸得意地看着她,琪琪则出去反锁了办公室的门。

崔钰在地府看到这一幕,心急如焚。

“她命里有此一劫!”一旁的阎王淡定地说。

“我管他什么劫!”崔钰黑着脸吼,“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她!”

“逆天可是要严惩的!”阎王幽幽地说,“可能以后都没办法踏出地府半步了!”

“无所谓!”崔钰拿着判官笔就冲出了地府的结界。

唐笑棠虽然被下了药,可意识一直都很清醒,就在副董脱掉她上衣的时候,门被踢开了,琪琪被推了进来,后面跟着走进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唐笑棠难堪地别过头,她连拉起自己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的脸色十分难看,他似乎很生气,左手拿着一本册子,右手拿着一支笔,俊朗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站在那里。可即便是这样唐笑棠还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丝熟悉感。

“我乃阎王属下的查案判官,主管查案司,赏善罚恶,管人生死,只需我一勾一点,谁该死谁该活便只在须臾之间。”崔钰轻轻一挥手,唐笑棠原本被脱下的衣服便回到了她身上。

副董和琪琪被这一幕吓得面若死灰,两个人挤在角落里,嘴里胡乱地喊着“救命”。

“面由心生,你们既然这么贪恋美色,那我就送你们一人一张面皮。”

崔钰大笔一挥,副董原本难看的脸变得更加狰狞,琪琪还算清秀的脸也变得丑陋不堪。

崔钰冷笑:“如果还一心向恶,我随时可以取你们性命。”说完他抱起地上的唐笑棠向外走。

“你是崔钰吗?”唐笑棠低声问,她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她只在他身上闻到过。

“不是!”崔钰面无表情地说,“忘了他吧!”

“你就是他!”唐笑棠伸手就去扯他的脸,“你对你的脸做了什么?我从来都没嫌弃过你的长相,我……我那时候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

崔钰不说话,眼睛却有些湿润了。

“我就知道你是!”唐笑棠含泪搂住了他的脖子,双唇贴了上去,“再也不要离开了!再也不要了!”

半个小时后,唐笑棠家里。

“所以说……你不是人?”唐笑棠穿着高跟鞋的脚轻轻点着地面,“你还是地府的判官?”

崔钰低着头坐在一旁不敢出声,心里一直在骂自己没用,被女人的眼泪一吓就全招了。

“所以,你的脸也是假的?现在才是你原本的相貌?”唐笑棠捏紧的拳头青筋暴起,“所以你不以真面目示人就是想吓我?”

崔钰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真是全盘托出呀,连这些都藏不住。

“我之所以会变丑……”

“唐唐!”崔钰低着头坐在那里,“忘记我吧,我以后都不能再出地府了。”

“你做梦!”唐笑棠黑着脸一脚踩在他肚子上,“既然你已经招惹到我了,我就没那么容易放过你!你等我!阎王不准你出地府,你就给我乖乖地在地府等我!”

尾声

N年后

本城最大的慈善家唐笑棠逝世,享年六十六岁。

她终生未嫁,领养了五个孩子,一手创办的女权慈善机构,帮助了很多被人歧视的长相有缺陷的女人,因为本身貌美,一直被奉为最美丽的慈善家。

崔钰最近真心觉得压力好大……

“原本我还担心地府美女多,你会变心!”

唐笑棠坐在崔钰的办公椅上,跷着脚,大红高跟鞋挂在脚上,一晃一晃的,晃得崔钰心惊肉跳。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过了四十年了,居然追到地府来了,虽然他每天都能看到她,可能这么近距离触碰到,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拥住她。

“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完全多余了!”唐笑棠笑着把手伸出来,“过来!”

崔钰乖乖地走过去,唐笑棠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钩住他的脖子:“为了奖励你没有出去偷腥,本小姐准你亲我一口!”

崔钰笑笑,看着眼前这个跟当初认识时一样美艳动人的女人,俯身含住了她的双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