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禁军统领小娇妻

屋屋里| 2021-12-23 23:57 阅读 9987 评论 0


  萧然本是侯爵府的嫡子,奈何父母早亡,如果当初萧然没有那么多幼小,想必也是这京城有名的侯爵少爷,现在的萧然不过是寄居在二叔家一个孤儿。

  萧然的二叔萧齐本就看不惯自己大哥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从小自己就是被比下去的那个,如今大哥不在,侯爵之位便就是萧齐,萧齐整日看着萧然那张从小就和大哥一模一样的脸,每日里想尽了办法折磨,每天不是打就是骂。

  可萧齐的儿子萧瑜对萧然极好,萧瑜看不惯父亲每日关大哥哥小黑屋,就偷偷的到厨房给大哥哥送吃的,萧然心里明白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

  兴许萧然也是遗传了他爹的聪明才智,别人琢磨了好久的诗词,他只看一遍就能理解个七七八八,可他不张扬,萧然很清楚二叔讨厌他就是因为自己的爹爹从小比他聪明,所以他只能装作什么都听不明白的样子,可私下里却辅导弟弟萧瑜的功课,还叮嘱道:“萧瑜我教你功课这件事,你可不能到处说,你要是说了,我以后可就不教你了。”

  萧瑜又怎会不知道大哥哥的良苦用心:“你放心吧,大哥哥,这件事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及时萧然已经尽力表现自己的无能,可二叔还十分厌恶他,萧然不明白为什么二叔这么多讨厌自己,还甚至于到处散播自己的谣言,说萧然年纪轻轻就留恋烟花酒巷,败坏了萧然的名声。

  一天萧然从外面回来听见二叔在房间里大发雷霆,萧然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竟能惹的二叔如此雷霆,萧然躲在门后,听着里面的动静。

  “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对大哥哥,大哥哥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只听见“啪”的一声,瓷杯摔在地上的声音,萧然想进去阻止,一想到等会进去二叔看到他怕不是会更生气,萧然就老实的待在门外,想着万一要是有什么事情也好冲进去帮帮二弟。

  “你这个混账,哪里轮得到你替他说话,是我,你老爹把你养大成人的,不是你的大哥哥!”

  “爹!你到底为何这样对大哥哥,大哥哥自小和我一起长大,处处帮着我,你到底是哪里看他不爽。”

  “你,你,你~你这个逆子,你看我不打死你!”

  萧齐说着就让下人去拿家法,奶娘看到这一幕连忙拦在萧瑜面前。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你就瑜哥儿这么一个儿子,从来没有打过他,今日为何发如此大的脾气呀?老爷!”

  萧齐手拿着鞭子,气的发抖的双手指着萧瑜道:“你让他自己说。”

  奶娘看着瑜哥儿:“瑜哥儿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把你父亲气到这种地步。”

  瑜哥儿跪的笔直的说道:“我没做错,更没说错,大哥哥人品端正从未做过那些不耻的事情,是父亲故意诋毁大哥哥,还有我所有的功课都是大哥哥指点的,大哥哥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之人。”

  门外的萧然听到这,心里自然是感动的:这小子,从小没白疼,可是也实在是蠢,怎么能和二叔说这些呢?二叔不打死你才怪呢。

  萧然刚想推开门进去拯救他这傻弟弟,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你以为你和萧然是好兄弟,处处替他说话,我告诉你,你大叔的死是你亲手造就的!”

  门外萧然的手悬在半空中,跪在地上的萧瑜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

  “父亲,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叔的死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大叔他~”

  “他是被你害死的。”

  萧瑜回忆着大叔死前,他亲手端过去的药:原来那是毒药! 

  意识到这一点的萧瑜如同失了魂的死人一样待在原地,萧瑜更加清楚的是,那碗药是父亲给他,让他端过去的,所以他是帮凶,他杀了大哥哥的父亲,杀了疼爱他的大叔。

  “咣”一声响,门外的萧然眼神狠厉的看着萧齐,这一刻的萧齐意识到事情败露,看着萧然的眼神,惊悚的感觉遍布全身,但依旧装作大人的模样,对萧然破口大骂:“你这个臭小子,我,我养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无礼对待长辈的吗?”

  在二叔萧齐的家里,萧然自小就受着非人的待遇,可他从来没有怨恨过,他觉得二叔不喜欢他是因为爹爹从小就压他一头,所以他长大以后就处处让着萧瑜,他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关系变成父亲和二叔这般的僵硬。

  事到如今,他再也不能留在杀夫仇人的家里,他现在没有能力为父报仇,在京城没有人会相信他的一句话,等有一天他锦衣还乡,一定会让这些人偿命。

  萧然打量着屋里所有的人,包括萧瑜,此时的萧然满腔的怨气不甘,都憋在心里,终于有一天他是要回来夺回这一切的。

  萧然冲出侯爵府,最后看了一眼牌匾,身后响起“大哥哥”。

  萧然知道是萧瑜,可他不能回头了,他是杀人犯的儿子,两人终究是成不了兄弟的。

  萧然一路向北想着参军,挣的一身功成名就,就像当初他的父亲一样。

  “救命啊,救命。”

  露天席地而躺下的萧然听见有人在喊救命,向那呼喊声望了过去,貌似是一女子。

  见那黑衣人,举起手里的剑就向那女子劈去,一颗石子凭空出现打中黑衣人的脑袋,黑衣人晕倒砸在女子的身上。

  “啊啊啊~救命啊!”

  萧然见被压在黑衣人身下的女子,闭着眼睛,双手挥舞着大喊救命的样子滑稽极了。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那女子听见笑声,感觉到不对劲,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发现竟是一明眸皓齿,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可一想到这人是在取消自己,还不帮忙,就气鼓鼓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一女子被一黑衣人追杀,你怎么还笑的这样开心。”

  萧然伸脚将那黑衣人一脚踹开,桀骜不羁的说道:“你这姑娘,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和救命恩人说话的。”

  “你根本就是在取笑我。”

  萧然看着这小姑娘可爱的紧,忍不住的想逗逗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大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叫云夕属,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应该是我那二姨娘做的。”

  萧然见她越说,声音越来越小,就没再多问。

  “多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我看着应该大你个七八岁是有的,你是不是应该喊我大哥哥。”

  萧然说完就后悔了,萧瑜那个家伙喊了他这么多年的大哥哥,到头来却是杀父之人的儿子。

  云夕听着这名字十分的熟悉,忘了此时萧然的脸色有多么的悲伤:“你和侯爵府萧齐大人是什么关系?”

  萧然听到那个名字,就杀气腾腾:“你认识萧齐?”

  云夕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不对劲,看着眼前这个人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顿时感到十分的恐惧:“我是云家三房的女儿,云家和萧家有往来,多少听到过一些萧家的事情。”

  萧然知道此时的自己吓到了这个小姑娘,突然语气柔和了起来:“行吧,我送你回去,但你不要和任何人说你见过我。”

  云夕看着萧然也不像个坏人,慢吞吞的说道:“那好吧,不过我按辈分是不是应该叫你叔叔啊?”

  “随便你,小丫头。”

  云夕气鼓鼓的说道:“我不小了,九岁了已经。”

  萧然好笑的看着云夕:“好,你不小了。”

  萧然将云夕抱上马背:“你可不要乱动,小心摔下去了。”

  “知道了,叔叔,略略~”云夕在萧然怀里做了个鬼脸。

  很快萧然就将云夕送到了离云府一条街的路口。

  “好了,小丫头,我就送你到这,你的家人应该在四处找你,我就不送到云府了。”

  短暂的相处,云夕有点不舍得这个叔叔,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转身就向云府跑去。

  “哎呀,三小姐,你去哪了,老爷,夫人和三姨娘都吓坏了。”

  云夕气哼哼的说道:“哼,明明就是有人故意绑架我的。”

  “云夕瞎说什么呢?”云夕的亲娘钱小娘急匆匆的走过来,捂住云夕的嘴。

  云夕生气的扳开手:“云夕没有说错,就是被绑走了嘛!”

  “哦~是谁绑了你啊。”

  云夕看见夫人走过来身边跟着二姨娘,脸色不悦,小脸一皱:“娘亲,没人绑云夕,是云夕贪玩跑了出去,迷了路,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云夕知道大娘子平日里虽然经常看不起她,可是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反倒是二姨娘很是得爹爹的宠爱,现在帮着大娘子管家,有事没事就克扣云夕小娘的用度。

  她不能为了一时口快,让小娘吃苦,只好说是自己调皮乱跑,但是这一说,可少不了一顿责罚。

  大娘子李玉娟却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这丫头说来也是奇怪,平日里见你老实的很啊,怎么今儿个就跑出去了呢?”

  身旁的二姨娘潘倩心虚的说道:“这小孩子还小,调皮也是正常的,既然现在没事,安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云夕看着二姨娘虚伪的模样,心里就更加生气,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这丫头,大娘子和二姨娘说你两句,也是为了你好,快认错,小心一会你爹爹回来责罚你。”钱小娘佯装着打云夕的屁股。

  大娘子看着眼前这不上道的云夕和钱小娘,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快回去吧,不早了。”

  钱小娘带着云夕离开,云夕倔犟的步伐被大娘子看在眼里。

  “这小丫头,被人绑了都不敢说,窝囊!还以为可以借此打压一下潘倩那个贱人,结果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大娘子,来日方长想必云夕那丫头也是被吓到了,你看三姨娘不是也没有说什么吗,算了吧大娘子。”

  大娘子坐在椅子上:“哎呀,那不算了,还能咋办,我也不能威胁着三房说是潘倩那个小贱人绑的她女儿吧,母女两一对窝囊废,就是被人欺负的料。”

  “来,大娘子消消气,喝口茶,还好三小姐安全回来了,毕竟也是一条命,当时丢的时候,大娘子你不是也着急吗?”

  “那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云夕这么小,潘倩也是真的下的去手。”李玉娟用力拂了一下袖子说道。

  “二姨娘她那蛇蝎心肠的怎么能和大娘子你的菩萨心肠比呢。”

  “刘嬷嬷,你可别这么说,我虽然没有菩萨的心肠,但我也不会犯那害人的罪,我那个女儿还没有嫁出去,我可不想以后遭报应,落在我的一双儿女身上。”

  “是是是,大娘子说的是。”

  “派人给云夕那丫头送点好吃的过去,估计也是吓坏了。”

  刘嬷嬷知道大娘子一直都是豆腐心刀子嘴,那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是不敢做的,便下去吩咐厨房多准备些吃食给云夕那丫头送过去。

  这会儿二姨娘的房间里摔得乱七八糟的。

  潘倩看向身边的丫鬟碧云不可思议的说道:“云夕这个丫头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些人到底是在做什么,一个小丫头都解决不了。”

  “二姨娘,这可能是出了什么差错,既然二小姐没说是有人绑了她,老爷就不会查到你身上来,没事的。”

  这时潘倩才安下心做了下来,嘴里嘀咕着:“也是,人没事老爷就不会查到身上来,只是便宜了那个丫头。”

  “二姨娘你这么做,也不过就是为了对付钱小娘而已,可如今钱小娘当时为了找云夕当时急的都吐血了,这身体怕是也熬不了多久了。”

  “吐血了?”

  “对啊。”

  “那不是就活不了多久了,这样也好,省得我呀想法子除掉这个眼中钉。”

  钱小娘是大娘子帮老爷纳进来的妾,倒不是大娘子多喜欢这个钱小娘,而是二房潘倩狐媚样子整天勾搭老爷,害的老爷对她没了兴趣如今还让潘倩帮着管理家事,那不就是明摆着说她能力不行吗。

  钱小娘家世不好,性格温顺,不像潘倩这般的不好拿捏,这才被选中做了云老爷的小妾,可是钱小娘不争气,整日里受潘倩的欺负,半句话不吭,这可气坏了大娘子,时间一长啊,大娘子也就不把钱小娘的存在当回事。

  云老爷在朝廷做官,说是个中庸之官,其实是怕东窗事发,自己被连累,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当了这么些年的官。

  朝廷动荡不安,边境受到敌国骚扰,萧然跑到军队从军,从最基本的大头兵做起,边境战事吃紧,萧然年轻力壮就被派遣到前线。

  萧然熟读兵法,头脑灵光的很,几次给上头的提的建议都极好,敌军节节败退,这一待,萧然就在边境待了四年。

  终于敌国投降,萧然跟随着上头班师回朝,可半路上却遇到刺客在追杀什么人,萧然追了上去,千钧一发之际,萧然救了那人一命,一问才知道是当朝的端王爷。

  端王爷十分感激萧然的救命之恩,便请求萧然留下,萧然知道自己回去也不会有大的功劳,因为上头每次邀功的世欧都没有谈及萧然,萧然虽然不爽,但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自己人微言轻,也没法行上面传达。

  萧然觉得留在王爷身边,萧然上头的领事人听到之后,迫不及待的让萧然准备东西到王爷身边,美名其曰是为了保护王爷,实际就是怕萧然抢功,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

   萧然待在端王身边一年的时间里,他了解到端王是一个十分爱民,胆小却又十分正直的人,可是皇室动荡,多次有人派刺客刺杀端王,很明显端王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萧然一直不明白,端王爷在边境附近,为何总是有人想要刺杀端王。

  一天端王再次死里逃生,端王的儿子端玉气不过,十分恼怒的说道:“父亲,你为何不讲频频被刺杀的事禀明皇上,万一这那一天这些人得逞了,你可就没命了呀!父亲!”

  “你懂什么,不问世事就是最好的保命手段,我守着我的一亩三分地,禀明了皇上,皇上派人来查此事,只会死更多的人。”

  萧然稀里糊涂的听着这父子两的对话,很是不明白:“王爷,为何这些刺客一直在追杀你。”

  端瑜说道:“皇上年事已高,没有皇子可以继位,刚生下来的皇子不久前夭折了,这朝廷上下不顾皇上的刚刚失去孩子的伤痛之心,便联名上奏皇上,从几位王爷中选一名做皇上,我父亲和另外以为王爷就成了这最有可能成为皇位的继承人的人。”

  萧然思索片刻说道:“所以这个刺客是另外一位景王爷了。”

  端王一听感觉撇开自己说道:“我才不想当什么皇上,我现在这样就挺好,而且我不适合做皇上,景王爷也好,别人也好,反正不会是我。”

  萧然和端王待了这么久自然知道王爷的秉性,相信他也不是那种会争夺皇位的人,只是以目前看来,即使端王没有那心,别人也是不信的,反而端瑜说的有道理,这事应该禀明皇上。

  端王死里逃生,依旧还是不想参与这皇位争夺之事,没有人说的动,只好暂时搁置。

  而此时的皇宫,表面事态安静,实则波涛汹涌,景王爷进宫觐见,却没有得到任何的传召,这一路顺畅的很,不久景王带着人包围皇宫。

  手下的人拦着景王。

  “王爷,皇上不能杀,只有皇上的亲笔圣旨才能证明你是继位的皇上,以后也不会有人背后议论你,说你是弑君叛国之人,王爷三思啊。”

  景王听进去了下面人的话,站在门外大喊:“皇上,只要你开门,将皇位亲传于我,我也不会难为你,你还是会拥有你该有的名声。”

  皇上看着躲在朝堂上的这些被吓到的下人,手里的笔拿了又放下。

  难道就这样把江山给这种叛逆之人?

  皇上思考许久,外面的人越来越多,景王的耐心也越来越少。

  景王破门而出,看着站在书桌旁的皇上。

  景王拿起桌上的纸,看了看上面什么都没写,恼怒的很:“皇上,我的耐心可不多了。”

  “你想要光明正大的成为这天子,就必须要有我亲手写的诏书,所以你不会杀我。”

  景王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皇上看中,看向后面的那些下人。

  “如果你不同意,每一刻钟,我就杀一个人,直到你的皇后。”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大,景王听着却不对劲,果然没一会外面冲进来一个人说道:“王爷,外面有援兵。”

  “援兵?谁的?”

  “看衣服像是端王爷的。”

  听到端王爷的名字,景王爷阴鸷的眼神更加的狠厉:“当初就应该杀了你,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景王看向骑马而来的端王,从身边的侍卫身上拿起手中的箭,瞄准了端王,却没想手一松景王倒下了,胸口正中萧然的箭。

  端王带领端瑜和萧然,帮助皇上平定宫闱之乱。

  皇上年事已高,后来就将皇位穿给了端王,萧然也因此从将军升到禁军统领。

  皇上知道萧然在京城之前有自己的家,但是奈何没有充分的证据,不能将萧然的二叔抓起来,否则这前朝的大臣总会有人嚼舌根,说是偏袒武将,皇上会两头为难。

  于是皇上就将萧然二叔萧齐,旁边的那块产地给了萧然,给他做府邸。

  萧然可以说是衣锦还乡,但是却没有回到当初的叔叔家住,这在京城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云夕听说萧然回来了,心里为这位叔叔感到高兴,可是另一头,二姨娘联合着父亲将她嫁出去,可是那人家世不好也就算了,品行也是极差。

  萧然回到皇上赐的府邸,这萧府邸门槛都要被踏破了,大多都是看萧然现在是皇上的红人,想要借萧然的嘴,帮忙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这还有的就是来给萧然说媒的。

  萧然离开京城七八年,回来已经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如今权势滔天,这说媒的挤破了脑袋,也要进来。

  萧然每天在自己的府里还要躲躲藏藏这些个媒婆,每天从小门走出去。

  萧然刚出去,就听见一声:“萧统领这是好好的前门不走,每日里就从这后门出来啊。”

  “张媒婆,我这每天为什么从后门走,会不清楚吗,你看看这都堵到我后门来了。”

  “萧统领,你看看这话说的,我这不是也想给你找个好姻缘吗。”

  萧然一听到这个就头大,就让手下的人拦下张媒婆,自己先溜了。

  萧然上过早朝,,被皇上叫到内殿去。

  “萧然,听说你这两日府里热闹的很啊。”

  “皇上,你这都知道,我也是没办法,一天天的堵在我的门口,我也不好直接把人轰走啊,更不能把人请进来,我就只好不理他们。”

  “一把年纪也该找一个贤内助了。”

  萧然知道皇上的意思问道:“不知道皇上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重要吗,你自己选一个吧。”

  说完李公公就将一个花名册送到萧然面前,萧然一看这名单里面的人大多都是朝廷重臣,现在自己的身份若是娶了这么几位祖宗,那可了不得。

  萧然在名单上面看到了云夕的名字,一开始只是觉得有几分熟悉,后来便想起来这云夕是谁。

  皇上见他盯着一个地方看了许久:“萧然,你这是有看上的了?”

  “回皇上,我觉得这云夕不错。”

  “云夕?”皇上没有想到,萧然居然会对云大人家的那个云夕感兴趣。

  “可这云夕好像是妾室所生,为何是她啊,以你现在的地位,哪家的姑娘不能娶。”

  萧然自是有自己心里的算盘。

  “回皇上,云夕和我有过一面之缘,更何况我只是要一个贤内助,而不是一个掣肘。”

  皇上看着萧然:“就你小子聪明。”

  一声爽朗的声音响起:“怎么了,萧兄弟这是又惹父皇不高兴了?”

  “微臣哪敢,皇上要给我赐婚,我这是在谢皇上。”

  “哦!这么说,萧兄弟要娶媳妇了。”

  云府。

  皇上赐婚云夕和萧然的圣旨很快传了下来,整个云府都没想到钱小娘的女儿居然被皇上赐婚给了萧然。

  就连云夕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头的雾水。

  云夕自小时候被萧然送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如今再次见面居然是这副场景。

  萧然掀开云夕的盖头,惊艳于云夕的样貌如此美丽,萧然之所以娶云夕并非是因为和云夕的一面之缘,而是从目前的情况上来说,新帝登基,根基不稳,萧然作为禁军统领,如果和前朝大臣结姻缘,这萧然的势力必定如日中天。

  这样再好的君臣关系也终将会被猜忌,如此这样,还不如娶云家的姑娘。

  自己有了贤内助,外面那些大臣的女儿必然是不会愿意做妾的,这样就又省去了一大笔麻烦。

  可如今萧然看到云的模样,只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越发的正确。

  云夕看向萧然,微微动着嘴唇,却又什么都没说。

  “好久不见,云夕。”

  “好久不见,叔叔。”

  “叔叔!”

  云夕意识到自己的称呼不对,立马改口:“夫,夫君。”

  萧然紧缩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对对对,应该喊夫君。”

  按照常理来说,云夕第二天应该伺候公婆吃茶,可是萧然父母双亡,云夕想着是不是应该去萧然的二叔家请安,可萧然却说:“请什么安,那些个人不用理她,你以后就管好我的这一亩三分地就好。”

  云夕始终觉得不合礼数,果然第二天二叔来到萧府。

  一进门就开始吆喝,说云夕是妾生的女儿,没有教养,也不来伺候二叔吃食。

  这下可把云夕气坏了,明明就是萧然不让我去的,这下好了他上早朝去了,如今留下我一人对付他那一家子。

  云夕也不好将人撵出去,但是萧然对他二叔的态度,她也是知道的。

  “二叔,你这一大早的在这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做什么呢。”

  萧齐见这侄媳妇对他如此不尊敬:“你刚进门就这么没大没小,以后还了得了。”

  “没大没小?你一个做长辈的,一大早跑到小辈的家里闹闹腾腾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萧然是我从小到大一把手养大的,你作为他的内人不应该对我表示基本的尊重吗?’

  “我怎么听说,我家夫君,很早就已经离开二叔的宅子了,而且在走之前,本该属于夫君的财产,他也没带走,难不成今天二叔是要来送还我们的?”

  “你你你~”

  萧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治好转身离开。

  萧然早朝回来以后,见云夕一直闷闷不乐,跟他说话也不理,问了下人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二叔居然还厚着脸皮让云夕去给他请安。

  萧然从后面环抱着云夕说道:“以后那人再来,直接让下人给他赶出去,省得气到娘子。”

  云夕气哼哼的稍微动了几下,随后说道:“你二叔虽然人的品性是有些问题,可是你为何如此厌烦你的二叔,还有你当初为何要离开。”

  萧然松开了手,缓缓的转过身去,默不作声。

  云夕意识到不对劲,看了萧然许久。

  萧然知道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

  便将小时候听到的所有的事情讲与云夕听,云夕听完之后顿时心疼萧然的很。

  “原来,你还有这般伤心的事。”

  再有几次萧齐前来无理取闹,云夕都叫人把他打发了,可是萧齐却传到外面说是,萧然和云夕不懂礼数,辱骂长辈,这一下子,京城四处是关于萧然和云夕的谣言。

  云老爷叫云夕回到娘家,云夕自然知道,父亲是要做什么。

  回到府里。

  “你给我跪下,你看看你自从嫁给萧然猖狂成什么样子,现在还要我三番两次的请你才愿意回来,你现在胆子大了是吧。”

  大娘子和二姨娘听说云夕回来受罚,都赶紧跑到前厅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大人,我没有,我二叔他在外面胡乱传播,故意破坏萧然和我的名声,”

  “你还敢顶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呦,这外面这么大动静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的禁军统领夫人啊,现在就是不一样了,说话底气都这么足。”

  “二姨娘,你是看云夕嫁的好,心里不平衡吧。”

  “大娘子这说的是什么话。”二姨娘被捅破了心思,也就不再说了。

  “父亲大人,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你今天走出这个门,我腿都给你打断。”

  “岳父大人,这是要打断谁的腿啊。”

  萧然一只手搂着云夕,安抚道:“没事。”

  云老爷心里是怵着萧然的,毕竟萧然的权利比他大。

  这时大娘子上前:“萧女婿,你老丈人他是开玩笑的,怎么会真的打断云夕的腿,毕竟是她的女儿。”

  “是玩笑就好,我还想着我这夫人好端端的来,要是被抬回去了,皇上那边我也不好交代,毕竟这是皇上赐的婚。”

  一旁的云老爷,听到这就知道刚刚说的话是多么的鲁莽。

  “如若无事,我就先和娘子回去了。”

  云夕和萧然回去的路上,碰到了萧瑜。

  “大哥哥,我是萧瑜啊。”

  马车停了下来。萧然看到萧瑜:“上来吧。”

  一路上萧瑜话也不多,简单的问候了几句。

  到了萧府。

  萧瑜拉着萧然说了几句话,云夕见状下去准备了些吃食。

  “大哥哥,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对我爹I爹那样,我能够理解,事情确实是父亲做的不对,如果你是想回来报仇的,就让我替了我爹爹吧。”

  萧然看着眼前这从小一起的弟弟,自然不忍心,可是人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悔悟。

  “二叔好像并没有觉得后悔的样子,就算我原谅他,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他一心只想把我拉下马。”

  萧瑜离开后,云夕上前问道:“你二叔在外面如此编排你,你为何一点都不生气?”

  “生气?我生气做什么?他现在编排我的每一句话都是日后,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子。”

  果然没多久,萧齐的侯爵被削,府邸被夺,萧齐一直以为是萧然在背后做的手脚,对此心生怨恨,每日在大牢里大骂萧然。

  牢狱里面的小卒实在听不下去了说了一句:“萧统领才没那个时间对付你呢,你是动了不该动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

  萧齐坐在地上想着小卒刚刚说的话,萧齐从来没想现在这么清醒过。

  “小哥,小哥,麻烦你我想见萧然,就说我有事相求,求求你了。”

  萧然知道他那叔叔要见他,必然是想让他救他出去,他本不想理这事,可是想到萧瑜,还是见了萧齐一面。

  “二叔。”

  “萧然,萧然,是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啾啾萧瑜,他那个时候还小,他什么都不懂,药是我让他端过去的,萧瑜从小就那么喜欢你,你忍心吗?”

  萧然从没见过二叔这般狼狈的求过他,以前都是他挨罚挨骂,求二叔。

  “可我父亲已经死了,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替他报仇。”

  “我,我会认罪说是我杀了大哥,还有外面的那些流言都是我故意传的,我都认了。”

  萧齐认罪以后,萧然将萧瑜救了出来,萧瑜自知无颜面对大哥哥,就提出离开京城去到外公外婆一起生活。

  萧然心里的刺拔掉之后,心情舒畅,想和云夕两人庆祝一下。

  云夕却说:“庆祝可以,但是酒不能喝。”

  “这不喝酒,还叫什么庆祝。”

  “我肚子里的可不愿意。”

  萧然愣了一下。随即高兴的将云夕抱起来转了两圈,可把一旁的下人吓坏了。

  十月怀胎,云夕生下一个男孩,取名萧云。    
1 人打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