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难测美人心

红叶魅舞| 2022-3-16 09:43 阅读 11210 评论 0

“果真是一等繁华地,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东沐言折扇一收,脸上的笑还没有完全绽开,莫绯走过来冲他冷冷哼了一声,调头走了。
东沐言摸摸脑袋,眼带疑惑,歪头不解道:“我有哪里得罪过他?被人夸奖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嘛?还是说他只是在暗示我什么?想吸引我注意?!”
侍从叶白大感无趣,用一种受不了的口吻,实话实说道:“少爷,你用这张脸,这张嘴,说人家是什么第一美人,真的不是在打脸吗?人家只是哼了一声,已经很有涵养了,要是我……要是我……见鬼的才想当什么第一美人,明明就是个男人!”
“奉劝两位一句,莫绯最讨厌被人提及美人二字,我们这里也不喜金发碧眼的长相,所以请注意好自身言行,不要徒增笑柄。”来人明眸皓齿,说话叫叶白眉头一皱,却让东沐言眼前一亮。
他立马上前一步,执起对方嫩白的柔荑,轻轻一吻,还不等微笑地说句’小姐,你好!’就被回应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只见对方揉着手,厌恶说道:“刚刚听你说话的口气,还以为你是个断袖,没想到还是对女人更兴奋一点!听着,少用你们原来的风俗礼节来欺骗这里的姑娘,否则我见一次踹一次!”
说完木情白眼一番走掉了,徒留眼泪汪汪的东沐言,和一边觉得丢脸,一边咬牙切齿的叶白。
东沐言其实心情挺好的,刚离开大夏靡乱的宫廷,再看看外面的美人,如阳春白雪一般,真是再好不过的。
想想那位被戏称金丝猫的姑姑,还有那么多妆容精致,将所有男性化处皆勾画出种种妩媚的男妃,东沐言真心觉得,大夏要完,而且完得很快。
主仆二人走在路上,不久又邂逅一名很有特色的美人,十分有泼劲,正在卖身葬父。
寻常卖身,三五两银子的事,她却足足要了二十两,这还不算,竟与那欲买她的人争执起来,原因不过是对方像个猪头三,不配买她罢了。
女子十分大胆,讲起道理来有理有据,硬是觉得看对眼了才叫买卖,不然就是强买强卖。
活脱脱一个刁妇架势,引得来往之人交头接耳,指指戳戳。
“叶白!”东沐言用下巴点点女人的方向,刷地打开折扇道:“买了!!”
叶白无奈小声凑近道:“殿下,您是来大夏为质的,不是过来风流快活享受的,放这种人在身边,是嫌自己命长吗?”
东沐言眯着眼睛仔细看着气势很足,半点不像个正在卖身的苦命人的女人,心道自己身边正缺这样极有特色的美人,说不得哪天能避免大夏皇帝这个老色鬼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叶白不满地嘀嘀咕咕拿出钱袋,他上前一脸理所应当地说道:“我们少爷要买你,快跟我们走吧!”
众人看着金发碧眼的二人,大感稀奇,觉得女人真真走了狗屎运,毕竟两人一看就背景非凡,看来女人就要草鸡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谁知女人不安地绞了绞手,朝一个方向隐晦地望了一眼,低下头让人看不清表情道:“抱歉,我不卖!”
众人哗然,叶白更是不可思议道:“什么?有我们这样的买家你都不愿意,你难道只卖给皇帝老子吗?”
东沐言收起折扇抵了抵叶白,又向女子无奈苦笑道:“看来是我想岔了,姑娘既已有心仪的买家,何不狠狠心刚刚便卖于这位黄公子,还是说你对自己心上那位就这般没有信心?”
本想说完就离开,谁知女人抬起脸瞥向一边回答:“因为他已有家室,而他的妻子只接受一对一的感情,我不知道我们能否有将来。公子既买了我,那妾身以后就是公子的人了,请公子赐名。”
东沐言顿时大感头疼,他扶着脑袋,很伤脑筋道:“买回去能看不能吃,心里还尽想着别人,你当我傻呀!”
“走吧!”东沐言对叶白叫了一声,接着便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叶白刚听明白首尾,不等对那个未谋面的男人报以十万分的鄙视,就急忙跟着快步走开的少爷离开。
走远之后,叶白微喘着气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人长得漂亮,就能这么作吗?”
“美丽本身就是一种特权,人好看就是去卖豆腐,肯捧场的人都多。”东沐言脸上凝固着不变的微笑,浑身散发着懒洋洋的味道。
叶白斜睨着他,没好气道:“我知道,那叫豆腐西施!少爷,我们回去吧,时间拖久了,对我们可不好!”
东沐言略沉重地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去姑姑那看看吧!”
喜春宫,金发碧眼的皇妃端坐在桌前,轻薄的宫装把她饱满的身材完美地凸显出来。
她不紧不慢地用她的纤纤玉手,洗杯泡茶,这些步骤在她手下有惊人的美感,更重要的是,茶泡出来,水面映出朵花来,十分雅致。
东沐言赞道:“姑姑真是有一手,在这大夏看来学到不少东西,想必混得如鱼得水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的越多,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只猴罢了!对人谈不上威胁,也不知是件幸事,还是悲哀!”东丽云掠了掠头发,拿起茶杯轻轻吹了口,花随风而去,悄无声息。
“那姑姑觉得自己是哪一种呢?”东沐言抵着额头,看向东丽云的目光尤其发亮,像条大型的犬类。
东丽云哈哈大笑,她撇了撇眼角的泪花,毫不在意道:“只要皇帝没得上花柳病,大家日子总还是能过下去的。倒是你,别鞭不炸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疼,回去拿镜子照照自己的脸,这里是宫廷,可是什么荒唐事都会有的!”
东沐言没说话,他觉得东丽云不诚实,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怎么可能没威胁,更何况她绝不是没牙的老虎。
他用碧色的眼眸在东丽云身上一瞥,又刻意看了看周围道:“姑姑这里真是漂亮,华丽奢侈得恐怕不下于小国王后的寝宫,为什么不想些好的呢?”
“这是什么狗屎的地方,也配我烂死在这里?”东丽云气得红唇歪扭,同样碧色的眼里冒火,东沐言心里直叹——她当真已性情大变。
下一刻,他看到了东丽云的眼泪,她死死攥着拳头,咬牙失神道:“谁能不变呢?在这个华丽腐朽的监牢,凭什么就我可以干干净净像白纸一样活着,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你还是做好打算吧!有什么我能帮的,我不会推辞,算是我对故人最后一点善念!”说完,她撇干眼泪,垂头画了个十字。
东沐言哪里能不懂她,他突然觉得周围奢侈的装潢异常刺眼,不由抬起手,把眼一眯,叹息着东丽云何必再肖想不可能得到的温暖。
他知道现在的东丽云一定很缺爱,哪怕一点点虚假的幻影,都可能被看成救赎一样抓住,她太绝望了,身陷污池囹圄,需要些新鲜的感情冲击。
但他不能爱她,欺骗也不行,不提他们的亲缘关系,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一个对你心存善意的绝望女子,太过为人所不齿。
他终究还是告辞走了,捏着拳头,咬紧下颌,走下台阶时深深吸了口气,扫视了一圈周围环境。空气如此清新,可这红墙碧瓦内的天空,终是不如外面的敞亮。
可他毕竟刚出去回来不久,那种阳光的愉悦身心的生活气息,如破土的新芽,让他心生喜悦。
他能割舍掉宫廷的糜烂生活,去追求广大的世界之美吗?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种是毁容,一种是假死。
他走着走着,看见图奇国质子兔子似的不断乱蹬乱扭着,被两个侍卫打扮的邪笑猴急的人拖向拐角处。
东沐言突然觉得一时间透不过气来,这就是小国出身的皇族,在异地的悲哀。
图奇国质子韦夜看到他了,眼睛红通通的,牙咬得死紧,他最终垂下头去。
他最后的眼神让东沐言的心收紧了,他做了一件不理智的事,叫住了那两个使坏的侍从。
韦夜发着抖,冲他爬了过去,姣好的脸上嵌着两只亮得惊人的黑眼睛。
两个侍从有恃无恐地涎着笑脸向东沐言看,东沐言知道,这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心里八成转着些见不得人的淫秽念头。他觉得格外肮脏,心里特别难受地把人打发走了。
大夏国大殿,现在已是轻歌曼舞、香风阵阵,大夏皇帝在几个美人服侍下眯乎着眼睛,他咽下一颗葡萄,听太监总管进谗言道:“陛下,您最近清心寡欲的都不像您自己了!是不是这些美人不合口味,要不要东离国来的小质子过来服侍一下您啊?”
皇帝略一思索,眉心微皱,摆摆手道:“还是算了吧!”
总管俯身邪笑道:“陛下可是觉得他骚气不过,要不让我先……嘿嘿!”
皇帝手扶了扶额头,做苦恼状道:“东离国可不是好惹的,做皇帝的,就是没法随心所欲啊!”
总管表情戏剧化地凝固在脸上,他假装擦了擦汗,连声应道:“是……是……陛下英明!”话题就被揭过去了。

1 人打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原作者: 红叶魅舞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