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古匣沉香
此间年少
诗与远方
恐怖悬疑
茶余饭后
网文资讯
写作素材
写作技巧
书荒推荐
二次元交流
国风汉服
动漫
自媒体创作干货

小爸小妈第三十五章

2023-5-11 08:30| 发布者: 流浪的松鼠| 查看: 4154| 评论: 0|原作者: 流浪的松鼠

摘要: 巧娃败光了李老板留下来所有的遗产,丽娃还是隔三差五地生气回娘家。万般无奈之下,黑娃妈做出了重大决定。
接回丽娃的当天,黑娃妈置办了一桌酒席,准备晚上宴请王姨、张叔以及村书记张勇敢。一是感激半个多月以来张叔和王姨给予的帮助,二是庆贺丽娃回家。
张勇敢生于那个火热的年代,退伍军人,现年五十九岁,一脸褶皱,胡子拉碴。虽然上任不足十年,在村里却威望极高。
张勇敢的三叔是老书记,在位二十多年,期间,张勇敢是民兵连长兼会计股长。张勇敢年轻,有魄力,据传闻,张勇敢大有取代老书记的架势。
老书记开会喝醉了酒,骑摩托车一头扎在路边的沟渠里淹死了。张勇敢接替书记以后,多方努力,给老书记争取了一个因公牺牲的荣誉。老书记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在老书记牺牲以后,张勇敢找到镇上给安排的工作。老大在镇文化馆里当了厨师,老二在镇水利站里当了机修工。虽然都是临时工,但保不准什么时候来个文件,弟兄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转正了。
张勇敢一口应允了黑娃妈的宴请:“好说,你早点儿准备。我让张叔通知其他人。”
张岗村虽然不大,但大大小小的干部却有十几个。黑娃妈知道张勇敢所说的“其他人”是哪些人。
最近几年,反腐倡廉的紧箍咒越来越紧,干部们之间的参观、交流、学习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个别干部已经吃油的嘴巴一时半会还收不回来。张勇敢体谅手下人的苦衷,有了酒局总不会忘记他的好兄弟们。
傍晚时分,村干部们都悉数到齐,坐了满满的一大桌子。黑娃爷爷奶奶和黑娃妈忙前忙后地招待村干部,黑娃、丽娃却无所事事,两人索性到卧室里看电视去了。
丽娃前脚走进卧室,黑娃后脚就反锁了卧室的门。黑娃瞅了丽娃一眼,然后摸着丽娃的脸说:“丽娃,你瘦了。”
丽娃右手一扬,搁开黑娃的手,没好气地说:“胖也好,瘦也好,管你啥事?”
黑娃又双手搂住丽娃的脖子说:“还生我的气呢?”
丽娃双手一推,挣脱了黑娃的臂膀:“你是谁?我那敢生你的气?”
黑娃再次张开双臂锁住丽娃的脖子,并坏笑着说:“天上下雨地上流,夫妻俩吵架不记仇。”
黑娃的双手伸到丽娃的领口里,顺势摸了下去,捏住丽娃的奶子。丽娃的身子微微一颤,斜着眼瞅着黑娃,娇嗔地骂了一句:“不要脸。”
丽娃的声音变得柔软起来,悦耳起来,像干涸大地上迷蒙的细雨,像炎炎夏日里凉爽的西瓜。黑娃的眼里透出热切、贪婪和急迫:“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恋爱。”
黑娃一把抱起丽娃,把丽娃放在床上,又三下五除二褪去了丽娃的衣衫。一个多月都没有看到丽娃的酮体了,黑娃的眼睛里放着光,带着电。
丽娃的酮体还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突兀有致,那么的白皙如雪。似乎更加丰满,更加诱人,更加的秀色可餐了。
黑娃的血脉燃烧起来,膨胀起来,爆裂起来,立体感十足的喉结上下蠕动,“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
丽娃说:“咋了,你还想吃人哩?”
黑娃色色地说:“我还真想吃了你,一口吃了你。”
黑娃伏下身子,把整个鼻子,整个脸,整个嘴巴都深深地埋在丽娃的乳沟里吸食、喰咂、舔舐起来。丽娃说:“看把你急的,像个发情的老叫驴。这一个多月你是咋过来的?”
黑娃说:“咋过来的?度日如年呗。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活不下去了。”
丽娃眯起销魂的眼睛,双手紧紧地缠绕着黑娃的后背,热烈地配合着黑娃的一举一动。黑娃在享受着身体的快感的同时,内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复仇后极度的快感和满足感。
黑娃一次次地拿着礼物低三下四地到丽娃家认错道歉,特别是当着外人的面跪在丽娃爷爷奶奶面前的那一刻,那是黑娃内心世界里最黑暗的时刻,那是对黑娃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想起那些事,黑娃的内心便像针扎一样痛苦,尽管那是事先早已安排好的环节。“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我黑娃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丽娃爷爷扔了黑娃的牛奶,把黑娃推搡出院门的那一刻,黑娃杀了丽娃爷爷的念头都有。而今,他们的孙女正被黑娃压在身下,遭受黑娃的蹂躏和折磨。在黑娃看来,这是报复他们的最好的方式了。
黑娃嘴里骂了一句:“日死你。”同时,使尽全身的力气冲撞起来。
丽娃紧咬嘴唇,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浑身阵挛起来。丽娃的脑袋空蒙蒙的、轻飘飘的,恍若飘在云端,恍如游走仙界。和黑娃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了,但像今天的感觉,丽娃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万丈的高楼轰然倒塌,如充足了气的皮球猛然爆裂,黑娃突的一个激灵,散了架似地趴在了丽娃的酮体上。丽娃意犹未尽,依然胯部用力,香吟不绝。之后,才松软地躺在床上,鼻息微喘。
黑娃伸手捏了捏丽娃的屁股,坏坏地说:“这个席梦思真好,纯肉垫的,关键还免费。”
丽娃问:“娶个老婆美不美?”
黑娃说:“美,真美。”
黑娃和丽娃正耳鬓厮磨,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又听见黑娃妈的声音:“黑娃,快出来,给你叔伯们倒个酒。”
“哦,知道了。”黑娃答应一声,从丽娃身上溜了下来,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丽娃说:“你倒个啥酒?是你妈求着村干部,又不是你求着村干部。”
黑娃说:“嗨,我也不想去,可我妈已经说了,不去又不美。我去倒个酒就回来。”
张勇敢在上席坐着,已面色微醉,看到黑娃从里屋出来,朝黑娃招招手说:“黑娃,快过来,陪老伯喝两杯。”
黑娃走了过去,拿起酒瓶欲给张勇敢斟酒。张勇敢笑了,拿起一个空酒杯,倒满酒递给黑娃说:“哪有你这样倒酒的?要倒酒,你先来一杯。”
黑娃果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腼腆地说:“老伯,黑娃先干为敬。”
张勇敢大笑起来:“黑娃就是会说话,难怪小小年纪就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你爸妈这一辈子算是不操你的心了。”
黑娃妈也笑了起来:“不操他的心了,不操他的心了。”笑着说着,说着笑着,竟然眼泪丝丝了。
丽娃还是三天两头地生气回娘家,黑娃妈苦不堪言。黑娃妈给黑娃爸打电话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咱们应该找一个长久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连着讨论了好几天,黑娃妈最终拿下了主意:“巧娃前几天打电话回来,和我商量着说过几天把小英送回来,让小英在张岗上学。我想,既然赛娃已经掐了奶,何不让黑娃、丽娃和巧娃一起去打工?”
黑娃爸说:“这个办法好,看丽娃还咋回娘家?你在家里领好赛娃和小英就行。”
李老板被枪决后的前三个月,巧娃还真的像换了个人一样节俭起来,不仅辞退了所有的佣人,重新系上围裙,还在超市里应聘了一份收银的工作。三个月后,李老板和操盘手事件对巧娃的影响慢慢淡化,巧娃的内心又浮躁起来。阔太太们的每一件新式项链,每一款新式衣服,都让巧娃垂涎三尺。
“想办法努力赚钱而不是如何省钱。万贯家财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巧娃反复咀嚼这些老俗话,越咀嚼越觉得有道理。
“李老板能成功,我巧娃照样也能成功。”巧娃先拿出了李老板留下的一部分遗产投资了房地产,结果是血本无归。
巧娃心情压抑,一筹莫展,借酒消愁,又想到了“失败是成功之母”之类的名言。巧娃咬咬牙:“有了失败,成功还会远吗?”
巧娃把可用的全部资产重新整合,再一次信心满满地杀到了房地产之中。
做生意岂是“做生意”那样简单?岂是靠几句心灵鸡汤就能成功?巧娃的第二次投资又全部打了水漂,还因此欠下了巨额的债务。
债主们把巧娃起诉至法院。法院查封了巧娃和小英赖以息身的别墅,并择期拍卖。社区给无家可归的巧娃和小英安排了低保,并计划把她俩安排到社会救助站里居住。
大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仅靠低保无法保证巧娃和小英的日常开支。权衡利弊之后,巧娃决定外出打工。该如何安排小英呢?巧娃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的娘家人。
巧娃送小英回张岗的时候,也顺带着把黑娃和丽娃带到了广东打工。黑娃和丽娃尚未成年,不能到正规工厂里干活,但沿海一带的许多小作坊还是愿意冒着违法的风险雇佣这样的工人,童工们听话,好管理,工资低。
巧娃通过中介,在一个小电子厂里给黑娃、丽娃找到了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工厂里有简易夫妻房,但黑娃、丽娃拿不出结婚证明,老板有心照顾也不敢贸然让黑娃、丽娃住进夫妻房里。
不得已,黑娃住在了男工宿舍,丽娃住在了女工宿舍。女工宿舍就在男工宿舍的楼上,中间也没有什么阻隔,但这短短的二十几踏的楼梯却微妙地隔阂着黑娃、丽娃之间的距离。
开放的沿海城市里什么都不缺,工人们对黑娃、丽娃这对少年夫妻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走在大街上,勾肩搭背的娃娃脸比比皆是,但像黑娃和丽娃那样,举行过婚庆仪式的却是凤毛麟角。
黑娃到女工宿舍里找丽娃的时候,女工们都会知趣的离开,把私密空间留给黑娃和丽娃。丽娃到男工宿舍找黑娃的时候,男工们亦是如此。
有些爱开玩笑的工人们却并不会顺顺当当的把私密空间让给黑娃和丽娃,他们会极其露骨地说:“你俩又想磨豆腐了?好说,好说,快去买糖,我们就给你俩腾磨坊。”
初次听到这样的话,黑娃和丽娃准会臊得满脸通红。时间久了,黑娃和丽娃竟然可以坦然回怼那些人的玩笑了:“你们不走?不走就躺在床下喝露水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06-2014 醉人颜书坊,资料文章分享短篇小说网站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QQ:2676296205
备案号 :鄂ICP备20013114号-1 技术支持:醉人颜书坊  Powered by Discuz! X3.4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